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第六次歐遊


由於凌晨客機的關係,於是前一天的晚上九時半左右,我就離開家裡,一個人坐機場巴士到機場。下車後,再租 歐洲4G流動無限上網的 Pocket Wifi ,然後就走到芬蘭航空的櫃臺辦理手續。

由於我是要在芬蘭赫爾辛基轉機,所以我有兩張登機證。兩張登機證上,都清楚寫明我可以用 它們的 Lounge。

地勤職員告訴我,芬蘭航空的貴賓是使用 Qantas 的Lounge,於是 在北面入口 過了安檢之後,馬上轉右,就是 Qantas 的Lounge。

幸好在 Lounge 才想起 我並沒有發現漏低 手提行李 在禁區外,否則特事特辦也拿不回手提行李。

 

 

$day1_photo1
登機證
$day1_photo2
Qantas 的Lounge

滿以為和那間 可以吃得到 魚蛋粉的「環亞」候機室 水準差不多,結果 這裡 不單有多款熱食、甜品 等等選擇,重點是 人客很少,可以真的很安靜的好好休息。

 

這個Lounge極少人
熱食


甜品
我拿的食物

 

十一時五十分左右是 入閘時間,步行來到32號閘口。今天我坐的是 A350-900客機。據說目前全世界只有六架,我坐的是其中一架。

Let's go, Rock and Roll!

由於是 商務位,所以 可以優先登機。芬蘭航空並沒有設置頭等座位,所以 商務位已經是最高級了,所以我能選擇得到 1A 的位置。

 

 

閘口
全新的A350客機

 

這次坐商務位,可以說是 蔗渣的價錢,但是有 燒鵝的味道。

由於是 新款的客機,連 商務座位的設計也是新的,和我上個月從曼谷回港的 因航客機的商務位大致相同,都是斜斜的一格格獨立座位。好處是個人空間十足,不用和不認識的人 平排坐。

 

還沒有坐下,空中服務員就忙過不停的送上 飲品、熱毛巾等等,而且這班機上 香港人crew 的很多。

原來 商務位的 耳機是 Bose,起初沒有留意到有特別之處,但插上之後馬上便知道是抗噪耳機。

聽說,人的聽覺極限為20赫茲至2萬赫茲,但我身邊的朋友大概都只聽到12000赫茲左右為止。我曾經做過簡單的測試,簡單來說我的聽覺 比起一般人靈敏一點點,可以聽到 接近2萬赫茲的聲音。

我之前只是在 陳列室 試過「抗噪」的效果,當時並沒有讓我感受到神奇效果。
但是,這次在飛行旅程中,卻能真正感受到神奇效果。
需知道,當飛機起飛後,引擎聲音都非常巨大,即使戴上一般的耳機,也會聽到引擎聲。
但當我戴上這款 「抗噪」耳機之後,馬上片刻寧靜了,只有聽到好像交流電頻率的聲音。但我估計,一般人應該 不太察覺得到吧。但對於我來說卻十分明顯,十分難受。

但是,當耳機中播放出音樂 或其他聲音時,那種 交流電頻率的聲音卻不太明顯,好像消失了一樣。這時候卻十分好用。

也就是說,若果耳機中沒有播放聲音,那時會聽到頻率的聲音, 對我來說十分難受。
相反,若果耳機中有播放聲音,那時除了會聽到非常清晰的內容外,同時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若果耳朵不是太靈敏的話,這款「抗噪」耳機的確是不錯的。

 

 

Welcome drink
Bose抗噪耳機

除了耳機外,還有 過夜包、拖鞋 和 餐牌,都是 用簡約的 大波點設計。

起飛後一會兒,可愛的空姐們就問我想吃甚麼作晚餐,我選擇了肉丸。又問我 明天早上要不要叫我起床吃早餐,還是想多睡一會兒。最後我選擇了叫醒我吃早餐。

空姐逐一為乘客落單後,又跑回廚房去準備。加熱後,一份一份的拿出來給我們。

起初還以為像 IKEA那種北歐彈牙爽口肉丸,但吃起來 竟像 山竹牛肉。


餐牌、過夜包 及 拖鞋
竟然還有一個在機尾上的鏡頭

凌晨二時的宵夜餐
哈根大師雪榚

 

空姐們都推薦我喝點酒,如紅酒、白酒、威士忌 或者 香檳,不過我為了 調整一下 睡眠時間,所以在 餐前都吃了一種叫 Melatonin 的 褪黑激素藥,這種藥可以 幫助適應時差。(雖則我平日都是香港時間接近天光才睡覺,大致上和歐洲沒有時差)

餐後,還有 哈根大師 雪榚 加持。可能吃了點藥的關係,還未看完一半的 占士邦電影,就已經睡著了。幸好,座位可以調整至 180度,第一次在機上睡得很舒服,不用坐着睡覺。

醒來時,剛好派發早餐,也意味着距離降落還有 90分鐘。空姐 走到我身旁對我說,「還正想叫醒你起來吃早餐,幸好你已經醒來了。」


美式早餐
俄羅斯上空

 

我看看手錶,原來我不知不覺已經睡了七、八個小時。吃飽早餐,打開窗子,看到下方已經是冰天雪地,大概身處在俄羅斯上空。

原本客機在 00:45 起飛,結果 01:39才起飛,差不多遲了接近一小時。又原本 05:45到達赫爾辛基,還以為遲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起飛,理應也會遲一個小時才到達吧。但結果05:35就到達,也就是比 原本預計的時間還要快!

我2007年第一次坐芬蘭航空回港時,在芬蘭赫爾辛基機場因為大雪關係遲了很多才起飛,但結果也是準時到港,也令我感到芬蘭航空的機師很利害。只能說:「神奇!頂級!超卓!」

由於坐在最前,所以我是第一個下飛機。下機後,要穿過一堆免稅店,才到達 出入境海關。由於我是拿着 英國國民護照,所以走了 EU那面通關。

滿以為好像上次 入境希臘那樣,走EU那面的話,職員連看也不看,只看到封面就放人入境。不知道是 芬蘭這面的職員 不像南歐那面的人懶散,還是 最近發生太多 恐襲、或者歐洲難民事件,職員竟然很認真的問我問題。

「Why are you come to Europe?」他用很低沈又急速的聲音,沒表情的冷冷問我。

「sightseeing.」我回答。

「How many days do you stay in Europe」他繼續用很低沈又急速的聲音,沒表情的冷冷問我。

「 Two days in Berlin.」我回答。

「And then?」

「 And then, I going to Iceland.」我回答。

「Iceland is a part of Europe!」他用急速的聲音問我。可是我聽不到。

「 Ar….. Sorry, What ?」我問他。

「Iceland is a part of Europe!」他有點生氣的答我。

我當然知道 冰島是歐洲一部份啦,但冰島不是 歐盟成員國,只是神根成員國。那麼 你當不當冰島是 歐洲一部份?


我只好扮傻。

「Oh, Really ? So, I will stay one week in Iceland, after that, I will go back to Hong Kong.」我誠懇回答。

他聽了之後好像有點不滿的態度,然後在我的護照裡打了一個入境印!!!

好,算吧。走。

正式入境歐洲境內。事隔九年,再次來到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機場。
客運大樓好像和以前不同了。總覺得和以前的設計 變化很大。

由以前北歐簡約式設計,到現在 商場式設計,走起上來,完全不像在客運大樓,而似足在 商場內。

現在世界各地 新建成的 新式客運大樓都是這樣,加入大量商店。好像 希斯路的第5航樓、香港國際機場T2 等等,都是 商場式設計。一切也是錢作怪吧,賺錢為上。

來到赫爾辛基機場,我也可以進入 它們的 Lounge。 Lounge入面設計很美,但是客人很多,所以我沒有拍照。我只喝了兩杯咖啡、吃了一件麵包就離開了。

 

赫爾辛基機場1號客運大樓
赫爾辛基機場的芬蘭航空Lounge

轉機往 德國柏林,早上 07:40 到了 閘口,又是優先上機。這次 坐的客機是 A319 型號,並沒有設置 商務座位。但明明 登機證上是印着 Business Class 的。

結果,我發現 客機全也是 3x3 的經濟客位,而解決方法是 把最前方的三個座位 全也留給我。雖然登機證上是寫着 1F 坐位,結果 我卻有 1D、1E和1F。

原本 08:10 起飛的,坐上客機之後卻一直白等,好像說柏林機場那面很大霧,要一直等那面能見度高一點才起飛。

又差不多遲了一個小時,早上 09:03才起飛。

原來這程的 Business Class 是有免費的早餐享用,而經濟客位的乘客則好像廉航一樣,要付費才能享用。


準備轉機的客機
真像購物商場


坐在飛機內一直等待起飛
又再吃多一次的飛機早餐

最後,只比預定時間遲了半小時,於09:36到達柏林 TXL機場。

柏林目前有兩個 使用中的民用機場。今天我在這裡降落的叫 泰格爾奧托·利林塔爾機場,IATA代碼為: TXL。原本於2012年6月關閉的,但新機場 到現在還 遲遲未能完工,所以至今這個機場還在運作。
泰格爾機場 ,超迷你,但卻繁忙。不單是 柏林兩個機場中最繁忙的一個,而且在德國機場客運量排名中也佔第四位置。但它一直沒有 地鐵 連接,靠的只有巴士、的士 等大眾運輸來支撐。

說起這個機場,其實一切可以說是臨時性質。起初在1948年,蘇聯占領區當局開始實施柏林封鎖,為了通過柏林空中橋樑(Berliner Luftbrücke)保障物資的輸送,法國占領區當局連同美國專家及德國工人需要在90日內為西柏林的建起一座新機場,泰格爾就此成為最合適的選址。位於泰格爾的當時歐洲最長飛機起降跑道(2428米)於1948年8月5日正式動工興建,而其它必要的建築和大堂則採取最簡單的方式臨時搭建。1948年11月5日,一架道格拉斯C-54運輸機成為首架降落在泰格爾的飛機,新機場隨後於12月初正式開幕。

有趣的是A航站樓(Terminal A)是一個外觀為六邊形的線狀航站樓,每條邊長620米,內設14條與走廊並排的登機空橋。的士 可以通過一扇玻璃幕牆直接將乘客送往航站樓內院的值機櫃檯門前。

飛機降落後,要用接駁巴士把我們送到客運大樓。一步入大樓的玻璃門,馬上就看見 行李運輸帶!這個機場果然很迷你,但是又非常方便!

而且在等行李的地方,就有 即時的巴士時間表顯示,顯示那一班巴士還有多少分鐘就開出。但重點是,由等行李的地方,步行去 巴士站,也不過是2分鐘!


在行李運輸帶旁邊的顯示器
Terminal A,左手面就是閘口


試想想,假設你在香港機場剛下飛機,過了 入境手續後,走到 8號行李輸送帶等行李。而在A出口 或者 B出口都同樣那麼遠,即使你用跑,也不可能兩分鐘內,從 8號行李輸送帶,經A出口 或B出口跑出來,然後又要跑回中間的位置,再經斜路跑到 龍運巴士站那裡吧。

小機場有小機場的可愛。拿了行李,上了一層,已經完全不同的風光,好像走進了商場一樣,有咖啡店、有餐廳,但對面即是閘口。感覺很神奇。轉個角,就已經是出口。好像完全看不見 check in櫃檯、看不見有海關,看不見有安檢一樣。

轉了角,果然就是巴士站。很多乘客 圍住了 自動售票機,大家都好像不懂如何購票。大概,應該大家也是初次來的遊客,沒有本地人吧。

我又進入人群當中,看看售票機是否有問題。然後我問了旁邊的幾位美女。
她們告訴我,她們也是第一次來柏林,雖然她們也是德國人,但就連她們也不懂如何買票。

另一位在旁的中年男人說,應該可以上車時向司機即時買票。令我安心不少。

話口未完,TXL的巴士就來到了。幸好之前來過歐洲,身上還有 歐羅紙幣 和 不少硬幣,根本不用到找換店 換錢。

一上車就問司機 要多少錢,司機連答也沒有答我,只是指指 顯示器,顯示器上表示 2.7歐羅。我給了一個 5歐羅硬幣司機,司機找回我 2.2 。

上車後,找了一個位置坐。第一次到柏林,第一次坐巴士。


轉個身就是出口,極方便﹗
車票

幸好我身上有4G wifi,開了 GPS,就知道大概離目的地有多遠。坐了31分鐘,就到了 目的地,也就是 菩提樹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

下車後,往南面走大概8分鐘,就看見了 我將會入住兩晚的Hilton 酒店。


我入住的希爾頓酒店
大堂

房間
房間

 

酒店大堂
酒店大堂


但到達酒店時,才是早上十一時正。一般的入住時間也在下午二時後,我當時估計應該未能立即分配到房間。

和 前檯 的小姐談了一輪之後,她說已經為我準備好房間,我可以馬上到房間休息。

拿着行李,乘着電梯,走了一條長走廊,終於找到了我入住的房間。

我先在房間放下行李,然後好好休息一番,之後再洗了個澡才外出。

 

酒店資料:

酒店地址:Mohrenstrasse 30, Mitte, Berlin, Germany 10117

酒店名稱:柏林希爾頓飯店 (查詢房價)

 

德國柏林 其他酒店介紹:

柏林萬豪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君悅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麗思卡爾頓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麗晶酒店(查詢房價)

柏林選帝侯大街索菲特酒店(查詢房價)

 


下午一時,我離開酒店,沿腓特烈大街(Friedrichstraße)往 南面走。街上的戶外溫度計 說明,現在是 氣溫六度。


酒店對面的德意志大教堂
附近有很多的 愛恩斯坦咖啡/一舊石咖啡


東德年代的交通公仔
東德年代的交通公仔


 

一直向南走,來到了 柏林圍牆 博物館 和 查理檢查站的那個街口。

我先 參觀 柏林圍牆博物館,博物館外的範圍,也就是那些圍板是免費的。博物館裡的 賣紀念品的地方,也是免費的。但若果想進入博物館裡的話,就要付錢買票。

由於我家裡也有幾本有關 冷戰時代 和 東西德 有關的書 和 圖片,對這幾段歷史也頗了解,所以沒有進入去參觀。

老實說,若果你對於 這段歷史很了解,你會覺得 博物館外的資料介紹 只是很皮毛。若果你對歷史根本不熟悉 或者 沒有興趣,即使你入場參觀,大概也不見得會有甚麼得着。

 

腓特烈大街
柏林圍牆博物館



東德時代的查理檢查站
2016年的「查理檢查站」

離開 柏林圍牆博物館,即是 查理檢查站的街口。在等過馬路時,看見街頭上演那些 街頭賭術的把戲。有趣的是,在我上個月寫的小說裡,也曾經說過一段街頭賭術把戲 的內容,竟然是一模一樣﹗我心裡不禁發笑起來!不過,在 柏林這裡的 街頭賭術 的那些臨時演員的戲,實在太浮誇、太用力了。俗語都有說:「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嚟!」(霞姨!!!)

查理檢查站(Checkpoint Charlie) 以前是冷戰時期柏林圍牆邊東德與西柏林進出的一個檢查點。該檢查站通常為盟軍人員和外交官使用。

柏林圍牆拆除後,此檢查哨一度被拆除,而後又被復建,在檢查哨附近還設有貼著美蘇士兵照片的立牌,成為柏林旅遊的重要景點。但現在 東西德也統一了,四周也看不見 不同的景色,即使 有一個檢查站在這裡也沒有義意。

當年整個柏林都被瓜分成兩部份。(盟軍/蘇軍)
還有一小部份的圍牆在這裡



面向當年西柏林的一面是 盟軍士兵
另一面則是蘇軍士兵

 


假的檢查站
當年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