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非法入境者﹗ 之卷!

我們登機的閘口是27號,走到閘口也需要一段時間。拖著Hitomi一步一步的走到閘口,到達後發現幾乎全部乘客也已經登機了。我們就在地勤人員的催促之下,趕快的上機。這次我們坐的是國泰航空,前往 大不列顛 的 倫敦 希斯路機場。

候機室的早餐
預備登機了

其實我們本身不是坐國泰航空的,事緣是 內子在上年六月下旬發現Air Asia(亞洲航空公司) 吉隆坡往巴黎的機票做優惠,由於優惠期只限幾天,所以當時我們便馬上決定訂機票。

然而,今年一月上旬左右,正當我計劃好了行程,例如:要去的地方,要入住的酒店,租車,預訂餐廳等等之後,Air Asia突然發電郵給我們,通知我們Air Asia由3月31日起,吉隆坡來回巴黎的航線將會停航!!
天啊,我們出發的日子就是3月27日,回程卻是在4月12日!!

去程的話還沒有問題,可是回程的時候已經停航了﹗﹗


幸好只是出發前通知,若果是旅程途中時才通知,那就非常麻煩了。但是,Air Asia可以全數退回我們四段航程,然後我就馬上在網絡上再找其他航空公司有沒有機位,非常擔心又要花多一筆錢要訂機票。而且我們也剛剛訂好了酒店,租車等。即是說,行程大致上已經決定好了,而且訂酒店和租車的錢已經付了。所以要一下子更改地點,幾乎是不可能的。

在幸運之神的眷顧下,國泰航空在1月15日前有優惠,而Air Asia全數退回的金額,幾乎剛好足夠訂國泰航空。由於餘下的平價座位選擇不多,所以去程需要在倫敦轉機再到巴黎。(幸好轉機時間不長)。而回程就可以直接從巴黎返香港。( Great﹗ )幸好不用重新再改動行程,否則就煩死了。

Hitomi真的要打電話嗎?打給誰啊?
Hitomi的兒童早餐,相當豐富

上機不久後,就送來了Hitomi的兒童飛機餐。

經濟客位的早餐,份量還不及兒童餐?﹗
可惜的是,兒童餐剛到,Hitomi已經睡著了

我第一套看的就是我最喜歡的電影 - 星月童話。我很喜歡片中常盤貴子演的角色-她名叫 Hitomi,所以我的女兒也叫Hitomi。這套電影我看過了十多次,片中的每一句對白,不論是粵語或日語,我全部也可以背出來。另外也發現個人電視入面有 「秋天的童話」這套電影,不過搞笑在我出發前一天剛在家中看過,所以不打算重看了。

機上竟然有我最愛的電影
還有喜歡看的「 秋天的童話 」。

看著美麗的空中小姐拿過來的飛機餐,馬上從遙遠的回憶中醒回來。吃飽了,便開始看電影,看過「潛逃時空」、「劏樓大盜」、「情迷午夜巴黎」等等幾套電影後,不知不覺便快要到達倫敦了。以往覺得坐長程機很辛苦,今次竟然不知不覺的渡過了整個航程。 等等,我還有幾套電影想看啊,可不可以不要趕我下機?)

Hitomi 醒來時,發現兒童餐有玩具送
這是 兒童午餐

 

 

我點的午餐,主菜應該是魚吧
Kelly點的,主菜應該是雞肉飯

 

兒童餐除了玩具,還附送紙尿片兩條 及 藥膏兩隻

旁邊竟然有飛機近距離飛過

 

下方是鹿特丹,我們飛過鹿特丹的上空

Hitomi雖然不是第一次坐飛機,但第一次對外面的景色很好奇

同日,倫敦時間下午四時,飛機到達了倫敦的希斯路機場。因為飛機是向西飛的緣故,我們早上從香港出發時是白晝,12小時後到達倫敦時,依然是白晝。

到達倫敦,我們要轉機了

女人還是喜歡shopping

 

轉機的水牌
第5航樓,像一個商場嗎?



這時聽到機艙客服員的廣播,我們得知倫敦的天氣,時間等資訊,內子便在機上把手錶調教到下午四時。飛機停泊好在指定位置後,我們和其他乘客魚貫而出地步出機艙。

呀………終於到達倫敦。不過可能因為氣壓影響的關係,心裡卻想著「敦倫」。

顛價的三文治
bear bear


由於等侯轉機時間大約只有兩個小時,從第3航樓 到第5航樓 ,等車也要花大約20分鐘。

加上起飛前要早大約35分鐘到達閘口,所以實際上我們等候轉機的時間不足一個小時。我們就在第5航樓吃點三文治,逛一逛商店,值得一提的是單單一個很普通的三文治就已經是5英鎊,一個普通的意大利粉就要11英鎊。其他的精品商店也是如此,深感到不列顛物價真的很顛。

接着便輕輕鬆鬆的準備再次登機,同時唱著梁朝偉的歌:「瀟瀟灑灑的給我瀟灑的上機,WOW WOW。」

人手擦鞋
明明18:00起飛,18:12還未入閘

我們從倫敦飛往法國的,是乘坐英國航空。飛機幾乎遲了半個小時才起飛。飛行時間大約是一個小時,不過這一個小時相比起我們剛才坐的十多小時,真是微不足道。機上的空中少爺 只是分發了一杯果汁和一包花生,都還沒吃光時,就要收起椅背的餐桌板,因為飛機快要降落了。 還打算慢慢的食花生睇好戲,我急促得 幾乎 用果汁把花生像吞藥丸一樣吞下。轉眼間,空中少爺 就已經 走到來把我手上的垃圾收下。

過程之快,有如打工仔趕收工打咭關燈鎖門一樣。然後,他自己也跑回座位坐下,扣好安全帶準備降落。 到底巴黎會不會是另一個東莞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香港每一天都有很多男人放工之後都趕頭趕命趕上東莞。不知這班飛機的機師和空中少爺們,會不會已經約好了他們在巴黎的情人呢?

我望著飛機下的景色,底下便是我熟悉的巴黎。我所指的熟悉不是我曾經來過,而是我這十一年間,花了很多時間去看巴黎的地圖和資料。知道下方的建築物是甚麼甚麼、旁邊的是甚麼甚麼、遠方的是甚麼甚麼……或許我對巴黎太了解,好像這是我的第三個故鄉。看到巴黎的市區,我就知道我們馬上就要到達 巴黎戴高樂機場。

終於,飛機降落了,我們再次魚貫而出地步出機艙,步行不久後立刻見到行李運輸帶。行李也很快的來到我們眼前。內子行李箱的一角被撞得破損,而且穿了一個大洞。我便用很爛的英語 和 英航職員闌明因由 以及 要求賠償,辦理好 賠償手續後,轉一個角就到了機場入境大堂。

這時我對內子說:「哦?﹗ 我們好像還沒有辦理入境手續啊﹗﹗ 為甚麼一下子就來到入境大堂?﹗」內子一向淡淡定定,好聽一點的叫做 處變不驚。難聽一點就叫做 闊佬懶理。

本來我想向機場職員查詢,是否應該要在我們的護照上蓋上歐盟的入境印章吧﹗因為我們在英國轉機時也沒有蓋章,來到法國時也沒有蓋章。而我擔心的是,接下來的旅程,我們將會去多個不同的國家,若果一路上有任何閃失,而當地警察發覺我們沒有入境印章,會對我們如何呢?

而且,在旅程最後一天,當我們要離開歐洲時,海關的關員一樣會發現我們沒有入境的印章,到時會不會令我們變得麻煩而趕不及上機,要再花錢才能回港呢? 內子卻 闊佬懶理向我說了一句:「事旦啦﹗ 」

內子這句說話,簡直就是對我說:「 認真你就輸了」一樣。 是嗎??是我太認真了嗎??入境這件事,不是應該認真對待嗎?

我在心裡自我鬥爭了一場後,最後得出:還是算吧。就當作我們「非法入境」吧。



由於今早推著行李往巴士站時,我不小心把行李都碰跌了,連我自己也不小心跌倒了,在雙腳上還留有一點瘀傷,幸好也不算太大問題。但是接下來,連續十四天我也要開車駕駛,若果雙腳受傷的話就變成大問題了。為避免再發生類似情況,影響到我的自駕遊之旅,所以我放棄了原本坐 RER 區域快鐵 到市區的計劃。

我們推著行李車,走到的士站,等待的士到來。眼前到來的,剛好是以 「Mercedes-Benz」車款作為的士的的士啊﹗司機幫忙把嬰兒車和行李放到車尾箱後,司機又把後座左面的車門打開,示意我可以坐進去。

下方就是巴黎了
Benz車種 的士

司機問我們酒店地址,調好GPS後就開車了。忘記了多少錢起錶,可是一回過神來,咪錶已經跳到10歐元了。不知是100米一跳還是200米一跳,總之的士上了高速公路後,以平均每小時130公里的車速前進,簡直就像醫院監測病人的心電圖的機器一樣,跳得非常急速。雖然每一跳只是 € 0.1,但再回過神來時已經快要 € 20了。之前向法國朋友打聽過,其實法國的士的收費可謂五花八門。

1. 在火車站、機場或有特殊指示牌標示的地方乘車需加付€ 0.9。
2. 三位乘客以外的第四位乘客〈的士標準載客數為三人〉需加付€2.7。
3. 如有隨行的寵物需加付 € 1
4. 行李超過5公斤需加付€ 1
5. 大型物件如滑雪橇、自行車或小孩的遊戲車需加付€ 1
6. 晚上另有附加費

除此之外,最讓外國觀光客不習慣的要算是「最低消費」了。別以為上了車臨時想下車,付了起跳費就能夠了事。要想下車就需付車資的「最低消費」€ 5.5,算一算這批費用也相當可觀。

我的法國朋友告訴我,從機場到市區大約是€ 35-40。比起我們兩個人坐 RER 的€ 20 ,其實也貴不了許多。不過就輕鬆了很多,最重要的是不用自己搬運行李,不要忘記我們還要照顧Hitomi。的確,到達酒店時,連所有附加費,只是€ 42。我另外給了€ 3 司機作為小費。

我們今晚入住的酒店是二星級的Hotel d'Amiens。約八十歐羅一晚的價錢,在巴黎來說 算是平價酒店。這間酒店的地理位置十分不錯,就在巴黎北站和巴黎東站之間,往巴黎東站走,不用三分鐘就到了。所以這間酒店的評價一直都很不錯。

職員早已安排好房間給我們,我們把行李送上房間後,就先休息一輪。我和內子兩人,因為這次旅程較長,要好好交待所有事務。在出門口前的幾個小時,我們才有空收拾行李。連同昨晚沒有睡覺,加上在飛機上我們也沒有睡著,經過了十多小時的航程,半小時的車程,終於我們一家到達了巴黎﹗﹗可是,我們都累倒了,有接近三十小時沒有睡覺。休息一會兒後,就離開酒店,到酒店附近看看有沒有餐廳可醫肚。

 

酒店
乾淨整潔就好了

我們正正位於巴黎第十區,我之前看過的資料都說,巴黎第十區是一個多種族、多移民聚集的地區,因此比較混雜,所謂三山五岳、龍蛇混雜就是這個意思。

我們酒店附近,正正是 印度人、土耳其人 和 非洲移民 主要居住的地方。所以酒店附近的店舖,令我有置身於中東的感覺。那些小型雜貨店主要售賣香料、平價手機、平價球鞋、和一般日用品等等。正如走到深水埗那些由非洲人、中東人開設的店舖一樣。這時,我根本不覺得自己身在歐洲。

北站在2006年以前,是全世界第三大也是歐洲最大的火車站;東站也是轉運量很大的站,所以可想而知這一帶人潮眾多而混雜,也因為這樣在這一帶活動要小心看好錢包,晚上也不要太晚在街上亂晃。所以我們都不敢跑得太遠,我還提醒內子錢包一定要好好收藏。之前聽說過,華人在當地很容易成為強盜搶劫的目標。因為最近從大陸過去巴黎旅遊的,都是很花錢消費的。所以巴黎 以至 歐洲的強盜,很多都以華人為首要目標。

可是,強盜們啊﹗ 華人當中,也有貧窮的人就如小弟一樣。我們可不是來自大陸的暴發戶﹗ 我們所用的錢,都是有血有汗一點一滴的辛辛苦苦賺回來的血汗錢,並不可以和 坐遊艇吃豬骨粥 的富豪們 相提並論啊﹗所以,拜託一下,不要打我們主意啊﹗

我們在轉角的街道,找到了一間餐廳。這間餐廳應該是 土耳其式外賣快餐店。我和內子其實又不算太肚餓,可是怕就怕Hitomi在機上沒有吃飽,到了夜晚以後才找東西吃就麻煩了。我們都知道這裡是歐洲,大多數店鋪都很早關門,不像香港、臺灣、日本一樣,滿街都是便利店,到了深夜都不用擔心肚子餓。

 

在這種天氣還可以,因為房間沒有冷氣的
土耳其式外賣快餐店

內子看見餐廳有白米飯供應,所以就決定選擇這間餐廳。只懂一點點法語的我,嘗試用法語點了一個牛肉三文治。不知是店員看見我是遊客,還是我的法語太爛了,友善的店員改用英語和我溝通。( 那我學法語來幹甚麼?)我另外再點了一碟白飯。店員有點驚訝,可能從來沒有想過有客人單點 白飯吧。我想他們應該是土耳其式炒飯。我解釋:「我的小寶寶想吃白飯,因為她肚子很餓。」店員表示明白。可能店員不知單點白飯應該收我們多少錢,他去問店長。店長對我們說:「 Rice only ? 」我回答:「Yes,No Spicy , Please ! Just for BABY !」店長笑笑口向我回答:「No Problem 」

不用一會兒,我的牛肉三文治來了,然後 一碟白飯回來了。我沒有問價錢,反正就算很貴也沒有關係,最重要現在女兒能吃飽。這時店員放下收據,示意我們要付款。我看一看收據,原來店長只收我們牛肉三明治的價錢,白飯是他送的。我有點感動,想不到這個地方還頗有人情味。我付了錢後,店長親自送來一壺水。又是免費的。

這時我向內子說起我在學習法語時的一個故事。話說我知道內子不太喝有味飲品,幾乎都只是喝水,其他飲料的說法我也懂,例如:請給我咖啡、請給我紅茶等等,可是最簡單的:「請給我水﹗」我就不懂了。這時我就向我的法國朋友請教,「請給我水﹗」的法語如何說呢? 我的法國朋友臉有難色,然後跟我說:「法國人上餐廳一般都會點飲品。 若果真的想喝水,他們也會點 支裝水。」

我:「例如 Perrier?」

法國朋友:「對,很多人也點有氣的。沒氣的就點依雲水。」

我:「原來如此﹗」

法國朋友:「餐廳做生意嘛…若果真的要點「水」的話,店員只是給你來自水喉的自來水﹗因為大家都知道 自來水 是免費的。所以店員會看不起客人。這就是法國﹗」

所以我沒有期望過店長會拿一壺水送給我們。雖然明知是來自水喉的自來水,但這刻喝起來卻很甜。

餐後和店長、店員一一道謝後,走路返回酒店。經過一間雜貨店時,內子走到店內買了一支水,因為內子不太習慣喝來自水喉的自來水。 雖然明知歐洲的生水都很衛生,從水喉開出的 水喉水 和 已經煲過的水喉水,都是幾乎沒有分別的。相信只是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吧。


白飯是免費的
超好人的店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