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而愛就似長途飛機,耐性與稱心贈你♫


今天的起飛時間是 下午3時25分,我們下午12時半左右就離開家,開着私家車到機場。今天是 青嶼幹線收費站 開始實施雙向收費,車輛前往大嶼山方向需要收費。幸好沿途沒有塞車,到了機場後,老爸幫我把車子開回家。

兒子因為還要上學,所以這次他就沒有機會和我們到加拿大旅遊了。在客運大樓辦理好手續後,去找換店 換了幾百元加幣,再去租pocket wifi 。之後到二號客運大樓逛逛,然後在第二客運大樓那邊 辦理 安檢 和 出境手續。畢竟在第二客運大樓那邊旅客比較少,過關也很輕鬆。

3點左右登機,原本3時25分左右起飛,最後3時56分才正式起飛,遲了31分鐘。因為我們要在台北轉機,轉機的時間不算很多,若果遲到太多的話,可能趕不及換乘另一班機。

 

 

$day1_photo1
這次不是在陸橋上機,而是使用接駁巴士
$day1_photo2
往台北的飛機餐。右下是蛋榚

原定5時10分到台北桃園機場,雖然遲了31分鐘起飛,結果只比原定時間遲了2分鐘到達桃園機場。過了轉機的安檢,也不過是5時30分,距離另一班機的登機時間還有1個多小時左右。肚子有點餓,於是走到 機場第二航廈 美食廣場 那裡看看。我在 「中一食堂」買了一份雞排飯,看見有雞湯又點一份。女兒則在 旁邊的「池記」點了一碗雲吞麵,「池記」應該是香港有五間分店的那間「池記」。不過,雲吞很小,麵卻很多,而且煮得過份軟,我們都覺得不好吃。

吃了點東西後,走到C1閘口等待上機。七點準時登機,原定7時40分起飛,卻等到8時06分才起飛,遲了26分鐘。

台北轉機時,在中一食堂買點食物
買了一份雞排飯套餐和雞湯,很好吃

 

 

在飛機上看到的飛行路線圖,是經過北極地區的,滿心歡喜期待,可是實際卻是另一回事。


在台北準備登機
飛機上的航線圖

 


若果以為這樣子是最短路線的話就錯了
事實上這樣才是最短路線

原因是地球是球體,放在平面的地圖卻是另一回事。所以飛機往北飛,比起橫跨整個太平洋的距離還要短

This picture is animations image

用一張立體圖解釋就應該清楚了

 

對於北極,我以前也看過一些 陰謀論。人類雖然生活在地球上,但對人類對外太空的認識,比起自身住的地球了解還要多。目前人類開鑿的最深的地洞是 科拉超深井(Кольская сверхглубокая скважина),深達12,262公尺。

因此,人類對地球的地底結構就只能看到這麼多了。1萬公尺以下是怎麼樣。人們只能根據火山爆發、地震或者一些斷層進行分析,廣義地講地下只有熾烈的岩漿,顯然是科學的淺薄。

現在,愈來愈多的科學家相信地球內部有空洞。理由之一是地球面積是5.1×10的8次方平方公里,重量卻只有6×10的9次方的100萬倍。

如果地球內部充滿岩漿,就不該這樣輕。造成地球內部空洞的原因是它內部的離心作用。原始的地球是火和岩漿的混合體,地球在旋轉的過程中,把重的物質拋向了外層,這便是岩石之類的地殼。而兩極幾乎不受離心力的影響,所以有可能形成空洞而未形成地殼。離心力影響最大的是赤道,所以那裏地層膨脹,而形成了今天橢圓形的地球。

其實就在幾年前,有太空人在 太空中做過一個實驗。原來 液體 在無重力狀態下, 會自動形成一個球體,當把那個 液體球體 旋轉的話,球體的 頂端 和 末端 會各有一個洞口,球體中間會形成 一條管道。就好像有條 隧道 從北極 通往 南極一樣。

若果地球最初形成的那一刻也是像 液體球體(中間是岩漿)的話,那麼也很大 理由相信,地球的北極 和 南極應該也 各有一個洞,可以互相通往。

 

 


液體 在無重力狀態下會自動形成一個球體
把液體球體旋轉的話,球體的頂端 和 末端 會各有一個洞口,球體中間會形成一條管道

 

到底,地球的北極 和 南極 是否各有一個洞口?

計算出哈雷彗星的公轉軌道的 英國皇家天文學家 愛德蒙·哈雷(Edmond Halley) 早在1692年 提出了地球空洞說的構想,認為外殼約500英里(800公里)厚,內部由兩個同心殼層和核心構成,直徑分別是金星、火星和水星的大小 。他認為大氣壓力促使這些殼層互相分離,每個殼層都有自己的磁極,每個球體以不同的速度旋轉。哈雷猜想每一個殼層區域內都有大氣,也都是明亮的,並推測 極光是內部氣體外洩造成的。

而 數學家李安納·歐拉( Leonhard Euler) (1707-1783) 也提出了自己的地球結構假設,,省掉了多層結構,改為一個中空的地球,在南北極各有一個開口。中心有一個內太陽,提供地球內部居民光與熱。

另外,藏傳佛教的各派高僧均認為:「在西藏西部岡底斯山脈主峰附近的某個地方,有處神秘所在地叫「香巴拉」。」相傳香巴拉曾經先後由32位國王統治。
納粹德國內政部長希姆萊認為此地有純正雅利安人,並曾秘密派遣專人前往西藏搜尋證據。

據說1945年,蘇軍攻佔柏林後,「內務人民委員會」(「克格勃」前身)軍官在德國帝國大廈的地下室裡,發現了一名被槍殺的西藏喇嘛。納粹在西藏的秘密行動成為二戰中一個難解的謎。

當時德國納粹在南極的研究。究竟發現了甚麼?是否發現了南極有個入口?至今仍然一個謎。

 

最多人聽過的傳說,大概就是美國海軍少將的拜爾德 (Richard Evelyn Byrd)的日記得知,據說他曾於1947年2月19日 率領一支探險隊,從北極 飛進 地球內部,看見地面上 有已絕種的動植物,例如長毛象等,外面溫度是27度,地面上有城市存在,並發現了 碟形發光飛行器 和 有規律地發出彩虹般的色彩的城市。

接著,飛機的引擎停止運轉,飛機在輕微地震動中平安著陸,好像是由看不見的升降機支撐著。幾位金髮碧眼、皮膚白晰,體形高大的人出現了,這些人並沒有攜帶任何武器。

那些人還告訴他,這個地下世界名為「阿里亞尼」,自從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兩顆原子彈以後,他們才開始關注外面的世界,並在那個危機四伏的時代,派遣許多飛行器到地表展開調查。他們表示,地下世界的科技和文化要比地上世界進步數千年,原先他們並沒有干涉地上世界的戰爭的想法,但因為不願再見到人類使用原子武器,因此派出密使訪問超級大國,可未受重視。這次借邀請將軍的機會,傳達地上世界可能會走上自我毀滅的信息。

拜爾德在結束會晤後,沿原路返回,與滿臉狐疑的通信員會合。在兩架飛行器的引導下,他們升至823米,然後平安返回基地。臨行之前無線電傳來德語「Auf Wiedersehen(再見)」的聲音,27分鐘後著陸。

1947年2月,拜爾德出席美國國防部的參謀會議,所有的陳述均有詳細的記錄,並且向杜魯門總統做了彙報。會議歷時6小時40分鐘,他還接受了最高安全部門及醫療小組的調查,後被有關方面告知嚴守機密。拜爾德身為軍人,只能服從命令。但他仍在1965年12月24日的日記中寫道:「那塊土地在北極,那個基地是一個巨大的謎。」

而1967年1月6日,美國氣象衛星ESSA-3攝影到一張認為是北極中心洞穴的畫面。其後 美國衛星ESSA-7 在1968年11月23日 也在北極圈實際拍攝後,發現北極地帶開了一個頗不小的口。到底,這是不是地球內部的入口呢?然而,被當時所謂的「由於北極當時處於黑夜不能攝影什麼照片」的說法給否定了。其後,阿波羅11號和16號在從宇宙空間攝影的北極點的畫面中,又拍攝到類似洞穴的圓形低凹畫面,ESSA3 的照片才重新被承認其真實性。

2012年8月,俄羅斯聯邦保安局製作了一份內容奇妙的報告書並上報給了克里姆林宮。據俄羅斯聯邦保安局的報告書稱,在海外情報部的一部分情報中,有從1930年到1940年納粹德國製作的南極地下基地地圖和進入地球內部入口的圖。 1931年到1933年,阿道夫•希特勒曾命令德國作為先驅首先開始對南極大陸的探險,並於1939年結束。當時德國納粹在南極究竟發現了什麼,至今仍然是最高機密。

總之,對於 南極、北極也有很多不同的 傳說 和 學說,這就是我喜歡研究的其中一個課題。

一個月前我在尼泊爾旅遊時也發現在當地,有「香巴拉」的唐卡 售賣。據說這張圖包含了地球空洞說 的說法。

 

 

在飛機上看了幾套電影,看了一會兒又睡了,醒來再看。13個小時左右的機程就過去了。

 

往多倫多的第一餐(雞肉)
往多倫多的第二餐(中式)

 

 

原定多倫多時間晚上九時五十五分到達 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雖然在台北遲了26分鐘起飛,反而早了25分鐘到達多倫多,晚上九時三十分就降落了。

 

往多倫多的第二餐(西式)
多倫多機場的候機室很先進啊

下飛機後離開陸橋,馬上看見下層的候機室十分漂亮。幾乎每個座位都有一部iPad供旅客使用。然後,走到一條長長的通道,在通道最右方是 自動行人步道。踏上去才知道原來自動行人步道 會變形的﹗最初的部份是慢速,然後中段灰色和深灰色的踏板會變形,之後速度就變快了。到自動行人步道尾段,踏板會再次合體,速度再次變慢。

第一次看見這種 自動行人步道,就覺得有點神奇!想起,我在溫哥華的機場也好像沒有遇到這種自動行人步道。

對了,上一次我從美國經加拿大溫哥華轉機,沒有入過境,所以那次就不算到過加拿大,只是在溫哥華機場逛了一逛。這次算是我第一次正式到加拿大。


會變形的自動行人步道
拿行李的地方

過入境處時,只是問了兩個問題就放行了,比想像中順利。下了一層去等行李,等了一會兒行李就出來了。到入境大堂,已經晚上10點半。肚子有點餓,看見前方有一間星巴克,於是就買了一杯 鮮奶咖啡 $4.19 和一件三文治 $9.99 = $14.18 + tax $1.84 = 加幣$16.02 (約港幤97元)

內子有一位朋友就是住在 多倫多,雖然她說我們到多倫多時可以住她的家。但我們到達多倫多時已經是晚上十點,若果計算過了海關、拿行李,然後租車的話,大概已經接近晚上十二時吧。若果再開車到她的家,到達她的家恐怕已經是凌晨一時。為免深夜到訪,還是先在機場附近入住一晚吧。

由於我在訂酒店時看過,酒店是有免費的機場接駁巴士到酒店的。但在機場那個位置上車我就不知道了。到底機場是不是有一個酒店櫃檯呢?我找了找又看不見。
大概在 10時55分,依著指示走到 E出口,等機場的接駁巴士。但在那兒又好像沒有接駁巴士的指示,於是我就叫內子和女兒在那裡先等一下,我就在機場四處找找看。

從E出口走到A出口,又看見明明機場的指示板的確是指着E出口。後來我想到,會不會不是 Level 1 這一層呢?於是乘電梯走到Ground Level。就看見真的有幾輛酒店接駁巴士在那裡。馬上走回 入境大堂那層,叫內子和女兒走到Ground Level

一直等到11時半,我入住的那間酒店的接駁巴士終於來到,問過司機 無誤後就上車。到達酒店時已經是11時40分。

終於入境了。右手面是星巴克
酒店的接駁車

今晚入住的酒店是 (Hampton Inn & Suites Toronto Airport),由於是 Hilton 集團的,所以也能在 Hilton的app內 預先check in。除了預先check in外,也能透過 選擇入住那一間房,於是我就選擇了八樓的其中一間房。

酒店資料:Hampton Inn & Suites Toronto Airport (查詢房價)

酒店地址:3279 Caroga Dr, Mississauga, ON L4V 1A3 Canada

 

 

機場附近其他酒店介紹:

多倫多機場希爾頓套房酒店 (查詢房價)

 

一踏入酒店,大概酒店的入住名單內只剩下我吧。酒店經理核對了一下我的名字,就拿到了房咭。經理還 從櫃檯下的小焗爐,拿出兩包暖暖的小曲奇。

一上到房間,匆匆忙忙洗個臉後就上床睡覺。


welcome cookies
今晚入住的酒店房間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