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4-11

這是早餐。我點了奄列
Kelly點了炒麵

客機開始降落的一剎那,我緊緊地抱著Hitomi。
幾下「轟隆轟隆」震盪之後,客機安全地降落在 納迪國際機場 (Nadi airport)的跑道上。
我們終於到達了這個渡假天堂-斐濟。
一個可能比 馬爾代夫 更 馬爾代夫 的渡假天堂。

「不啦!」斐濟入境處關員用普通話對我說。
我疑惑地想為何入境處關員懂得用普通話這樣對我說。
後來才想起旅遊書上所說,發音和普通話「不啦!」相似的「BuLa!」,
是斐濟語「您好!」的意思。

離開入境處,先把美金換成斐濟元。(聽說美元比港圓的匯率更好)
當發現手上的斐濟元紙幣的頭像,十分熟口熟面,
原來正是當年的「事頭婆」-- 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
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拿著的是英鎊。

踏進客運大樓,
看見一隊土著樂隊在現場演奏着音樂,同時歡迎我們到達這個渡假天堂。

機場的入境處
樂隊現場演奏,歡迎來到斐濟﹗

 

我們坐的的士,應該是二十多年前的日本的士
沿途綠油油+藍天白雲,感覺好舒服﹗

離開客運大樓,正式進入斐濟的土地。
斐濟共有322個島嶼,其中大部分為無人荒島。
我們所處的位置,是斐濟最主要,同時也是最大的島 維提島(Viti Levu)。
單單是維提島,面積已經達10,390平方公里(約等於9.4個香港的總面積)。
首都蘇瓦(Suva)位於維提島的東邊,
而我們剛下機的這座城市,叫做納迪(Nadi),在維提島的西面。
雖然這個城市並不是首都,但是,聽說這裡比首都的發展還要好。
主要原因是因為納迪在維提島的西面,西面氣候較為乾爽,雨水比較少一點。
大多數來斐濟的旅客都希望享受陽光海灘,總不希望時常下雨吧。
所以一些出名的國際酒店品牌酒店,亦多集中在納迪。
因此,納迪機場的國際航班數目也比首都蘇瓦機場多出數倍。

我們這天入住的威斯汀酒店,位於離納迪約20分鐘的 迪那橈島(Denarau Island)上。
迪那橈島是一個小島。島上目前主要經營的高級的度假村國際連鎖店有七間。
例如:喜來登(Sheraton),拉迪森(Radisson),威斯汀(Westin)和索菲特(Sofitel)等。
這幾間酒店分別在迪那橈島的西北面海邊,島中央有一個十八洞的哥爾夫球場,被這幾間酒店包圍著。

話說自從上次在杜拜入住Hilton酒店之後,我對Hilton酒店的設計情有獨鍾。
雖然迪那橈島上也有Hilton,而且就在Westin的附近,
不過由於Hilton沒有折扣,而Westin剛好在這天有折扣.....
最終我們抵擋不住Westin價錢的吸引,訂住了一晚。
話隨如此,不同酒店留下了同樣美好的回憶,此是後話。

事後通過查資料得知,Westin是starwood集團中歷史最悠久的酒店品牌,而其據點分佈是第二多的。在全球24個國家,有超過120間酒店。
目前在香港沒有分店,但在澳門有一間(位於路環黑沙)。不單如此,世界各地的Westin酒店都被當地機構評選為五星級的酒店。

終於到了迪那橈島
我們今晚住這間Westin

大約8時15分,我們乘的士到前往斐濟迪那橈島威斯汀水療渡假村(The Westin Denarau Island & Spa .Fiji)。沿途所經過的地方,都覆蓋著大片大片茂密的林木,我們覺得仿佛在森林中穿行。大約15分鐘的車程,我們的車子行經了迪那橈島(Denarau Island )的橋後,便正式進入了迪那橈島。

當到達Westin渡假酒店的時候,時針剛剛指向早上8時30分。在大堂詢問一下可否提早入住,被告知正常的入住時間是下午3時。由於當天房間供應緊張,所以未能即刻入住,我們只好在大堂休息一陣。環顧四周,發現我們入住的斐濟迪那橈島威斯汀水療渡假村,設計充滿斐濟傳統建築風情。但我和kelly因為時差的關係,感到非常疲倦,不多久,當我和kelly甫進入房間,也顧不上欣賞周圍的環境,因為時差關係,非常疲倦,就立刻放下行李,馬上呼呼大睡起來。

   

 

   

 

   

 

   

 

酒店大堂
超迷你的沙灘

 

面向太平洋
酒店房間

 

最特別是房間的窗上刻有WESTIN的字樣
放下Hitomi在床上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時左右。我們外出參觀一下酒店設施,原來旁邊相連的是同一集團的喜來登酒店,我們就這樣走向到喜來登。

我知道迪那橈島有一個碼頭,和碼頭相連的有很多餐廳商店。但要到那裡,走路的話就太遠了。幸好這個島上有一種由貨車改裝而成的穿梭巴士,來往島上各間酒店和碼頭的。One Day Pass是 斐濟幣 6元(約港幣24元)。

酒店終於送來了BB床,但Hitomi看來很可憐啊....
這是來往各酒店的穿梭巴士,由貨車改造而成

我們就從Westin坐到迪那橈島碼頭。到達碼頭時,剛好是日落時分,我們順勢坐在碼頭邊欣賞日落。眼前整個天空被染紅,果然是「夕陽無限好」,只不過絕無「只是近黃昏」之嘆。可能是因為不用返工,在那一刻的眼中看來,一切都是美好的。

以前是背包客(backpacker ),現在是前置BB
這裡有HardRock

這裡的商店很漂亮
餐廰

餐廰對著太平洋

開始日落了

 

 

 

 

眼前整個天空被染紅
夕陽無限好

 

 

 

碼頭
超級市場內也有很多貨品

這裡不單有超級市場,還有幾間餐廳。
我和Kelly也決定嚐一嚐在斐濟很有名的 mama's Pizza。

我和Kelly點了最普通、最穩陣的Pizza - Hawaiian Pizza,不過味道正如店名一樣,「認真 ma ma」~

mama's Pizza
創於 1984年

 

超級大的Pizza
大得像一張小圓桌

晚餐後,我們坐回穿梭巴士回酒店休息,繼續呼呼大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