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 嗯嗯~天氣不似預期⋯⋯」 之卷!


這次我去東京的目的,主要是參加 東京藝術大學舉辦的短期油畫課,日期是 7月26日至8月2日 ( 七天課),上課時間是早上十時至下午五時,學費是28600円,另加 10000円教材費。學校網站寫著參加資格只是 「一般市民」,卻沒有指明是否「東京居民」。

喜歡捉人家字蝨的我,就在幾個月前 膽粗粗決定報名參加。雖然學校只得60位的名額,但幸運地抽籤抽中了我,或者上天也認為這是合適的時機返回繪畫之道。

可是,出發前三天,我的車子突然在路上拋錨。汽車電池、散熱器也在行車途中 突然間壞了。心情頓時沉重下來。

出發前兩天,近黃昏時掛起十號風球。 窗外呼呼呼,轟隆隆。雨一直嘩啦啦的瀉 ,我家的牆身竟然十多年以來第一次滲水,整晚我用五條大毛巾蓋上窗台上,整晚不斷扭水換巾,非常狼狽。


出發前一天,雖然颱風登陸了,可是大雨依然下個不停。


不幸事件接二連三發生⋯⋯總覺得有各種諸事不順的事情在等著我。上天是否來個「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前天一整晚沒睡,之後補回睡眠時間卻睡得太多。結果到了出發前一晚的晚上想睡也睡著,只留在家中收拾行李。

今天早上 比預計時間早了半小時出門口,結果一出門口就開始下雨了。颱風雖然已經登陸,可是天氣依然不穩定,經常不停下雨。

雨愈下愈大,即使我拿著雨傘,但走到巴士站時半身已經濕透。幸好,不一會兒巴士就到來。把行李放在巴士的行李架後,我走到巴士上層。又因為後排全都坐滿了,結果我只好坐在上層最前排的位置。

由於前兩天掛了十號風球,街上的樹木大多都被吹得東歪西倒。又因為巴士是重型車輛,在高速公路中要靠最左線行駛,結果一路上,巴士都不停地撞到了路旁東歪西倒的樹枝﹗坐在最前排的我每次遇到巴士的車窗撞上樹枝時都嚇得半死。

巴士過了青馬收費廣場站之後,有幾位乘客下了車。我馬上換了座位,起碼減低受傷這個風險。

結果,有驚無險的到達機場客運大樓。事情證明,巴士的玻璃應該是十分堅硬的﹗起碼受了多次和樹枝猛烈碰撞也未見受損。

我因在網上已經預辦登機,只需要直接走到國泰航空的櫃檯寄存行李。我依國泰網站指示,把電子登機證下載到智能手機上。地勤小姐卻對我說:「我還是重新印一張 登機證 給你吧﹗」

其實日本早在多年前已經有電子登機證,乘客只需把手機的顯示屏向著 掃瞄機,掃瞄機就會讀取 手機登機證上的QR條碼。過程就有如我們使用八達通一樣,一 doo 就入閘。

其實國泰航空現在已經有這種技術,香港機場也有這種設備。我不知道為何 航空公司還是要再列印一張 實體 登機證 給我。

進入離境手續之前,先走到書店看看。剛好見到 高登討論區 有名的 向西村上春樹 新作 「雜文·西」在機場的書店也有售﹗馬上買了一本留侍一會兒在機上細看。

進入到禁區之後,走到 Lounge 吃免費早餐。餐後便依照 登機證上列印好的指示去找閘口﹗


暑假的機場,人潮如水
我的早餐


不該﹗原來臨時改了閘口﹗ 由68號改成23號﹗幸好早發現,不然走到68號時才知道原來變了23號就麻煩了﹗

當到達閘口時,用手機 開啟 Facebook App,剛好看見幾位舊同事同樣在機場「打咭」﹗

「 XXX 在 香港國際機場二號客運大樓。」
「 XXX 在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哈哈哈,估不到大家同樣也選擇今天出發!!

現今大家在 Facebook上「打咭」也就是 平常不過的事,就連早前有中學生身穿孝服出席喪禮時自拍和「打咭」﹗


閘口
客機


因為之前颱風的關係,昨日很多航班都取消或延誤了。結果,很多外國旅客在機場逗留,場面也頗混亂。

我乘坐的CX504,原本是9:10起飛的,地勤小姐跟我說要延遲到9:45分。可是10:15分還未開始 進入登機閘,結果最後11點才正式起飛。

♪ 唔~~雖然天氣不似預期,但要走總要飛。


竟然在機場的書店買到向西兄的最新作品
天氣不似預期,但要走,總要飛


 


幾乎所有航班都因天氣關係而延遲起飛
飛機餐


原來預計日本時間下午2:15到達的,結果遲了兩個小時,即是4:15分才到成田機場。幸好只需15分鐘左右就過了入境處,而且還拿了行李和過了海關。

由於我在出發前幾天才想起要到銀行換錢,可是我平日用開的銀行剛巧沒有日圓現鈔,於是我就決定來到成田機場後,才在機場大堂的自動提款機拿取日圓現鈔。

當我站在自動提款機前正在看看自動提款機旁邊 有沒有 Visa/Plus或MasterCard/Cirrus的圖案時,站在我後方的西方男人 以為我看不懂日語,走來幫我按了一下 自動提款機  的言語按鈕﹗
然後跟我說:「This is English Version! Go Ahead! 」

「Oh, Thank you!」可是我還是按回言語按鈕,選擇用日語操作。

幸而這部ATM有Plus的標誌可以提款。拿了點錢後,直接往Softbank的櫃檯走過去。雖然其實我可以找DOKOMO公司租電話的,但Softbank就在附近,而且事前我知道租機的價錢是一樣的,對我來說那一間公司基本上也沒有太大分別。

走到Softbank的櫃檯,職員是位 渋谷系辣妹,有客人走近也不主動打招呼,懶洋洋的在玩手機。當我走到櫃檯並主動說要租手機時,她才悠閒地站起來,詢問我甚麼事?起初她是用英語問的,但當聽到我說日語,她就馬上改口說回日語。

最奇怪的是她沒有主動向我介紹那一個 Plan 比較好,都是拿出單張叫我自己看。我不用幾秒的時間就決定了租最便宜的Plan。她就開始幫我填表格,然後教我用手機之類。

就在這時,一位西方少女客人 來到Softbank的櫃檯,並用流利的日語向職員說要租手機。職員同樣見怪不怪的悠閒地 用日語回應西方少女。

感想:1) 現在的大公司居然請渋谷系辣妹做 職員﹗人手短缺得很利害嗎?
2)現在日本的年輕人的禮貌程度真的不大如前。我說的日語是丁寧體,職員說的竟然是普通體。我竟然比她還有禮貌﹗
3) 或許 渋谷系辣妹的英語 (口音、聽力) 才能應付 機場等等 多旅客出沒的地方。但我真的還未能接受得到 渋谷系辣妹做職員。

租好日本的手機後,馬上打電話給我的日本好朋友真吾。我們相約在上野的京成上野站見面。而我剛好站在京成電鐵的售票處前,可能看到列車的班次表。我就對真吾說:「現在是16:50分,最快開出的SKYLINER 是17:23分開出的,到達京成上野站是 18:06。」
那我就買了17:23分開出的 SKYLINER列車車票,然後走到月台等車。


我租的手提電話
由機場往京成上野站的skyliner車票

拿著咪高峰的月台長有點似技安﹗
同一月台,這是普通的京成列車

我坐的特快列車skyliner到站了
原來 skyliner要加S

外型似新幹線
車箱內有提示和廣播

很快就看見田野
過了某地方就開始有「鴐駛室畫面」

到達 京成上野站,我的好友真吾就已經在閘口等待著我。我事前已經在電話中告訴他,我必須於今天之內買好明天上課要用的畫架。我在網上查過,最接近車站的美術用品商店就在車站外的轉角處。該美術用品商店的網站得知他們的關門時間是下午六時半。而我到達時剛好是六時十分左右。

F20size 大畫架 售2600円,比起香港貴了很多。買好了畫架後,我說不如先回我將入住的公寓放下行李和畫架,然後才外出吃飯吧。真吾同意我的看法。然後他問我:「你想步行去還是坐地下鐵去?」

因為我知道 公寓的所在地 稲荷町 和 上野駅 只有一個地鐵站的距離,即使坐地下鐵,下車後依然要走一段路才到。兩個站的距離不遠,只有短短的700米,走路也只不過大約10分鐘。這個距離不就正正是由 旺角地鐵站 走到 油麻地地鐵站 的距離嗎?可是這短短的一個站就要160円,也就是大約16港元。

大約走了十五分鐘,終於走到我將入住的公寓。這地方若果是長期入住的話,比起我過往 經常使用的 東橫イン酒店 還要便宜。

真吾問我大概需要多少時間。我說大約只要1分鐘左右放下行李就可以再出發了。他就說:「那不如我在地下大堂等你吧。」
「這倒也不用,你可以跟我一起上去看看我房間的環境啊﹗」

其實真吾幾年前 剛來到東京,準備在東京開始定居前,也是住在這間公寓。不過他住的房間比我大。

我因為知道我來這裡大部份時間都會花在學校畫畫上,回來公寓只是單純的睡覺,用不著太大的地方。而且我的房間 據公寓的網站所講,光線比其他房間暗,所以不太受日本人歡迎,因此這間房比其他光線充足的房間更便宜一點。

看見sky tree了﹗
終於到了上野站


這次我入住的是 Weekly Mansion,8晚的住宿費用是 34400円。 平均一晚只是 4300円。東橫イン是我過往在日本旅行時首選的商務酒店,要是這次我入住 淺草的東橫イン最便宜房間的話,八晚的住宿費用就要 51840円,省了 17 440円 (約1740港元)。

放好行李後,我和真吾 便離開 公寓。真吾事前問我,是不是想體驗一下打棒球?因為我告訴他,我曾在日劇中、動畫中 看見主角 去自動發球的機器處打棒球。而我從來沒有打過棒球,所以想體驗一下。其實附近也有這樣子的地方,走路的話只要20分鐘左右。

可是,我的肚子餓死了,現在只想吃飯,其他的事情根本聽不入耳。於是我提議不如改日再打吧,現在先祭祭五臟廟。

真吾問我想吃甚麼。我說我好像沒有到過 日本的居酒屋,不如試試去居酒屋吧。他一面東張西望,一面又用手機查看資料,然後往上野駅方向走回去。

我們一直走到上野駅,但真吾還未找到附近有沒有居酒屋。最後就在車站附近的一座大廈,有一個居酒屋的職員在派宣傳單張,真吾問問她的價錢後,又問問我有沒有問題。之後我們便進入那間居酒屋。

因為我看過一本叫「深夜食堂」的漫畫而想起,我好像從來也沒有到過居酒屋啊,所以刻意叫真吾帶我去一次。

當我們坐下時,真吾告訴我,其實現在日本的年青人一般都不會去 傳統的居酒屋,就正如我十年前告訴他,我說:「一般 十多、二十歲的香港青少年也不會一個人獨自走到茶樓喝早茶、吃點心一樣。現在香港的年輕人,總是喜歡日本料理、快餐店等等⋯」

由於我們都選擇了「 飲み放題」,結果大家都不停的點了很多不同種類的酒。幾杯到肚,開始把幾年來發生的事,一些想法,一些領悟出來的人生道路慢慢的聊起來。

這年年初,真吾也初為人父,大家的想法愈來愈接近了。我們一邊吃喝酒,而真吾也點了很多食物來伴酒。


我們到了居酒室吃飯
我的日本好友

我們後來更談了 香港和日本的社會問題、對韓國人、臺灣人、大陸人的看法,香港人的護照問題等等等等。這是我們過往很少談及的事情。一來大家出生於不同的國家,可能對 時事和政治 的看法也很不同,過往為免因不同看法而吵起來,令大家的友誼受損,所以一直以來大家也沒有談過。

不過,這次談起來,大家的看法竟然意外地一致﹗

我們由七點左右一起開始談,一直喝到十時左右,大家都覺得有點醉意就決定離開了。因為真吾平日很早起床,也很早睡覺,十時對他來說已經是很晚很晚了。而我今次晚上要準備好一切,明天也要開始上課,所以我也不想喝得太醉,免得明天早上起不了床。

我不知道這一餐要花多少錢,因為都是真吾付錢。餐後,真吾本想送我回公寓,可是我告訴他,這一區我也很熟悉,何況剛才我們已經來回也走了一遍,加上我認路能力很高,根本不用擔心我會迷路。

吃晚飯的餐廳就在上野駅旁,一起步行到上野站內。我想起我可能需要一張「Suica」,日後外出就方便了。我起初還以為一定要在 車站櫃台 才能買到,可是真吾告訴我,原來在某些 自動售票機 也可以即時買得到「Suica」﹗

我買了一張「Suica」後,就送真吾到閘口,和他相約最後一天再見面之後,我就準備離開車站,往公寓方向回去。

可是一來到車站的出口,竟然下起傾盤大雨來﹗

就在5分鐘前我們進入車站時還沒有雨,可是現在卻下起大雨來﹗我在車站內走了一圈,發現車站內的小賣店沒有雨傘出售。這時我決定跑到車站對面的便利店,買了一把雨傘、一支水、還有洗頭水和牙膏等日用品,然後慢慢的走回 稲荷町。


我的第一張 suica
門匙咭

剛巧回到公寓地下大堂之際,我看見有一位西方少女正在大堂裡不知所措。我猜想她剛抵埗日本吧,因為身邊有個大行李箱 而正想來這裡 check in,卻因為這裡的櫃台的開放時間是 朝九晚六,而這時正是十時半了,當然沒有職員來處理入住手續。因為我剛才到達這裡時,已經快要七時,也遇到她的同樣問題。

我用英語告訴她,她可以用這裡的電話,通知這裡的管理員,而管理員會馬上安排門匙上房休息,明天再處理入住的事。

那位少女得知後,十分感激我,連忙用日語向我道謝。可能他以為我是日本人吧。咦?﹗原來那位少女也懂得說日語,而且也說得不錯﹗樣子也很像日劇≪日本人の知らない日本語≫中,那位喜歡忍者,來自瑞典的少女エレーン。

 


房間內
真的很細小,連行李也放不下


由於雨下得很大,即使我剛才拿著雨傘,半身也濕透了。回到我的房間後,先放下東西後,馬上洗頭和洗澡。

之後便打算拿出充電器為電話充電之際,發現我拿了幾個插頭也不能使用。即使帶了這麼多插頭來也用不著﹗

我太大意了,來了這麼多次日本,這時才第一次拿錯插頭。電話不能充電,帶來的旅行型Router又不能用。

行李箱只能放在房間中心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有浴衣,也可以上網
有微波爐,也有煮食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