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遊記 ==
 

2007-11-26

工作一直很忙很忙,連收拾行李的時間也沒有。到了出發前一晚才能有時間收拾。收拾到早上四時才能入睡,但早上六時又要再起床了。坐預約 好的 的士到機場。

到達機場後馬上Check in。在機場和以前的同事見過面,談過近況後,到了大快活吃早餐。之後便開始登機了。我們今次坐的是芬蘭航空,而機身上更印有聖誕老人。登上芬蘭航空客機 後有點失望,因為沒有獨立電視呢。幸好昨晚沒有睡好,在機上睡到幾乎昏迷不醒,仍然在睡眠中多次被空姐叫醒,吃了兩次飛機餐,喝了幾次飲品。
 

 

開始登機了
嘩!聖誕老人號!

 
牛肉麵
雞飯

 
經過內蒙時,看到一片沙漠
下午茶。茄子和 Tortellini

不知睡了多久,機艙的光突然全亮起了,碩大無比的飛機穿過厚厚的烏雲層往下俯衝,準備降落在赫爾辛基 的溫達(Vantaa)國際機場。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坐了十個小時飛機。
十一月冷冽的雨,湮得大地一片霧濛濛的。本來日光時間已經不長,加上厚厚的烏雲,天色變得更加陰陰暗暗。

每次到一新地方,總抱著滿懷興奮和期望。芬蘭曾經是瑞典的領地,赫爾辛基這個名稱就是瑞典語「新發現的地方」。原來,過去或現在,每個 人都是總抱著滿懷興奮和期望。
    這時,飛機順利著地,從背後聽到零碎的拍掌聲。在飛機完全靜止下來,解除安全帶的燈號也跟著熄滅,人們紛紛解開安全帶,開始從頭上的櫃子裡取出手提包、外套。慢慢地步出客艙,經過步橋,來到了客運大樓。
下機之後,差不多是芬蘭時間下午三時。我們要在赫爾辛基轉機,下一班機要在晚上8點左右登機,即是說,我們要在赫爾辛基機場等待大約五個小時。

坐了10個小時飛機,已經很累了。於是和 Kelly決定到貴賓候機室裡休息一下。在貴賓候機室內,除了有免費的小食和飲品外,酒精類飲品也是免費提供的。我喝了很多杯果汁,咖啡和威士忌。
不單如此,更可以免費上網和打PS3來打發時間。

未去芬蘭之前,對芬蘭的認識不多。 
一提起芬蘭,就會想起:NOKIA、聖誕老人、姆明…………還有 太子城芬蘭浴。 
不對不對,太子城芬蘭浴 是在 旺角豉油街 同 染布房行交界,不是在芬蘭。 
我對芬蘭的認識不多,可能芬蘭人也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認識也不多吧。 
可能在芬蘭人的認知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茶、陶瓷 和  功夫吧。 

  大部份進入貴賓候機室內的,都應該是北歐人。北歐人的面孔很美,而且大多頭髮都是金黃色的。另外,他們穿的衣服都很漂亮,男的大多穿上深色西裝,女的大多 穿上深色外套。無論男女老幼,他們好像從不穿鮮艷搶眼的衣服,大多穿上平實、穩重、簡樸的感覺。不似得東方人喜歡穿上印有誇張圖案的T-shirt、飾 物、球鞋。

起碼,我在北歐多天,一直沒有看過有北歐人穿上 HELLO KITTY 的T-shirt,拿著一個 「i am not a plastic bag」的袋子。
似乎,多都數的北歐人也不太喜歡追求名牌吧。
貴賓候機室內都充滿了北歐設計風格,加上大多頭髮都是金黃色的北歐人,突然有一種電影「2001太空漫遊」的感覺。

 

一片雲海
2001太空漫遊 feel 的 候機室


一直在貴賓候機室呆等五個小時,Kelly 說我們有點像 電影「機場客運站」內的湯漢斯,好像生活在機場一樣。
7時45分,終於離開了貴賓候機室,慢慢走到閘口。原來這時才通過入境事務處。入境事務官只問了我一個問題:「你將來留在這裡多久?」我回答說是一個星期 左右,然後他就在我的護照上一個入境印給我。 
  後來才知道,這來這個機場也很大。剛才我們停留的地方,原來只是機場的一角。要走到國內線的閘口,原來是要從機場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即是說,我們可以順道 「參觀」整個機場。
到了閘口,等候安排上機。但原來國內客機的坐位安排,是採用先到先得制的。先上機的人,可以決定自己坐在那裡,到最後上機的人,可能要和朋友分開一頭一尾 坐。

於是,我們又坐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到達今天的目的地,Rovaniemi ( 羅凡尼米 )。
 

到達 Rovaniemi 機場
芬蘭就在歐洲之北

 
而Rovaniemi機場就剛好 座落在北極圈線之上
街上的道路都已經結了冰

這個 羅凡尼米 機場,剛好坐落於北極圈線上。下機時,看見停機坪已經全都是雪了。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看見雪,但依然很興奮。或者,一直於亞熱帶長大的我,除了離開香港之 外,根本就不會看得到雪。

下機的閘口距離拿行李的地方很近,應該走不到100步就到達吧。應該說這個機場客運大樓很細小。以面積來計算,可能比上水火車站還要細 小。拿好行李,走到大樓外,問問如何到市內的酒店。原來機場有Airport Express。來往 羅凡尼米各大酒店。單程每人只要5歐羅。剛好我要 Check in的酒店,就有停靠點。於是就上了巴士。

說是巴士,倒不如說一部改裝過的小貨車。我們就坐在司機的旁邊,巴士就馬上起行了。後來才知道,原來因為羅凡尼米是一個小城市,不是一 日內有很多航班升降。一天大約才有7-9班飛機升降,比起香港不到半小時就有7-9班飛機來說真是少得可憐。

在這裡大約2個小時才有一班機升降,所以有航空起飛時,才有巴士從市區去機場,又從機場接剛下機的乘客。即是說,若果錯過了一班巴士,可能要等下一班飛機到來 時,才能開出。

還以為在結了冰的路面上,車速一定不能太高。因為結了冰的路面,車輛很容易失控。不過見巴士司機很輕鬆的開得很快,似乎路面有沒有結冰也沒 有關係。

十多個鐘的機程到赫爾辛基,感覺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也有離開了地球的感覺。到了羅凡尼米之後,更加覺得到了另一個星球的感覺。  

昨天還在暖洋洋的香港,一下子到了冰天雪地的羅凡尼米。 
昨天還在不夜天的旺角西洋菜街,一下了來到整日幾乎也是黑夜的北歐。 
若果沒有出過國的北歐人,一下子來到旺角的話,可能也被嚇倒。 
突然來到冰天雪地,人煙稀少的國度,四周除了很荒涼,感覺很落泊。 


突然想起了一首古文:「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魂魄結合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 正正道出這裡的光景。
天色昏沉,四野無聲,一片死寂。晚上寒月升起,更覺霜色慘白,在這漫漫長夜,氣氛恐怖。 
相信,我也要少許時間去適應。

坐了大約15分鐘,終於到達我們要Check in的Hotel Santa Claus酒店了。後來才知道,我所訂的是 Hostel,不是Hotel。

Hostel 的意思原來是 青年旅社。我以前沒有入住過,所以不知道。而我所入住的青年旅社,要在另一個 Hotel 先Check in 和拿門匙,之後才到青年旅社入住。

問題來了,原來 Hotel 和 Hostel 之間的距離,說遠也不遠,說近也不近。Hotel的職員說大約是500米。500米,看來很近,但在冰天雪地,路面積雪,而且拖著兩件重重的行李情況 下走500米,原來是一件不簡單的事。

因為路面積雪,平日輕輕鬆鬆拖行李,今日就變得笨笨重重。就好像拖著一隻不願走的狗一樣。
若果是夏季的話,可能不用5分鐘就可以走到。但我們走了15分鐘,才走到青年旅社。

入到 Hostel,雖然知道是青年旅社,但感覺也不錯。還以為青年旅社是污穢不堪的。入到房間內,看見床舖,很想很想上床入睡,畢竟已 經很累了。若果在香港的話,現在已經是上午5時了。
在房間卸下行裝,先來個熱水浴,希望能驅走長途跋涉的辛勞,已超過二十多個小時沒有入睡了。(不計算在機上的睡眠時間)
本想在窗邊等待北極光,但已經很累很累,加上天色不太好,所以很快就倒頭大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