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食事が楽しみで、JALに乗りたい

昨晚我煮好飯之後,和家人一起吃了晚飯,把碗碟等等都洗好之後,又幫女兒和兒子洗澡。然後又幫小女吹好頭之後,再開車出去把車子洗好,然後把車子加滿油後回家。回家後又為家人明天的早餐才準備,好讓他們起身後就能馬上吃到剛出爐的麵包。把一切都安頓好,凌晨四時半才開始收拾行李。一面聽歌,一面收拾行李,輕輕鬆鬆的很快便收拾好,也差不多天亮了。

接着把身上的汗水都沖洗掉後,換上乾淨的衣服,叫醒女兒起床上學,當她起床時她對我說:「爸爸,祝你一路順風。」我笑着離開家,提着行李到巴士站等機場巴士來。

又再次一個人上路。最重要是把一切都安頓好,沒有掛心之下好好去休息。

到達機場後,地勤人員幫手處理機票手續,她們也有點猶疑,行李 是否能直接到達我今天最終的目的地 -拉斯維加斯。後來,其中一位較資深的職員告訴我,因為美國規定,所有轉機的人也需要在轉機時再次清關,所以只能把行李 經東京送到 洛杉磯,而且要在洛杉磯 再次Check in。

辦理好手續後,直接進入安檢,然後到達閘口。

走到閘前,看到機尾是 紅鶴 的機身,真的很感動。上一次坐日航時是 「日之弧」太陽 標記。

$day1_photo1
今次坐的是日本航空 B767-300
$day1_photo2
例牌一拍

 

飛機準時 十時五十分起飛。我今天乘坐的是日本航空,要坐日本航空去美國,當然,選坐日本航空是有原因的。

選擇坐 日航的原因。原因之一 正如 日航在其網站的宣傳口號「食事が楽しみで、JALに乗りたい」(因為好期待用膳,所以想坐JAL)一樣。 2009年在日本坐過日航回港,覺得 服務以及飛機餐不錯,所以好想再坐。

再說,坐飛機除了 飛機餐會很期待之外,飛機上的空中小姐,我也很期待。特別是我這種 對日本妹妹 有情意結的 宅男來說,和 魚翅航空 機票價錢差不多的情況下,當然選擇 日系航空公司。

日本人做事 嚴謹、認真、守時、服務態度好,這是我選坐日本航空的重要原因。不單如此,日航在2013年拿過 由美國FlightStats公司評審,日本航空 國際及國內航班 抵達準時率達88.94%,是連續兩年 「主要國際航空公司組別」的第一名。如同德國人、日本人一樣,一向對時間 很 執着的我來說,準時 是一項十分重要的指標。

這程飛機,機上有超過一半乘客是日本人,其餘的是香港人和外國人。整體來說,整個機艙也很寧靜,就像日本的火車、地鐵一樣,雖然車箱裡的人很多,但大家也不會破壞整體 寧靜的氣氛。

而且,總覺得 美國聯合航空 、達美航空 等由於價錢較 其他航空公司便宜,所以 會有很多 大陸人會坐,要是長時間 對着他們的話,我相信我會瘋掉。而且,理論上 大陸人討厭日本人,理應不會 幫襯 日本航空吧?!我心想。

當吃飽飛機餐後,你會發現幾乎全部日本人也會把 餐盤上的 食物吃得乾乾淨淨、而且把用過的餐具等都放得整整齊齊。相反,你要是坐一班大部份人也是 大陸人的飛機的話,空中服務員 還未趕得上收拾餐盤時,有些大陸人甚至 就會把餐盤 放到 通道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再來就是飛機餐了。日航一向會把飛機餐做得很仔細、美味,而且 連經濟客位也做得不馬虎。所以 即使香港至美國洛杉磯有直航機,但我卻選擇坐日本航空。

又據說 美國聯合航空 的機師都是 外聘的,也就是說 公司為了省福利,所以 就聘請了 大量 非合約機師。問題就出在這裡。因為 外聘機師 沒太多福利,而 超時補水是他們唯一的福利,所以那些外聘機師都經常 「故意的」遲到,從而獲得超時補水。可是對於我這種 可能只有幾十分鐘轉機時間的乘客來說是一種惡夢﹗

我買的 香港 來回 拉斯維加斯 機票,連稅是 948美元,雖然比 魚翅航空 貴一點,但我還是覺得非常值得。

我發現自選電影中,有 日語版的 ドラえもん看,於是就看了這個。

機上派發的耳機是 SONY的﹗﹗
自選電影/劇集中,有ドラえもん

日本時間 15:40分到達東京,距離下一程飛機有一個半小時。就在轉機時逛一逛 書店,16:53就再次入閘了。


美味又豐富的飛機餐
到達日本成田國際機場


成田國際機場一角
轉乘這部B777-300去洛杉磯

 

五時多,飛機離開了航廈,客機快要到 跑道之際,機長發現機件好像有點故障,於是 折返 客運大樓修理。下午七時再次起飛。

這程飛機 是 B-777客機,採用 3x3x3 格式。,乘客中絕大部人也是日本人。所以 整個機艙也就更加寧靜。


這部機的娛樂系列更新、更好
大概需要9小時14分的飛行時間

 

在機上,我看了 《星際啟示錄》,過了一陣子就派發飛機餐,而且有我喜歡的 哈根大師 雪榚。電影 看了一半左右就睡著了。畢竟昨晚整晚也沒睡。

 

美味又豐富的飛機餐
最後還派發 哈根大師 雪榚

 

醒來時又看了 迪士尼電影 《大英雄聯盟》。不過又是 看了一半又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好像已經過了五個小時多,之後便看 有關 艾倫·圖靈 的電影 《解碼遊戲》 。

之後便派發早餐了。令我驚喜的是,早餐竟然是 日航和 摩斯漢堡店 合作推出的 飛機特別版 早餐,漢堡包、漢堡扒、番茄、椰菜 和 醬汁都是獨立分開包裝的。還附有說明書 告訴你如何自行 制作這份早餐,真係有得玩又有得食,一次過滿足哂三個願望﹗

意想不到的是,早餐是MOS BURGER
要自己動手砌出一個漢堡包,真是又玩又食

還以為遲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起飛,也應該遲兩個小時才到達。結果只是比原訂時間 遲了50分鐘左右就到達洛杉磯國際機場。

說起 從 日本到美國這條航線,令我想起 「噴射氣流」。我喜歡 天文地理,曾經讀過 在地球上有一道 「噴射氣流」。話說,日本人發現 日本上空有一道噴射氣流由西向東一直到美洲。於是,有日本人在二戰時,發明了 氣球炸彈,利用噴射氣流跨越太平洋上空,抵達加拿大跟美國的西岸。

而 噴射氣流的位置對於航空界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要是 利用這道「噴射氣流」的話,從日本到美洲可以加快到達時間。

越過國際換日線
到達洛杉磯機場,準備入境

 

洛杉磯時間 12:04分到達洛杉磯。下飛機後,步行一段路,就來到了 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入境處。 輪到我時,一位白人男人的入境官 和 我對話,問我進入美國的目的、身上有幾多現金、將會到那個地方玩 等等。然後就叫我打 fingerprints。正當我以為順利入境之際,入境官竟然叫我 先站在一旁。我只好乖乖聽話。然後等了幾分鐘,另一位看似 高級的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 到來,帶我到入境處的另一面問話。

無奈地只好跟着他,然後他又問我同樣的問題。為甚麼一個人旅遊、要到那個地方旅遊、身上有多少現金、來美國會停留多久等等,而且問得很仔細。之後他就翻看我的護照,看到我護照上有杜拜的蓋印就問我 之前 為甚麼去杜拜。

我誠實的告訴他我是 在那裡轉機的。於是,他就繼續問我之前去過那些國家。我就誠實的告訴他,上年這個時候,我去過 埃及、希臘、以色列、土耳其。

「之後呢?土耳其那裡??」他很緊張的問。

「土耳其東部。」我答。

「之後呢?」他面有難色的問。

「伊拉克。」我答。

他聽到我的答案後好像很不爽。

「小子,你為甚麼要去伊拉克啊。你不覺得很危險嗎?」

「有一點點吧。不過那是伊拉克北部,不是南部。」我強調。

「庫爾德斯坦地區?」

「對。」

「之後呢?」他問。

「留了2-3天之後就坐飛機去了杜拜。」我答。

我看他的表情,似乎很不滿意我的答案。大概懷疑我是一個很可疑的人吧。

之後他就用電腦 輸入了記錄。

然後他拿了一張紙給我,叫我在紙上寫着他問的問題。(是英文默書嗎?)

我看見那張紙,好像是被拒入境者的名單?!

正當我覺得被拒入境之際,我無奈地 拿出我網站的名片給他。

「er……其實......我在香港是有一點點兒 Famous 的。」我尷尬的說。

「Famous??? Who ???」他問。

「 Me! 」我細細聲的說。

「 YOU????」他問。

我指着我的名片,告訴他我有一個 遊記網站。 有很多 網友正等待着我的美國之旅日記。

然後,他就在電腦前 輸入:www.sonytraveldiary.com

雖然我看不到他的電腦顯示器,但他問我是否有兩個孩子時,我就知道他正在看 「個人檔案」那一頁。

我說,你再往下看,就知道我以前去過很多國家。

然後,他留意到我網頁所列的國籍,問我:「你是 British Citizen? 」

當我回答Yes時,他就在我的護照上 蓋上入境印,之後便問我 可不可以 Keep 起我的咭片。

「Of course﹗」我回答。( 說不定,這位 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 現正看我的遊記吧。)

然後,他就批准我入境了!!

我拿回 護照,連忙向他道謝,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入境處,走到下一層。

到底,是因為 官員看到我的網站而放我入境,還是因為我有 英國國籍 而准許我入境呢?我不知道。

坐了這麼多個鐘頭來到美國,若果不能入境,來到美國入境處 便被趕走 要回家,不單浪費金錢,而且浪費了整個假期。即使得到美國簽證,也不一定保證能夠一定入境。

我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 13:40。原來我「被問話 」已經過了超過一個半小時。

終於可以入境,心情難以形容。

乘 扶手電梯到下一層時,看到 牆上有 「Wel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時,真的有點感動,因為差一點點就看不到這句字。

商場林立
終於成功入境美國

 

到了下一層,提回自己的行李。一離開 行李帶位置,就看見 再托運的職員,原來只需要 把行李親手交給他們就可以了。

這時我以為我會得到一張 由洛杉磯 到 拉斯維加斯的 登機證,但原來這裡只是 托運。我問職員我的登機證呢?職員告訴我要找回我的航空公司,然後再Check in。而我下一程要乘坐的是 美國航空,他們位置第4客運大樓,職員就教我如何步行前往。

原來所有國際到達的航班,都是會停在 Bradley Terminal ,也叫做 「國際航廈」。當乘客完成了入境手續後,就會離開 「國際航廈」。要不就是直接入洛杉磯市區,要不就是轉乘飛機。而轉乘其他航空公司,就必須到其他的 Terminal。 不計Bradley Terminal ,洛杉磯國際機場一共有 8個 Terminal 。而我坐的美國航空就位於 Terminal 4。剛好只是 轉個彎就到。

離開 Bradley Terminal,馬上就看見 機場的 「世界路」。在 GTA遊戲中,一定會到過這個場景,對我們GTA fans來說,看見這裡和遊戲中的景色幾乎一樣,這種心情真的很興奮!!!

依着 遊戲中的情況,乘扶手電梯上一層就是 出境大堂,於是我就乘扶手電梯上一層,來到了 Terminal 4。

若果有玩過GTA5,你就會發現熟口熟面
乘 扶手電梯 上一層

 

找到了 美國航空,原來要 先在自助登機站 的那台小小機器處理一下,然後就拿着 登機證排隊。這時,有一位 貌似臺灣人小胖 林育群 的一位地勤人員 在我身旁,我聽到他對前面的那位客人說英語的,輪到我時則對我說 台式國語。

「 先生你是要去 拉斯維加斯嗎?排這裡就對了。」

處理好之後,他就告訴我可以先進入 安檢,然後就可以到閘口等上機了。

 

上層的風景
4號客運大樓櫃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