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Les voyages Deuxième paris

臨出發前兩天,颱風襲港,航班大亂,有點擔心不能如期出發。結果,出發當天,一切如常。
由於凌晨客機的關係,於是前一天的晚上九時半左右,我和內子就離開家裡,老爸開車載我們到機場。下車後,先辦理好手續,然後再走去租 歐洲4G流動無限上網的 Pocket Wifi。

早就吃過晚餐,也沒甚麼事要辦,於是直接走到24號閘口前發呆。走到那裡,就遇見了內子同事和先生們,接下來的幾天,我們一行十七人(香港和澳門地區的八對夫婦 另加一位女仕,她丈夫沒有同遊)將會一起同遊巴黎。

原來 香港和澳門地區 兩、三萬多位員工中,能夠得到這次 旅遊資格的,只有九人。可說是 公司的精英。內子年資最淺,升職以來 可能是全公司最快能夠得到 海外豪華遊 資格的人。公司很多同事,做的年資較內子長,另外也有一些職位比內子高的,也不能夠得到旅遊資格,也因為 達不到公司要求的業績,所以 內子算是 蠻利害的。

十一時多就坐進了客機內,這次內子公司選乘的是直航到巴黎,有因航之稱的 國泰航空,聽說最近又 cut cost了。

本來 0:05分起飛,最後因之前颱風關係打亂了班次,結果到 0:35 才能起飛。1:15分左右就開始派餐,晚餐一份是牛肉薯蓉,另一份是雞肉飯,餐後還有一杯哈根大師雪糕。

 

 

 

$day1_photo1
登機閘口
$day1_photo2
晚餐。牛肉


 

晚餐。雞飯
早餐。蛋

大概到了零晨二時,突然聽到空姐有緊急廣播,如同電影情節一樣,空姐在廣播中詢問在座乘客當中有沒有醫生。半小時內,分別用中文和英文各問了四次。

當時我在想,應該不會是有人在機上 臨盤 要產子吧?!

雖然很累,但在機上我竟然睡不着。只是一直看着電影,先看了 高舉愛、美人魚、當這地球沒有貓。
巴黎時間凌晨4時半,派發早餐。一份是蛋,另一份是炒麵。然後又看了《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不過太悶,看半集就放棄了。然後再看了半集 電影版的深夜食堂,就快要落機了。

6時19分,降落到巴黎戴高樂機場。這是我第七次到歐洲,也是今年的第二次。一想起要坐着長途機就真的怕怕。當客機一打開機門後,就見有法國警察走到機艙裡。但我們依然沒有理會,大家都急着要離開客機。


早餐。炒麵
巴黎CDG機場

 

走過陸橋,走過一連串的通道,走到了入境大堂。我拿的是 BNO,目前英國還是歐盟,所以我可以用 歐盟櫃檯入境。內子 這次沒有帶BNO,拿的是SAR,就跟着大伙兒大排 non-EU的長龍。

關員只是把我的護照放在 掃瞄器上掃瞄一下,然後把護照拿回給我,並沒有蓋上入境印。

離開入境櫃檯,來到了 提取行李的地方。我打聽到附近的乘客都在議論紛紛。

「剛才在機上那個人心臟病死了。」一位女人對另一位女人說。

噢,我還以為是有人要臨盤產子。

「好像是 跟香港某旅行團來的。哎吔,心臟病沒有機械的話,真的有醫生也很難救,何況當時我們沒有醫生在機上。」那個女人繼續說。

「坐他旁邊的乘客,定會嚇得半死吧。上機不久就心臟病死了,然後整晚都坐在身旁。」

或許當時我太累,聽到我剛才乘坐的客機上有人死了,我竟然毫無感覺。

我們一行人拿齊行李,就往外面走。這時 接機的 導遊就已經拿着紙牌等着我們。再等了一會,走到外面停車場登上旅遊巴。我留意到的是,這輛巴士是 CZ 捷克車牌的。

上車後,導遊 自我介紹,他自稱「成龍」,據他說,他父親希望「望子成龍」。

他在車上一直講解巴黎的資訊,不過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聽,我留意到車上大部份人也正在休息。雖然我也很想小睡一會,但導遊一直在我面前說,即使我不想聽,也不能不聽。

記得他說到 「巴黎地鐵是歐洲第三條啟用的鐵路,第一是倫敦,第二是莫斯科,第三是巴黎,」時,我有所懷疑。

我記得,倫敦地鐵是1863年啟用,布達佩斯地鐵是1896啟用,巴黎地鐵是 1900年啟用,而莫斯科地鐵是 1935年啟用。不要說 莫斯科地鐵比起 德國柏林地鐵、漢堡地鐵 和 西班牙馬德里地鐵、巴塞隆拿地鐵還要遲,連比起 於位亞洲的 東京地鐵還要遲,我想不到為甚麼要說莫斯科地鐵排第二。大概是 導遊龍哥 記錯吧。

其實這天是沒有行程的,因為還有同樣得到 豪華海外遊資格,從 台灣、大陸各省各地而來巴黎的其他同事,所以這天算是大伙兒集合而已,由於我們早機到達巴黎,下午三時才能到酒店辦入住手續,所以從早上七時多離開機場以後,一直到下午三時,導遊都要想盡辦法打法我們的時間。

「不如我們先去吃早餐吧。」我和內子異口同聲的說。

但導遊頗尷尬,因為原來公司沒有安排早餐。他偷偷的告訴我們,要等到中午十二時才能到中餐廳去吃午餐。

「不如我們先到 凱旋門那裡,然後再 逛逛香榭麗舍大街吧?!」導遊告訴大家。

「但是,香榭麗舍大街應該還沒有那麼早就開店吧?!何況今天是星期天,都不知道商店會不會開。。」我說。

「先到那裡再說吧。」導遊尷尬的說。

大概九時左右,我們到達 巴黎凱旋門 附近,下車後,大家都覺得有點涼,大概只有我是穿長䄂衣服和穿外套,團隊中原來有人不知道現在的巴黎早晚只有4度,竟只有帶夏天的衣服。

本來 內子也沒有打算拿 外套,但臨出門時我問她一句:「你有帶外套嗎?」
她竟然回答我:「公司同事說有十多度,很暖。」
「但早晚只有四度,要帶外套嗎?」我再問她。
她才不甘願的走回家拿外套。來到巴黎後,大概她心裡會很感謝我。

有些人喜歡跟團,有些人不喜歡用腦,不喜歡預先查看資料,也不太理會自己將會去那裡,只喜歡柴娃娃吵天吵地,到達景點後亂拍一通,再去個廁所後上車睡覺 等等這種方式旅遊。

有些人不喜歡跟團,我不喜歡沒得選擇,我不喜歡每事都被人控制,不喜歡一班大吵雜,而我就是這種人。但沒辦法,只得一直忍受。

 

 

 

 

凱旋門
我和內子自拍

 

 

集合時間好像是十一時半,硬着要消磨兩個小時的時間,又累、又悶、又睏。好像除了我和內子以外,其他人都第一次到巴黎,所以他們都很興奮,我和內子則沒太大感覺,只想早點到酒店休息。

通過隧道走到凱旋門下,然後又走回香榭麗舍大街。我和內子都想走到 香榭麗舍大街的麥當勞吃早餐。因為我們之前來過,記得附近是有一間麥當勞的。

於是大伙兒都跟着我們一起往那邊去。一路上看到街上的,除了一間咖啡屋和麥當勞外,所有商店都是關着的,的確有誰會在早上九時多開門?

最後我們決定在 咖啡屋享用早餐,一大伙十七人一下子走到咖啡屋內,都把店員嚇壞。頓時把咖啡屋的座位都坐滿了。

我和內子點了兩個牛角包、一份三文治和一個椰絲批,一杯朱古力和一杯咖啡。

由於沒有地方好去,外面也有點冷,所以大家都寧願坐在咖啡屋內。

 

 

 

凱旋門的天花
這盞永恆不滅的紀念火焰從1921年以來未曾熄滅


香榭麗舍大道
我和內子點的早餐

過了一會兒,這時導遊突然走過來,說他想到一個地方好去,於是又命令我們馬上上車。

我們一下子又走回車上。

旅遊巴 開到 榮譽軍人院(法語:L'hôtel des Invalides)前的花園前停下來,我們在這裡下車。導遊說我們在這裡將停留一個小時,然後再去吃午餐。

我們又在有點寒風之下再次步出車箱,漫無目的 地走來走去。經過 亞歷山大三世橋,走到去 大皇宮和小皇宮 前。

 

亞歷山大三世橋 和 大皇宮
亞歷山大三世橋

 

 

團中有人問導遊:「我們會進入 大小皇宮參觀嗎?」

「不會。」導遊回答。

大概,因為我們現在只是打發時間,而行程當中根本沒有包 入場費,而且也沒有打算進入的意圖。記住,我們來到這裡,只是「打發時間」。

不過老實說,上一次我來巴黎時,本來也打算到大小皇宮看看,但因為沒有足夠時間而作罷。現在能近距離看也算不錯。

突然,導遊又叫着我們往一個方向走,我們就一起跟着他走了五分鐘左右。到達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帶我們去找公廁。


小皇宮
大皇宮

 

我看見公廁那裡離 協和廣場很近,於是我一個人走到協和廣場那裡拍攝 方尖碑。需知道我一向對 古埃及 方尖碑也很着迷。

說起來,我看過的古埃及方尖碑的有,
1)羅馬西班牙廣場上的
2)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上的
3)紐約中央公園內的
4)巴黎協和廣場上的

希望總有一天,我能夠看齊存放世界各地的古埃及方尖碑吧。

 

小皇宮的入口
巴黎協和廣場上的古埃及方尖碑

當我正在走回公廁,大伙兒已經開始走回 集合地點。不知不覺,原來一來一回,我們就走了2點2公里,剛好打發了一個小時。


巴黎秋色
開始轉紅葉


寧寧的公園
香港很少有這樣子的地方吧

我覺得很累,因昨晚整晚在機上沒睡,之前一天又很累,很睏,沒精打采。

回到車上,車子開到龐畢度中心旁邊的一家酒樓,叫做 華東大酒家。進入時,就一下子覺得好像離開了巴黎,去了大陸的感覺。

我們十多人,剛好分開兩張圓桌子坐。然後,其他從台灣 和 大陸同事,也陸陸續續到達酒家,一下子整間細小的酒家就坐滿了。因為坐得太滿,桌子與桌子之間又很近,坐滿食客後,幾乎找不到通道。而我又剛好坐在通道旁,來來往往的食客又不停出出入入,我也被人不停的碰來碰去,心裡不是味兒。然後,再看看我們吃的團餐,有 豆豉排骨、炒芥蘭、紅燒豆腐、番茄炒蛋、炒白菜、紫菜蛋花湯時,心裡更是一沉。。。。然而,旁邊200多位大陸旅客吃得津津有味。

餐後,還只是一時多,離入住酒店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導遊繼續帶我們去打發時間。


這位就是我們今天的導遊-成龍
吃午餐的地方-華東大酒樓


在車上,他說:「剛才對不起,我忘記了星期日香榭麗舍大街的商店很多也沒有開店,害得大家都沒辦法買東西。所以現在我帶大家去 巴黎春天百貨,我們去的那間,我查過,一定有開﹗」

然後,旅遊巴很快的駛到一個地下大型停車場,在那兒停下來。我們到達的地下商場,原來是和羅浮宮連接的,春天百貨羅浮宮分店。先要來一個簡單的安檢,然後就可以直接進入。導遊說 下午三時在 倒金字塔的Apple store門外集合。

 


羅浮宮的倒金字塔
羅浮宮地下商場的模型

於是我們就分散各自行動,不過在地下商場轉了一圈,我和內子也覺得沒甚麼好買,於是我提前走上地面,吸吸新鮮空氣。

當一上到地面,就看見 卡魯索凱旋門。內子問我為甚麼這裡也有個 凱旋門,由於我很久之前就看過資料,於是我就把 這個 凱旋門的故事告訴她。

其實這個 凱旋門叫 卡魯索凱旋門,在1806年開始建造,用來紀念拿破崙前一年的打敗了 俄羅斯帝國和 神聖羅馬帝國 的聯軍 (奧斯特利茨戰役),然後這個凱旋門在1808年建成。
有趣的是,1814年俄羅斯帝國在衛國戰爭中打敗由拿破崙率領的法國軍隊,而在 莫斯科又興建一座 莫斯科凱旋門。(不過事實上那座凱旋門在1936年被拆除,目前的莫斯科凱旋門是1966至68年重建的)

那麼,現在最有名,同時我們今朝才去過的那座 巴黎凱旋門呢?其實又是慶祝同一次的戰爭,不過那座 巴黎凱旋門 比起 我們眼前這個 更高更大,而且花了三十年才建好。

卡魯索凱旋門門頂中央最高處,有一尊 勝利女神雕塑。和 德國柏林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雕塑 相似。

事實上,勃蘭登堡門於 1791年就建成,而且在 1806年10月27日,拿破崙騎着馬率領法國軍隊,以征服者的身份通過曾經象徵普魯士勝利的勃蘭登堡門,進駐柏林,佔領了普魯士。同樣在這一年,拿破崙命令將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雕像拆下裝箱,作為戰利品運回了巴黎。

所以不排除 卡魯索凱旋門上的勝利女神 和 勃蘭登堡門上的勝利女神 有着很大的關係。雖然在1814年拿破崙宣佈無條件投降,他還沒來得及將從勃蘭登堡門劫回的勝利女神雕像在巴黎豎立起來,就失去了政權。而當年勝利女神雕像就在同年回到了柏林。但不排除設計師在 1806年設計卡魯索凱旋門時,有 參考/抄考 到這個勝利女神。

來到 卡魯索凱旋門附近的 杜樂麗花園,內子覺得很舒服。當然,自法國大革命後,杜樂麗花園成為巴黎人民休閒、散步及放鬆心情的場所,我們來到這裡,當然也覺得很舒服。而且 花園上的樹也開始轉了秋色,在紅紅綠綠的樹葉映襯下,就更是寫意。


卡魯索凱旋門
背面

羅浮宮玻璃金字塔
杜樂麗花園上的銅像

 

杜樂麗花園
回望羅浮宮


隨後,到了集合的時間,我們便走回倒金字塔前的Apple Store,然後再走回旅遊巴,開往酒店。

我們入住的酒店叫Hotel Pullman Paris Centre Bercy,酒店位於 十二區的 Bercy。 雖然離開市中心有點遠,但附近有戲院、超市、餐廳和酒吧,而且人流不多,治安感覺也不錯。

當旅遊巴到達酒店門外,我們拿齊行李之後進入酒店,已見內子公司的職員,已經安排好一份份的門匙和其他入住禮物。

當我們上到房間,打開禮物包,就看見她公司送給我們一張心意咭、幾張 明信片、行李牌、一個小小的相架、手帶、化妝包 和 萬能插頭。然後還有每人五十歐羅,給我們作零用錢之用。


Hotel Pullman Paris Centre Bercy
酒店大堂

 

我們得知今晚六時半,可以在 酒店內吃自助晚餐,距離吃晚餐時間還有兩、三小時,於是我就先洗澡 和 收拾一下行李,再休息一會兒之後,於晚上六時半準時到達酒店餐廳吃自助餐。

餐後就各自回房間休息,準備明天開始旅程。


房間
自助晚餐


 

 

自助晚餐
內子的香港同事和先生們



旅館資料:

旅館名稱:巴黎中心貝西鉑爾曼酒店 (Pullman Paris Centre-Bercy Hotel) (查詢房價)

 

附近其他酒店介紹:

巴黎半島酒店(The Peninsula)(查詢房價)

喬治五世巴黎四季酒店 (Four Seasons Hotel George V Paris)(查詢房價)

巴黎威爾斯親王豪華精選酒店 (Prince de Galles a Luxury Collection Hotel Paris)(查詢房價)

近郊索菲特酒店 (Sofitel Paris Le Faubourg Hotel)(查詢房價)

巴黎普爾曼旅遊埃菲爾酒店 (Pullman Paris Tour Eiffel Hotel) (查詢房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