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NY 遊記 ==

2008-2-28

估不到之前香港的「寒冷天氣警告」發出了 594個小時,三個月之前到過北歐,雖然寒冷,但還未至於冷病,
在香港寒冷得久,新春期間反而感冒了。今次臨上機前,寒流又再次降臨,新界地區更跌到10度左右。
趕不走寒流,只好趕自己到熱帶地方。

下午四時在機場辦理手續,到了 Terminal 2吃東西,之後忙於試玩PS3,差點忘記上機。飛機於六時十分起飛。
 

 準備上機
 先經曼谷、再到科倫坡

 
 到科倫坡的登機証、到馬累的登機証
 每個坐位都有獨立電視,而且可以看到機底的情況

飛了一會兒,就派發飛機餐。飛了三個小時後,到達泰國首都曼谷, 機上大約九成的乘客都在此下機,我們卻在機上停留。大部份在這裡下機的,都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到曼谷旅遊的旅行團。
 

 往曼谷的飛機餐 (牛肉飯)
往曼谷的飛機餐 (磨菇菠菜麵) 

過了一會,打掃的人上來了,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又有很多人上機,這次大部份上機的都是西方人面孔。
在我們身邊的所有人,幾乎全都是金色頭髮的。只有我和 kelly是東方人面孔。
飛機再次起飛,然後我們再次吃飛機餐。

 

 曼谷往科倫坡的飛機餐 (牛肉飯)
 曼谷往科倫坡的飛機餐 (雞飯)

又坐大約三個小時之後,終於到達了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國旗
Sri Lanka,港譯「斯里蘭卡」,我卻喜歡翻譯成「撕你爛卡」。Sri Lanka是位於亞洲南部印度次大陸東南方外海的島國。斯里蘭卡島的形狀像一粒淚珠,從印度流出印度洋似的。原來古人也有到過此地,也有記載此國。《梁 書》稱獅子國。而至今 斯里蘭卡 的國旗上依然保留著「獅子」。

唐‧三藏往西天取經後所著《大唐西域記》中稱其為 僧伽羅 或 伽羅國,即梵語古名Simhalauipa的音譯,而且也有所描述,宋代音譯為「細蘭」,明代鄭和下西洋曾到過「錫蘭」,並要求錫蘭對明朝納貢。

雖然我在斯里蘭卡停留的時間不多,不過令我最印象深刻的,都應該是泰米爾之虎遊擊隊所做成的影響。因為 斯里蘭卡 經歷十八年的內戰與局勢動盪,打消很多遊客的信心。

而鼓吹分離主義的塔米爾之虎組織,在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可倫坡機場所引發的爆炸事件,幾乎炸毀斯里蘭卡航空大部分的飛機,從此斯里蘭卡的機場守衛極為深嚴,而且二零零七年的三月至四月,塔米爾之虎組織派出戰機來空襲燃油庫,科倫坡還進入了緊急狀態。

連接機場的空軍基地也發生兩次爆炸,造成最少三死十六人受傷。不少在機場內的旅客慌忙逃生,機場需要緊急關閉。

就在這種氣氛之下,我們坐飛機抵達 斯里蘭卡 西南部海港城市 科倫坡 機場 已經是 晚上 十一時半,由航空公司職員指引下步出客運大樓,然後上了一部白色的客貨車。從機場到酒店,以行車每小時六十-七十公里的速度計算,駕駛了五分鐘,應該走了五公里左右。 但幾乎每八百米至一千米,就有一個關卡,每一個關卡更有幾名士兵一面拿著衝鋒槍,一面檢查每一部經過的車輛。

雖然光線不是很充足,但從士兵手上拿著的槍來看,其中一人是拿著 AK-47,其餘的人都是拿著Heckler & Koch MP5衝鋒槍。這裡的氣氛比菲律賓馬尼拉,更加緊張。
 

 科倫坡機場
 科倫坡機場一角


我們入住的航空公司所提供的酒店,叫做 Tamarind Tree,到達時已經是晚上一時了。
但凌晨四點半就要坐車回機場。基本上我們到這裡,可以說「床都未訓暖,就要起身」回機場了。

 

 Tamarind Tree酒店
 房間一角

回程時進入機場的路就更森嚴了。士兵除了要看司機的証件之外, 司機也要開著車內的燈,好讓士兵能夠好好看清楚每個乘客的樣貌。 士兵拿著衝鋒槍,然後把頭伸進車內的樣子,真的很嚇人。 在遠處我還看見有埋伏的士兵,拿著追擊槍指著車輛。

過了三、四個關卡,終於進入了機場的客運大樓。不過進入客運大樓也要先檢查行李,過了出境櫃檯後也要檢查行李,然後,在登機閘口,也要再一次檢查行李。 可能泰米爾之虎遊擊隊所做成的影響,至今都令到斯里蘭卡政府不敢鬆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