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遊記== 第四次歐洲之旅2013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回頭再看,微微燈光。無止境,寂寥不安♫


猜一首80年代的歌 歌名。


沒錯,是陳慧嫺的「夜機」。
今晚,我們就是乘 「夜機」出發往歐洲﹗

 

已經一整年沒有到國外旅遊,這次 旅遊目的地 同樣是歐洲。
算起上來,我已經是第四次到歐洲。

當我辦理登機手續時,旁邊走來了一位地勤職員。
職員:「先生,你加入了 星空聯盟 嗎?要是沒有的話,你有興趣填一份表格嗎?」

我回答:「等一下,讓我辦理完手續和寄存行李之後,我才填寫吧。」
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心情理會,我只在乎我們的漏洞機票 能不能上機。
因為 我們訂票的葡萄牙航空在香港沒有航班,當然在香港機場也沒有櫃檯。
而葡萄牙航空當然要依賴他們的「盟友」。

最初葡萄牙航空是選了阿聯酋航空給我們,我們當時連航空餐也選好了。
但到3月時發電郵給我們, 說改了 由漢莎航空 接替我們到歐洲。
但是,由3月直至昨晚,漢莎航空的訂票系統一直沒有我們的紀錄﹗
所以我一直很擔憂。

然而,那位叫我們填申請表格的地勤職員就一直站在我旁邊。
一位貌似上司的男人走到她的身旁,輕聲的催促她快點完成,然後男上司就離開了。

我問那位職員:「你要『交數』嗎?」

那位職員笑得合不攏嘴,並說:「咁 直接 嘅﹗」

我說:「大家也是打工仔,我很明白你們的情況,所以你需要我幫忙,我都可以盡量幫你,那麼你需要我填多少份表格呢?」

地勤小姐繼續笑得合不攏嘴。

我說:「我的女兒也可以加入 嗎?那麼可以幫你填多一份表格。」

她說:「你真的太好人了﹗幫了我很大的忙﹗」

我說:「其實我還可以幫我的爸爸、媽媽、還有我一大堆親戚填寫⋯⋯」

她說:「可是,只限今天上機的乘客⋯⋯」

還以為Sales、marketing、銀行職員 才要被老闆「捽數」,估不到現今連 地勤 也被「捽數」,真的「搵食艱難」。

而幫我們處理機場的地勤職員搞了很久,最後才搞明白我們訂的機票是甚麼的一會事。

$photo1
$photo2
原來入閘後還有一間牡丹樓,但我們已經吃飽了才來機場
漢莎航空 B747-8


之後我們便過行李檢查,然後來到登機閘。
當我們來到 66號 閘口,這時 才知道 航班要延遲。

這次我們坐的是 B747-8。747-8 是新的型號, 而漢莎更在今年4月開始才用747-8來營運香港 來回 法蘭克福 這條航線。 我留意到 這部 B747-8 的上層的窗口比 B747-400 還要多。
奇怪的是,B747-400 和 A380 都有增加了 翼尖小翼,反而 B747-8 卻沒有。

 

 

航班資料:
Lufthansa 797
航線:HKG to FRA
機型:B747-800
票價(連稅):$2600/位(漏洞價)

 

當我們坐好座位之後,德國空姐走過來,把一份 kids gift 送給Hitomi,令她興奮萬分。

$photo3
$photo4
66號閘口
Hitomi的kids gift


 

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吓,我去了非洲?!

 

凌晨零時,飛機終於起飛。正式踏入2013年7月30日。

起飛後不久,Hitomi就表示要去洗手間。
這時,安全帶的燈號還亮着中。

但我恐防Hitomi會忍不住會尿出來,所以我抱着她跑去洗手間。

坐在洗手間旁邊 的 德國空姐,她擔心我們會發生意外,所以告訴我先返回座位坐下,等待安全帶的燈號熄滅時才可起來。

當安全帶的燈號熄滅時,我再次抱着Hitomi 跑到洗手間。
不過,坐在洗手間附近的一位 年青少女,比我早一點點,站在洗手間門前。

那邊的洗手間只有兩個,旁邊的一個也被人家已經佔用了。
當少女推門進入洗手間時,德國空姐就馬上跟少女說:
「Can you let the little girl on the toilet first? Because she is a little girl, if you do so, you will be very nice!﹗」

那位少女笑着把洗手間讓給Hitomi先去,頓時,我覺得 德國空姐 的說話很有技巧﹗
她完全不用命令那位少女,又不會令那位少女為難,同時又不會令我尷尬,最重要是那位少女是 「笑着」把洗手間讓給Hitomi,不是很 高招 嗎?




之後,整隊Crew 都可能想早點休息,所以急急推出晚餐來招呼我們。

「What would you like,Sir?」德籍空中服務員 問我。
「Wasser und Orangensaft und Bier,bitte﹗」我回答。
德籍空中服務員 笑了笑。

「Here you are.」他說。
「Danke schön! 」我說。
「 Bitte schön!」他說。  

$photo5
$photo6
馬鈴薯南瓜沙拉,豬肉Linguine,
甜品是 英式杏子蛋榚 和 巧克力蛋榚
馬鈴薯南瓜沙拉,海鮮醬燉牛肉飯,
甜品是英式杏子蛋榚 和 巧克力蛋榚

 

 

$photo7
$photo8
揚州炒飯 配 菜心
chipolata sausage配奄列




我和Kelly看見德國漢莎航空的標誌,然後我們就想考考Hitomi。




「你覺得這個標誌 像甚麼東西?」我問。

起初我們以為Hitomi會答是:小鳥﹗



但Hitomi回答的是:「刀,叉,碟」﹗

我和Kelly 有點 Surprise 。

因為 小朋友 的想法和角度,真的和我們不同。

而德國漢莎航空的標誌,的確很像「刀,叉 和 碟﹗」

從此以後,我們由 「漢莎 航空」 ,改稱為「刀叉 航空﹗」

$photo9
$photo10
「刀·叉 航空公司﹗」
終於來到了德國法蘭克福﹗


其實我一向也不喜歡坐大型飛機,因為人太多了。
但身邊朋友反而喜歡大型飛機,而且他們很懷疑小型飛機是否能夠飛得起。

認真可笑。

其實在大型飛機被發明之前,不就是只有小型飛機嗎?(笑)
其次,論安全性的話,小型飛機在起飛和降落時,所佔用跑道的空間 不及 大型飛機那麼多。而幾乎需要用到盡跑道才能起飛和降落 的A380 和 B747-8 等長型客機,要是在天氣惡劣 或 下雨後 需要更多空間才能降落,那相比小型飛機之下 就更危險了。

另一個我討厭 大型客機的原因是,就是 經濟客位的洗手間不足。
以 這部 漢莎航空 747-8 V2 型為例:頭等座位 和 商務座位 旳乘客是共用洗手間的。 頭等座位有8個,商務座位有80個, 頭等乘客 和 商務乘客 加起來就是 88人,可使用的洗手間,上下層加起來一共有7個。也就是說平均大約11.4人可分享一個洗手間。當然,很多時候 頭等座位 和 商務座位 也未必坐滿,所以平均數應該更低。

而 經濟客位有 298個座位,但只有6個洗手間可被使用。也就是說平均大約49.6人,才能分享到一個洗手間。
所以,你可以看見每當 空中服務員收拾飛機餐之後,經濟客位的洗手間都會大排長龍。特別是凌晨機,每次也將到目的地之前,很多人也會跑進洗手間刷牙洗臉,要輪候洗手間的時間會更長。要是這個時候肚子痛,真的叫苦連天。

乘坐了約12小時的航程,於德國時間早上五時多,我們到達了德國法蘭克福。

大約一年半前,我在旅程中,先送我爸到這個機場,我爸先回香港,然後我和Kelly繼續我們的行程。所以我們是去過這個機場,不過當時只在 非禁區 的離境大堂。

到達法蘭克福機場後,隨之而來的是,我的擔憂來了。
由於Kelly 懷有七個月的身孕,所以理論上 入境處職員 是有權拒絕Kelly入境的。
我很擔心Kelly到底 能不能夠 入境,和我們一起繼續旅程。
於是,我提醒Kelly抱住Hitomi,這樣的話,可以能夠擋住 入境處職員 視線,從而不太注意 Kelly的腹部。


我想起,若果一個外國人說當地語言的話,應該能引起對方注意他,從而使 入境處職員 不太留意Kelly。
正如,當有一個外表金頭髮的外國人用流利的廣東話向我說:「先生,早晨﹗」時,我也會有點錯愕吧。
同樣地,若果我向 入境處職員 說德語的話,理論上入境處職員也應該注意我。

「Guten Morgen! 」我說。

然後我叫 Hitomi也一起向入境處職員打招呼。

「Guten Morgen! 」Hitomi大聲的說。

終於,入境處職員 注意了Hitomi!然後 翻開Hitomi的護照。


「Morgen, You are....... Hitomi, Right?」

「Yes!」Hitomi笑着。

入境處職員 翻着Hitomi的護照,然後蓋章。

「You're so cute! Hitomi!」

然後,也在 我和Kelly的護照上蓋章,把護照還給我們。

「Danke schön! 」我向入境官說。

「Danke schön! 」Hitomi大聲的向 入境處職員 說。

「Bye Bye Hitomi ! 」入境處職員 向Hitomi說。

入境處職員 原來 一直無視我,只留意Hitomi。 不過,這也沒關係,最重要是我們已經進入了 E.U. 境內,把我的擔憂暫時放下,起碼我們的旅程能夠展開。

$photo11
$photo12
來到 中轉 區域,這地方很像一個購物商場。
BMW的新車也在這裡介紹﹗

來到 中轉 區域,這地方很像一個購物商場。

我的心情頓時變得興奮,因為我看見很多熟悉的德國商店、品牌, 加上 我學了幾個月的德語課,得到老師的特別訓練,我開始聽得懂 機場內的德語廣播。 感覺很親切,此刻心情很難用筆墨來形容。

自從 去年的第二次歐洲旅程之後,我對德國的印象變得十分好,這也令我對德語產生了興趣。

這次中轉雖在法蘭克福短暫停留幾小時,但我覺得身心舒暢。


在中轉區域,也有一個兒童遊樂場,Hitomi也能夠一展身手。

我在 閘口等待 的期間,看到旁邊的閘口有乘客離開飛機。閘口出口處 站着 一位 應該是 德國籍 的 女地勤人員,她拿着「 NARITA,TOKYO 」的紙牌,應該是等着正在 離開飛機 的客人吧。

一會兒之後,有兩位日籍女士一步出機艙,這位德國籍的女地勤人員馬上上前問她們是否要轉機到成田機場。

可是,那位德國籍的女地勤人員,不但操着極流利的日語,而且更是 尊敬語﹗她沒有一般外國人的口音,令我 眼前一亮﹗

這時令我想起,無線電視演員 陳明恩 和 印度裔女記者 利君雅,不但 都是說着流利的廣東話,而且全無懶音。

$photo13

$photo14

看見有糖果就精神起來了
機場裡也有遊樂場﹗

$photo15

$photo16

而且滑梯更是飛機﹗
買了一個蘋果批﹗


下午一時許,我們再次登機。這次是乘坐葡萄牙航空的Airbus 319客機。由法蘭克福飛往 葡萄牙首都 里斯本。

 

航班資料:
TAP Portugal 573
航線:FRA to LIS
機型:A319
票價(連稅):$0/位(漏洞價)

 

 

一踏進機艙,空中服務員就馬上在櫃中拿出 kids gift 給Hitomi,是一份 葡語 機艙兒童雜誌﹗雖然內容是葡語,但雜誌中可以填顏色,好讓Hitomi打發時間。不過,Hitomi卻忙透了,因為她要先完成她的暑假功課﹗可憐的她只有3歲﹗

 

$photo17

$photo18

往葡萄牙里斯本的飛機A319
葡萄牙航空的機內兒童雜誌


起飛後不久,就送來了航空餐。由於機程只有3小時,所以還算是輕食。航空餐內有一種好像 Castella 的蛋糕。據說,16世紀有葡萄牙傳教士把這種蛋糕帶到日本長崎,並在長崎流行起上來,並漸漸成為長崎的特產,日語就有了 カステラ 這種說法。


$photo19

$photo

有好像Castella的蛋糕
努力的做暑期功課

快要降落在里斯本機場時,有降落在 啟德機場 的感覺。
同樣地,機場很貼近民居,好像要從它們的屋頂上擦身而過。

葡萄牙時間 4時05分才到達里斯本機場閘口,比原定時間3時25分,遲了40分鐘。不幸的是,我們下一班要中轉的飛機起飛時間為 4時15分﹗

$photo21

$photo22

快要降落里斯本﹗
好像要擦到人家的屋頂﹗


我和Kelly商量好,我先跑離機艙,看看閘口是否有職員,然後告訴她我們需要中轉,好讓我們趕得上那班飛機﹗

正當我一離開機艙,有一位地勤人員就已經拿着「Madeira」的紙牌,並大聲問我:「Is to go Madeira?」我馬上回答:「Yes!」

然後她向我說,由於我們剛才乘搭的客機遲到了,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要用「跑」的方式去追趕下一班的客機,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說:「My wife and daughter are still inside the cabin!」

她就向我:「You stand here and wait for other passengers !」

她說完之後,陸續有其他同機乘客也步出機艙,地勤人員同道問他們是不是要到 Madeira,為數約30人的其他乘客開始聚集在我身旁。原來他們的目的地同樣是Madeira﹗

Kelly和Hitomi是最後一個步離機艙,地勤人員她 點齊人數 之後就跟大家說:「We have only ten minutes left, So we need to RUN~~ !」。

然後,她就像一支箭的 向前跑﹗

雖說不上是真的像 100米短跑的那種速度,但是也比 競步 為快。幸好我們這班中轉的乘客幾乎全都是年青的,可以追得上那位地勤人員。

我怕Hitomi步行緩慢,趕不及登機,所以我決定抱着她來跑。

但Kelly一向闊佬懶理,依舊以她自己的步伐來步行。

競步 約10分鐘後,終於來到了 閘口,還看見有人在排隊登機,意味着 不是 整架飛機的乘客都在等待我們 登機。

進入閘口後,原來我們又要轉乘巴士才能登機。


$photo23

$photo24

還有很多人排隊,不是整機人在等我們
葡萄牙航空﹗


德國和葡萄牙有一個小時的時差,中轉時開了Wifi,手提電話的時鐘 自動轉了葡萄牙時間。


航班資料:
TAP Portugal 1631
航線:LIS to FNC
機型:A319-100
票價(連稅):$0/位(漏洞價)

 

 

在飛機上,Hitomi依然要完成她的暑期功課,而我「享受」着一份只有一片火腿和一片生菜的三文治。

$photo25

$photo26

繼續做暑期功課
「享受」著一份只有一片火腿和一片生菜的三文治


我算一下,我們花了12小時10分鐘 乘坐飛機由香港到法蘭克福,然後停留8小時。之後坐了3小時飛機 從 法蘭克福 到 里斯本,又在里斯本停留了大約1小時,之後又坐了1小時45分到達這裡。這裡就是Madeira -- 漏洞機票的目的地。前後花了約 26小時才到達這裡。足足超過一日。

Madeira,音譯作 馬德拉。 Madeira 在葡萄牙語的意思是「木頭」。而 Madeira 是位置非洲西海岸 對開 大西洋上的一個小島。這小島地理上屬於非洲,雖然至今還是葡萄牙的一個自治區 ,還有這裡是使用歐羅 作為 貨幣的。

我以前未來過這個小島,但聽過這個小島的名字。
說話,兩年前我買了一本圖書,是有關世界各地有趣機場的,其中一篇是介紹這個馬德拉國際機場。

馬德拉國際機場,正確的名字應該是 豐沙爾國際機場。
豐沙爾 是 馬德拉島 的首府。而 機場 和 豐沙爾 的距離大約是20公里。

馬德拉這個小島,面積是 794平方公里。大約是香港面積的11分之8。
人口26.5萬,比 大埔區 的人口少一點。

和香港一樣,這個小島也是 山多,平地少。
所以這裡的房子大多都是建在山上,加上幾乎全都是橙紅色的屋頂,從飛機的窗子望過去時,也很有趣。

 

$photo27

$photo28

下方就是大西洋
大多數房子都是依山而建


這個小機場,只有跑道,沒有滑行道。所以飛機降落後必須走到跑道盡頭,才可以U-Turn。

和馬爾代夫機場很相似,下飛機後不需要乘接駁巴士,就可以直接走到 客運大樓。
由於同樣是E.U.境內,所以不用 接受海關和移民檢查。走到下一層,就直接到了行李提領處。
我想在機場找找進入市區的交通資料,可是看來並沒有。

我詢問一下在我身旁的一位男士,從他肩膀的4條黃色橫槓可以看出他應該是一位機師。而且,他很可能 就是剛才接載過我們的機師。

我:「Excuse me, may I ask to take a taxi from the airport to the city of Funchal, then, about how much ?」

機師:「I think it is about 30 Euro, But I'm not sure, you can go to ask taxi drivers.」

當然我也知道最終也是問的士司機,但是我也想知道大概多少錢,免得被人開天殺價。

 

$photo29

$photo30

小小的客運大樓
葡萄牙的傳統特產 『Azueljo藍色花瓷磚』


 

$photo31

$photo32

機場客運大樓外的停車場
從停車場望出去,就是一望無際的大西洋

查詢過後,而我們的行李也終於出來了。

我們 離開客運大樓,就看見一個巴士站。巴士站內有兩個少女,是從大陸來的。 因為在里斯本 中轉 排隊時,我看見她們是拿着 大陸護照。

我在巴士站內查看了巴士時間表,發現下一班巴士約在7時45分才開出,現在只是下午6時40分,也就是說,若果我們要等下一班巴士的話,需要等大約1小時。

於是,我 用 普通話 向其中一個少女問:「你們也是到市區嗎?要不要一起併車到市區?我們可以平均攤分費用。」

可是那個少女卻說:「我們入住的酒店很近的⋯」

我想,我應該是被委婉拒絕吧。(笑)
於是,我和Kelly商量後,決定還是等待巴士。

在等巴士期間,我留意到她們的行李箱上的baggage tag,和我們的同樣由下以上印着:FRA>LIS>FNC
這證明,她們同樣很大很大機會也是購買了 漏洞機票。要不是 購買了 漏洞機票,應該沒有人會瘋得一口氣坐26個小時來這個隱世小島。

可能經歷了26個小時,要再等待這1小時,感覺真是 輕輕鬆鬆。
19時45分,機場巴士來到,這輛巴士比起我想像中還要小。


$photo33

$photo34

POLICIA中的O字,剛好在VW的Logo之中
SAM公司的AEROBUS,比想像中細小

車費是每人5歐羅,小孩不用收費。所有行李必須放在司機旁的車頭位置。

司機問了我們各人入住的酒店之後,他就按時開車。
車上乘客不多,除了我們全家外,就只有那兩位大陸少女,和一對外國戀人。

$photo35

$photo36

好像很有歷史的感覺
行李要放在司機旁邊的位置


眼見機場往豐沙爾的道路是很有趣的,全都是山路,時而升又降,像坐過山車一樣。巴士爬到接近山頂的位置,就是高速公路。雖然高速公路只有雙線道,但時速竟然可達100公里。
不要忘記,這裡的高速公路,同樣 時而升又降,而且有很多橋樑和 隧道,理論上是不適合如此高速。

不過這裡的高速公路非常有趣,十足十《Ridge Racer》那種山路。要是將來再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在這裡 租車駕駛。
大約過了20分鐘,來到了一個站。巴士在這裡停下來。司機召喚兩位大陸少女在這裡下車,她們下車時和我們說再見。
轉彎後,再次停下來,這時司機跟我們和那對情侶說:「You are get off here.」。

這裡就是 馬德拉島 的首府 豐沙爾。

大街之上,有 Pizza Hut 和 牡丹樓。
我的記性不差,不用看地圖,也能夠記着前往酒店的路。
於是Kelly就推着嬰兒手推車,而我就拉着兩個行李箱,一步一步的前往。

往酒店的路只是約10分鐘路程,但全都是上山的斜路,我們都很累。
憑着我的記憶,這裡應該是酒店的所在地,可是卻找不到酒店的入口。

這時一位老婆婆,步伐很慢的走近我,問我是不是需要幫手。
我在拿出印有酒店地址的紙,向她詢問:「Where is the hotel?」

老婆婆不懂英語,她看了我的地址之後,回答我一大堆葡萄牙語,然後指着下一個街角的方向。

我感謝老婆婆的主動 和 熱心幫助,酒店的入口原來就在轉角。

酒店關上了門,我們按了門鐘。
門鐘響了很久,終於有人接聽。

門鐘是有對講機的功能,負責人透過對講機,說他們已經下了班,
所以已經不在酒店裡,但他們已經為我準備好房間,是 20號房間。
待我們休息好,明天他們回來工作時才辦手續就可以了。

說完之後,大門就自動打開了。
我們把行李拿上2樓,門沒有鎖上,把 20號 房間 打開,就看見門匙插在 房間內。

門匙一共有兩條,一條是房間的,另一條是酒店大門的。
我們放下行李後,就馬上出外,因為已經很餓了。

 

酒店資料:
酒店名:Apartamentos Turisticos Sao Paulo e Alegria
地址:Rua Pimenta Aguiar 2, Funchal
入住原因:近市中心,價錢幾乎是全島最便宜的酒店,
有免費wifi、包早餐,過往住客整體評分5分滿分有4.5分
價錢:$450/晚

 

$photo37

$photo38

從山上的高速公路向豐沙爾的方向望過去
酒店房間


 

$photo39

$photo40

有洗手間和廚房
要是我多住一晚的話,我一定會入廚


$photo41

$photo42

洗手間和浴室
房中間有道樓梯可通話天台,但門鎖上了



$photo43

$photo44

房間外是露台又是天台,我懷疑我們就是住在天台屋
整個山頭都是橙紅色的小房子


剛才來酒店的途中經過一座購物商場,我想在購物商場之內 應該會有餐廳,於是我們就走到那購物商場。

商場上方就是The Vine hotel,商場的最底層有food court。我們進了一間意大利餐廳。餐廳叫Sabores d'Itália。

我點了一杯啤酒,一份蒜蓉Pizza,兩份意粉。味道都很鹹。這一餐共花了 26歐羅(連小費)。

$photo45

$photo46

蒜蓉Pizza,似蒜蓉包多過似Pizza
啤酒



$photo47

$photo48

忘記了是甚麼意粉,總之都是很鹹
卡邦尼意粉


餐後,我們走到同一層的超級市場,叫做 Pingo doce。
Kelly和Hitomi想買水,於是我買了兩支1.5公升的水,只售0.29歐羅一支。
支裝水在這裡很便宜,雖然我知道這裡的自來水也可以飲用,但是Kelly卻不太接受喝自來水。

快要晚上十時,這時才開始入黑。

在地理上,馬德拉島 位於 西經17度,理論上應該屬於GMT -1,但這裡是跟葡萄牙本土時間,加上現在是夏令時間,由GMT+0變成GMT+1,所以這裡 晚上10時 才入黑。

回到房間,房間沒有冷氣。於是我就用冷水洗澡。
洗澡完依舊很熱,房內只有一把舊式電風扇,而且轉速很慢,慢得幾乎和沒轉沒有分別。
幸好入黑後,這裡的氣溫急轉直下,暑氣全消,還有點寒意。
但到底這些寒意是涼風?還是陰風陣陣?我不知道。


由於 20多個小時旅程的飛機上沒有睡着,而且 出發前一晚我也沒有睡覺,加起來,我有40多小時沒有睡過。

就好像 突然被人從後腦打了一頓一樣,我馬上就昏倒,然後沉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