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2日 星期五

失聰


本來想開車到機場,但出門之前查看機場網頁發現,機場停車場的泊位已經泊滿,
所以改乘機場巴士出發。到達 二號客運大樓時,還是太早,航空公司櫃檯還未辦工,
於是先去吃點早餐。

然後,再回航空公司櫃檯辦理 手續。
由於我這次只是短短三天,所以連行李箱也沒有拿,只拿着一個細小的行李袋就上機了。

在 Check in 期間,我旁邊有對大陸年輕情侶(兩位貌似十八歲左右)發生了一件小故事。

大陸女生:「為甚麼 我們不能上機?」
地勤:「因為你們訂票時的名字,跟你們護照的名字不同啊。」
大陸男生:「 花錢 改也可以了吧?」
地勤:「對不起,不可以。」

我偷望一下他們 已打印出來的 電子機票A4紙,
一位 名字竟然係 S. C. ,另一個叫 W.A.Super。
但他們護照上的名字 一個叫 Zhang Xiao Dong,另一個叫 Xie Jin。
若果只是錯一、兩個英文字母,可能花錢也能處理吧?!
但 他們的差異 程度,根本和 作一個網名沒有分別。

可能大陸年輕一代習慣上網 打網名/假名,
連訂機票都用假名!真係好正!
結果,那對情侶當然不能上機。

又無奈,又失望的 從行李磅上拿回行李下來,
然後他們兩個 互相對望,相對無言。
若果你有玩過「飛行棋」就知道有個規則叫,「三次六,返大陸」。
今舖他們真的要「返大陸」了。

我估計,他們應該是 為了 慶祝情人節 而去泰國渡假了吧。
到底結局,他們兩口子會不會因此而吵架,最終今年只能 慶祝 光棍節呢?

地勤職員告訴我,閘口是 205號。
205號?!好像很陌生。
起初以前要坐接駁巴士上機那種閘口。

然後坐無人駕駛列車時,發現 車站顯示 多了201-230號。
後來上網查看一下,才知道好像是今年2月2號才正式開放。

 

$day1_photo1
一拿到登機證,看看閘口?! 205號?
$day1_photo2
坐無人駕駛列車時,發現多了201-230號



來到了 中場客運廊,也期待了很久。之前坐飛機經過時也一直看着它興建。
通道上,有幾部 麥金塔電腦 供乘客使用。



原來是中場客運廊早幾天開啟了
中場客運廊有幾部麥金塔給乘客使用。
(誰說麥金塔難用?)

然後,我來到205號閘口,不過卻看不見飛機。
原本10:05 入閘,10:30起飛的,
結果 10:15分飛機才到達客運大樓,10:30分就可以登機了。
由 落客,以至 落行李,同時 清潔客艙,再到乘客上機,上行李,加油等步驟來說,
算是很快。

10:45分,空姐把飛機的大門關了,然後急急再飛。
從 到站 到 離站 也只需 30分鐘,真的算是很快。
這也是我喜歡小飛機的原因之一。

 


例牌一影的閘口
等了一會兒才到達的小飛機

 

先說一說題外話。
我身邊有不少朋友,當知道自己要坐的是小飛機的時候,
都會抱着十分懷疑的眼光,然後問我:「這些小飛機能飛嗎?」

其實,在發明大飛機之前,不是一直都只有小飛機嗎?
而且,連我家的 小型航拍機都能飛,
你為甚麼會 質疑一家商業的航空公司 安排一架不會飛的 商業飛機 讓你坐呢?

我一直喜歡小飛機。
Check in 時間不用那麼多,等上機時間不用那麼長,而且較 大飛機寧靜。

和坐 大型郵輪不相同。坐大型飛機,你的活動空間會大一點,多一點嗎??絕對不會。因為你全程只能乖乖的、安份守己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頂多,你能走去洗手間 或 走到機尾 飲水或者 吹水。

坐飛機 某程度和 暫時坐牢沒有分別。大型飛機就像一個大型監獄,小型飛機就像一個小型監獄。
實際上,監獄大小對你來說跟本沒有分別。因為你都是在一個極細小的監倉內,連去球場打籃球的機會你也沒有。

此外,萬一 大飛機 機件有故障,四、五百位乘客 要 調配安排難度會非常大。
而且,作為乘客,飛機上人數眾多只是 百害而無一利。

首先人多自然嘈,然後 Check in 又是花很多時間、等入閘上機又要提早很多,
下機時間 又比一般客機花更多時間,等去洗手間時間又長,連 等行李也是很耐。

作為一個 旅客,只是安安靜靜坐得舒服,把客機弄得像一個商場那麼多人幹嗎?

我不知道 喜歡坐大飛機的人 的心態是甚麼? 是 小農DNA 作崇嗎?還是 你前世未同人迫過?

說回 這次我坐的 Air Asia。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這次付多一點點錢也要坐第一排。
雖知道,坐飛機已經很累,最怕的就是遇到 把飛機座椅倒得很斜的人,還有 特別是 大陸人 和 韓國人,脫鞋子時發出恐怖的腳臭。另外,站起來的時候總是會很大力地握住前排座椅。大聲喧嘩。

我之前也預訂了一份雞肉Lasagna給自己。因為每次和內子坐廉航也沒有飛機餐吃,感覺很可憐。
而且這份雞肉Lasagna根本不貴。

起飛後不久,空姐就開始派發飛機餐給我了。

 

為了讓自己舒服一點,這次付多一點點錢也要坐第一排
同時也預訂了一份雞肉lasagna給自己

 

不知我旁邊的兩位澳洲乘客是否感到很懷疑,
為何 空姐有派食物給我,而不派給他們呢?
只見 他們不停的 偷偷竊語,好像感到很奇怪。

昨晚又因我只睡了兩小時,於是 餐後就乖乖的睡着了。
在機上一直睡,直至幾乎降落時才醒來。
醒來後發現耳朵入面有點點痛。

這倒也正常。我一直對 氣壓很敏感,
即使坐 升降機 從地面 一下子 升到 四十層樓以上,
也會感覺到 氣壓的變化。
有時開車上山,或者 穿過 隧道,也會感覺到 氣壓的變化。
可說是 對 氣壓很敏感。

還記得 小時候第一次坐飛機就是 小學時去北京旅遊,
記得那時耳朵也痛得很利害。

最痛的那次是 一九九八年復活節,
從 深圳 坐 飛機 到上海。那次 痛得幾乎以為耳朵出血。
其後 降落後 更一度 失聰了兩、三天。

但是同年七月,我從香港坐飛機到 東京時卻沒有任何事。
回程時也沒有任何事。

起初我懷疑是不是 機型的問題。
小學那次我不知道,因為那時我還未喜歡飛機。
然後 九八年復活節那次去上海的那班機,我記得是 Airbus的。

而 我到東京的那班聯合航空,則是 波音 747-100。

不過從那次之後,我懂得減壓。
就是當感到氣壓時,耳朵內的耳膜 會有一點點反應時,
我就馬上 張開咀巴,然後,耳膜頓時就會 「通了」。

之後我坐了 超過 120次飛機,經歷了超過 240次升降,
這個方法 總算是 萬試萬靈。
但是,卻在這個旅程 失效了。

我不知道 為何 這次機程裡,我會減不到壓。
或許本身我有少許 帶病在身?

我不知道,總之,我一直忍着痛楚下機。
下機時,耳朵好像「入了水」的情況一樣,
對外界的聲音 接收得不清楚。

泰國時間 中午十二時四十分,到達曼谷廊曼國際機場。這是 曼谷的舊機場,我2002年第一次到泰國時,出入境的就是在這個機場。

 

到達曼谷廊曼國際機場
只有漢堡王收信用咭

每次來到泰國,心裡不會不禁哼起:「帶港幣八蚊。西米碌呀碌,真係運滯,污穢係乜?」果首 泰文版的 幪面超人 主題曲。

下機後,我走到入境處,這時我才發現我沒有入境表格。
對了!剛才 空姐應該有在 客機上派發 泰國入境表格,
但因為我睡着了,所以空姐沒有給我。

我在 入境處前不停的找有沒有空白的入境表格,
但是都 沒有表格可以拿。

最後在 劉江華(垃圾桶)附近,找到了一張 幾乎霉爛的空白入境表格。
總好過沒有吧。(多謝劉江華)

於是我就急急填了表格,然後排隊過關。
幸好 關員沒有理會 表格是否 霉過梅菜,蓋上印就放行了。

原來我排了幾乎一個小時,剛才在機上吃的飛機餐也消化掉了。
離開入境海關,走到下一層,便是行李運輸帶 的地方。
我站在 行李運輸帶 前等行李。等了兩秒,才想起我根本沒有 寄存行李。

離開入境大堂,走上三樓,便是離境大堂。
走到Air Asia 櫃檯前,職員說我不用寄艙的話,
根本不用辦手續。因為我已經在網上預辦了登機,還有已經打印了 登機證。
既然如此,我就先去吃午餐。

我就走上一層到四樓,那裡有很多餐廳。
泰式、美式咖啡、三文治、快餐店、麥當勞、連 吉野家的山寨版 「牛野家」也有。

我本想吃點泰式食物,但所有餐廳都只收現金。
但我只停留在泰國短短三數小時,除了吃飯外也沒有其他錢要花,
根本不想到找換店去換錢。
於是找了一間 可以收取信用咭的餐廳,也就是只有 漢堡王 他們才接受信用咭。

我點了一份套餐,大概是港幣70多元。和香港的價錢差不多,
但對泰國人來說應該是十分昂貴吧。

吃飽了午餐,耳朵也通了七七八八。再沒感到痛楚,還能聽得很清楚。

 


點了一份套餐
又再坐飛機啦。這次往仰光

下午二時離開餐廳,又要排隊過海關出境。這次只花了20分鐘就順利出境,然後慢慢的走到閘口。從14:40開始一直坐在閘口前看書,結果 飛機 又 delay了。
16:20登機,16:35起飛。結果,緬甸時間 17:15 到達仰光。

香港、泰國 和 緬甸 也處於不同時區。

香港時區:GMT+8
泰國時區:GMT +7
緬甸時區:GMT+6.5

由香港 到泰國時,手錶需要調慢一小時。再到緬甸時,手錶需要再調慢半小時。

但這程飛機,不知為何,比起剛才那程飛機,耳膜的痛楚 竟然強烈了數倍。
幾乎痛得想大叫起來。即使我不停做 減壓的動作(也就是把口張開),卻一點也沒有效果。
巧合的事,這兩次也是 空中巴士 的客機。

下機後,耳朵不單痛得想死,而且幾乎完全失聰。好像耳朵入了很多水,或者是戴了耳塞後,不太聽到聲音的感覺。我想 我的聽力 大概 只有平日的 10至20%左右。

除了 東盟大部份國家的國民(除了馬來西亞),全世界的國家 入境緬甸 也需要簽證。
但從2014年9月1日開始,緬甸政府推出了電子簽證。大約有100個國家的國民可以在網上辦理電子簽證。
網上 緬甸簽證(旅遊簽證費用為 50美元):
http://evisa.moip.gov.mm/NewApplication.aspx

雖然我有網友 曾告訴我,在灣仔的緬甸領事館辦理的話,會便宜很多。只收 港幣 150元,比起網上要收的50美元(約 390港元),便宜起碼一半以上。

而且,網友 也幫我 親自問過 駐港 緬甸領事館的職員,他們說 沒有網上電子簽證這回事。所以必須要親自到 駐港 緬甸領事館 辦理簽證。

但是,網上明明寫着有 電子簽證這回事,但駐港 緬甸領事館的職員 卻說沒有。你要信誰??

但是我也計算過,因為 一天早上辦證,然後再要在 另一天的下午拿證。也就是說要走兩次。
若果 由我家開車到灣仔,然後再從灣仔回家。兩次。還要計上 汽油錢、隧道費、停車場費 等等的費用之後,也幾乎 比起 50美元還要貴。於是,為了節省時間,我就在網上辦簽證(雖然有可能我在網上辦的是假網站)。

我拿着 打印好的電子簽證信件,走到入境海關前,
海關職員 在信件上打個印,又在我護照上打個印,就放行了。
也就證明了,真的有 電子簽證 這回事,而且能順利入境。
也幸好海關職員沒有 詢問 我任何問題,因為我的耳朵暫時失聰了。

 

這是e-Visa
緬甸沒有統一的入境表格。每間航空公司派發的都不同

一到達 入境大堂,看見有 的士櫃檯,就走到那兒訂一部的士到酒店。
費用是 10美元。雖然有網友說在機場外面找的話,大概只是7-8美元。
但是,感覺上在 機場裡訂的話會安心一點,起碼有單據在手,
萬一發生起事上來也有點保障。

17:35上了的士,司機 開車很猛。
大概是我人生中,『開車很利害的人』 排名榜中,他應該可以排在第二位。

 


安心的士
我所坐的 的士

 

塞車時就沒辦法啦。但當路面暢通時,他那種極速 左穿右插,也好像快要碰到其他車的感覺,至今難忘。

18:15到達酒店,在沒有高速公路的情況下,而且也有一大段路塞車(停了幾十分鐘),只花了 40分鐘就走了 十七公里,真的算很快。

 

 

這輛的士是 左軚
從機場往酒店途中經過 Swal Daw Pagoda

來到panorama酒店前,才知道酒店前方正是一條巨大的天橋。Check in時,職員說了很多說話,但因為我失聰了,我都聽不到她們說甚麼。大概她們以為我不懂英語吧。最後給了我一條 804的房間門鎖。

酒店行李生 本來一直在我身旁,大概是想幫我拿行李上房,然後收取小費吧。

給小費 這回事 當然沒有問題。但問題是我根本沒有行李。最後 行李生 很識趣,不發一言的,也沒有帶我上房。

 


我所入住的panorama酒店。前方正是一條巨大的天橋
房間算是乾淨衛生

進入 804號房間,房間算是乾淨衛生,酒店方面也有提供拖鞋。起初,我以為酒店提供agnès b的拖鞋。原來是 真·四腳蛇 睡在 拖鞋上。


我以為酒店提供agnès b的拖鞋。原來是 真·四腳蛇
酒店餐廳。兩枱食客也是日本人。

肚子又餓了,於是走到一樓的酒店餐廳吃晚飯。
雖然餐廳說是 緬甸料理,但是 感覺上和 吃中菜沒有太大分別。
據說現在 緬甸的飲食文化 和 中國的飲食文化都差不多。
我點了一份咕嚕肉、炒介蘭、一份雞肉米線 和 一碟白飯 和 可樂。(分明是廣東菜吧)
埋單時 是 十五美元。我沒有緬甸的貨幣,又不打算對換。反正我錢包還有大量美鈔,於是我就付了三張 五元美金,離開餐廳,走回房間休息了。


緬甸產 可口可樂
今晚晚餐

 

飯後,耳朵依然很痛,仍然聽不到聲音。但是我沒有害怕。因為 1998年到上海的那次,我足足失聰了三天。

我一個人在房間,聽不到任何聲音,覺得非常寧靜。寧靜得真的有點可怕。我打開電視,電視是新的平板電視,但是接收的訊息卻很差,幾乎每一個頻道也看不到畫面,雪花一片。

房價包含 免費無線上線,而且樓層的 Router 就在我房間門口,接收能力非常好。但是,網速卻十分慢。基本上看不到 Youtube 的影片,或許要等幾個小時,才能看到幾分鐘的低清片吧。Facebook也勉強上到,但圖片大多顯示不到,因為載入圖片需要很多時間。Whatsapp 要傳送出一句:「OK﹗」也要超過 十五秒才能送出。好像回到56k 的上網年代。

八時左右我就睡著了,一直到九時半就被電話吵醒。
我接聽一下電話,因為失聰,其實我不太聽得到內容。
後來對方見我聽不到,說得很大聲,我勉強聽到 剛才、餐廳、吃晚餐、咕嚕肉、炒介蘭、可樂、白飯 等字眼。
我回答了 「Yes」之後,他就馬上掛掉了電話。

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於是繼續睡覺。但過了兩分鐘之後,有人拍我房間的門。走到門邊,我留意到說話的人 聲音 是剛才在餐廳那位侍應生。

我打開門問他發生甚麼事。

他一臉 尷尬的對我說:「你剛才付的三張 五元美金。。。。我們的收錢員 說好像有點問題。因為太舊了。」
其實那三張 五元美金,是我去年在美國旅遊時找回來的。我相信不是 假鈔的問題,而是 鈔票太舊,他們怕銀行拒收。

我聽過很多國家的銀行,因為鈔票太舊,不是全新的話,就拒絕接收。

所以,我一直都會把 鈔票 存放在 長銀包裡,放得很好,連一點折痕也沒有。

但這三張美金鈔票,我收回來時已經是舊的。在美國本土裡用的話大概都沒有問題,但美國國土以外的話,被拒絕接收的情況卻很大。

我對 侍應生說,我還有很多新鈔,但都是 一元美金鈔票,可以嗎?
侍應生說沒有問題。

於是,我打開我的長銀包,拿出 一張一張 全新的一元美金鈔票,數了十五張給他。
他 如釋重負,開心的離開。

去年到美國旅行時,換了 一百張 一元鈔票,另外又換了二十張五元鈔票。結果 完成了整個美國之旅,也花掉不到一半。然後去年十一月份去柬埔寨時,我也沒有換到柬埔寨當地的貨幣,只花那些一元和五元的美金,結果四天旅程也花不掉。
到這次緬甸旅行,同樣又是拿着那些美金,坐的士花了十元,吃晚餐花了十五元,還有一大堆鈔票沒有用完,可以留侍下次再用吧。

侍應生離開房間,我本來打算再睡,但是 已經再睡不着了,一直在床上沉思。

說多一點有關 緬甸的事情吧。

其實大約 2003年左右,我也曾計劃去緬甸旅遊。但是, 當時 由緬甸軍政府領導的政局不穩,
加上簽證 比較 麻煩,於是一直拖到今天。

2005年,緬甸政府 宣佈首都由 仰光 遷都至內比都。
2010年,改用 新國旗 和 新國徽。甚至把國名也從 緬甸聯邦 改為 緬甸聯邦共和國。
2011年10月,緬甸正式解除對 Facebook、Twitter、BBC、Youtube 等網站封鎖,象徵緬甸進入網絡自由時代。
2012年,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當選緬甸國會下議院議員。
幾個月前的11月8日,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國會兩院改選中持續有所斬獲,目前已拿下348個席次,跨越了過半數的門檻。

原本她應該可以做到 緬甸總統的。但是 緬甸法律寫明,總統及其家人不得有外國國藉。而昂山素姬的先夫Michael Vaillancourt Aris,是 古巴人,而且有英國國籍。昂山素姬 的兩個孩子,也有英國國藉。所以,法律上,昂山素姬不能當緬甸總統。但她說過,她會做一個 凌駕 總統的一個職位。

到前幾天,我也聽過一個說法,就是說 昂山素姬 好像和 軍政府 達成 協議,准許 昂山素姬 當緬甸總統。不知道消息是否 真實,但很快就會知道了。

聽說以往到緬甸旅遊 還需要 強制兌換的「外匯券」(Foreign Exchange Certificates),據知緬甸政府己於 2013 年正式廢除「外匯券」。而且,緬甸 總算 脫離軍政府統治後,政局開始穩定,似乎也是開始旅遊的好時機。

近兩年最大吸引力的,可能是 很多人看到 緬甸蒲甘 的日出 和 熱氣球 作剪影的相片,
然後 一鍋蜂湧去 緬甸蒲甘 拍照,漸漸緬甸也不再是冷門國家。

相反,我暫時沒有想去 蒲甘的慾望。
或許,每個人喜歡的東西也不同吧。
我喜歡 汽車、火車、飛機,寧願獨個人走去仰光坐 環狀線,
也不願 和 喜歡拍攝日光的那群『攝影愛好者』一起去蒲甘拍攝。

說起緬甸,第一時間想起 昂山 和 軍政府,以我懂事以來,每次 新聞報導 有關緬甸的消息時,都幾乎是和 昂山素姬有關的,也就是說 昂山素姬和緬甸 幾乎 成了一個 等號。

第二想起的就是 翡翠玉石。以往 到緬甸的香港人,大多是香港的玉石商人。看電視、電影中,很多商人發蹟也是因為 去了一趟緬甸,買了一堆玉石而發達。

第三聯想的是,緬甸巴東族。千百年來,族中女孩從五六歲開始就在脖子上套戴金屬環。

但緬甸 除了寶石 和 玉石 在世界上享有盛譽外,不說你可能不知,緬甸其實也是 石油出產國之一。

雖然最近油價跌至一個新低點。
油價由 最高峰時 2008年7月的 145美元(約1130港元)一桶,跌到 2016年1月的 28美元(約218港元)一桶。

一桶 標準 期油 容量為 42 加侖,而 ebay 一個 45 加侖的鋼桶則索價 368 港元(未計運費),
即是買一桶油,比單買一個桶更平!你說諷不諷刺?

 


旅館資料:

旅館名稱:全景酒店 (Panorama Hotel) (查詢房價)

 

附近其他酒店介紹:

貝爾蒙總督府酒店 (Belmond Governor's Residence)(查詢房價)

仰光美麗亞酒店 (Melia Yangon) (查詢房價)

仰光司雷香格里拉大酒店 (Sule Shangri-La, Yangon Hotel)(查詢房價)

薩伏依酒店 (Savoy Hotel)(查詢房價)

仰光塞多納酒店 (Sedona Hotel Yangon) (查詢房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