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星期六

         Kelly晚上七時四十五分放工回到家,七時五十五分出家門口。八時正,我們馬上坐的士趕往機場。原定集合時間是八時正,可是我們卻是八時正才坐的士趕往 機楊。

的士司機也明白我們趕時間上機,他也很經常地把車速提高到120 km/h 。八時半左右到達了香港國際機場。到步後,我們馬上辦理手續。

        十多分鐘過後,我們辦理完畢,馬上把1200元港幣找換成149元美金,方便到寮國旅行。晚上九時正,我們進入海關,排隊的人並不多,可能不是旅遊旺季 吧。走走看看,找到了我們登機的閘口。九時五十分開始登機。

結果十時五十分才起飛。機艙內的設備很先進。例如每個座位背也有個人電視;除了觀看電 視,也可以玩電視遊戲。 飛機還未起飛,Kelly已經開始玩她的「 俄羅斯方塊」。

一般客機在飛機起飛前,也會派人在通道上講解如何使用求生衣等等。不派人講解,至少也會 播放影帶。十分奇怪的事,不知道是機長忘記了播放,還是趕時間沒有播放呢?不用二十分鐘就派發飛機餐了。有雞肉和魚肉選擇。我們點選了一個雞肉和魚肉。味 道也不錯呢﹗ 

 

 

$day1_photo1
雞肉伊麵
$day1_photo2
魚肉飯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星期日

        泰國時間零時二十分降落。從沒有試過這樣深夜到達一個國家。我和Kelly的心情很興奮。一路上跑跑跳跳 走著走著,很快便到了泰國的入境處。我用了在書上學了的一句泰文, 向入境處人員打招呼。「 SAWADEE CLUB 」。

她也有回應我一句「SAWADEE KA 」。接著就辦理了入境手續。下了電梯就是拿行李的地方。因為我們是比其實團友早到的,所以就算提了行李,也不能馬上離開。因為團友中有來自臺灣和內地的, 所以我們等待的時間比較長。零晨一時多才能上旅遊巴士。零晨二時左右到達了我們的酒店。 

我們住的酒店是Bangkok Palace Hotel 。(在香港時已經聽過這間酒店很多怪事)  領隊說,由於房間爆滿,我們被安排的房間分別在四樓 和 十四樓。我們聽後,大呼:「 唔 係 咁 大 整 蠱  吓  嘛 ﹗」但無奈地上房休息。

    之後怪事發生了。之前也有聽過泰國的酒店有很多怪事,但心想自己應該沒那麼好彩吧。果然第一 晚就發生怪事。聽朋友說,在泰國住酒店的話,最好在進入房間前先敲一 敲門。我忘記進房前應該要敲門。那鑰匙居然不然插進匙洞。我有點心寒,但沒有高聲呼叫,反而叫Kelly過來,一起敲門。敲門後,鑰匙果然能插進匙洞。但 進房後,我一直也有不安的感覺。洗涼過後,三時多才睡覺。

    早上七時四十五分起身沖涼,八時三十分到酒店的大堂食早餐。早餐是自助式的早餐。由於晚上沒睡得好,早上也沒有胃口進食,只是吃了一點點。九時十五分上 車。去魔鬼魚皮革門市部參觀。

下車進入那店舖看看。導遊和領隊很落力地叫客人買東西,我們十二位團友中,只有一位買 了。旅遊車上高速公路之前,先在油站加油,團友們下車尿尿。我在加油站的便利店買了一罐啤酒上車自己一個人「隊酒」。 

皮革門市部門口的小販
一罐啤酒上車自己一個人「隊酒」

 

在車上,聽著泰國導遊 Alan 講解泰國歷史,泰國人的一些習慣。從他口中得知,原來當今泰國皇帝的右眼是假的。背後還有一個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不知不覺坐了個多小時,終於到達今日第 二個景點: SRIRACHA Tiger Zoo 師奶查老虎樂園。聽著泰國導遊帶我們從出口進入。由於時間不多,馬上帶我們去看賽豬表演,還有一頭會計數的豬,又有肥豬跳火圈。

之後,去看鱷魚潭。我們站在鱷魚潭上的木橋上,本身橋是不太堅固的,很有機會會跌下去 的。而且橋上有一個告示牌:「本橋只限三十人,如有意外,不會負責」的中文字樣。令人更覺得恐怖。我一面數著木橋上的人數,一面小心地慢慢走著,走到橋的 一半時,香港領隊買了一隻雞,然後吊著那隻雞,把那隻可憐的小雞往下放,鱷魚潭的百多條鱷魚馬上張開大口,但只有一條幸運的鱷魚能吃掉那隻雞。得戚的香港 領隊還說:「 等我張條鱷魚吊上黎先﹗」說罷,鱷魚用它的強大咀巴,差點把領隊拉下去。 

之後,我們去看看老虎BB,那些老虎BB是幾個月大的BB,樣子也十分可愛。可愛的地方 是,那些老虎BB是喝豬奶長大的。所以長大後,那些老虎都「豬咁蠢」。 

 


師奶查老虎樂園
鱷魚潭

 

 

 

鱷魚潭
美女與毒蛇

 

我手抱著一隻老虎BB 拍了幾張照片。但當時的心情是非常害怕的。十二時四十五分左右,我們在老虎樂園的餐廳中吃午飯。團餐比想像中的好,本來以為不夠吃。

    下午一時四十五分,我們上回那旅遊巴士,向著今天第三個景點出發。第三個景點是一個生果園,聽說本來生果園裡有很多生果。我們下車後,要轉乘一些「小火 車」進入果園。 

 

 

扮豬食老虎?
老虎BB

可是我們到達的時候,導遊說因為不是某些生果「當造季節」,所以已經沒有了。

六時左右,到達芭提雅酒店。我們今天晚上住的酒店名稱是 Camelot Hotel (卡尾隆酒店)。導遊叫我們先上房休息一下,七時左右在酒店餐廳吃晚餐。晚餐跟午餐的飯菜差不多,味道也差不多。

晚餐後,導遊又帶我們外出shopping。八時正,我們坐旅遊車出發,到市中心的 mike百貨公司。下車前,他又派發了一張所謂九折咭給我們每一位團友。 


果園
郵筒

芭提雅
芭提雅

約相十時正在正門集合,然後回酒店。我們幾位團友也各自活動,兵分幾路。我只買了幾張 Postcard。其他的,多不合眼。走走看看,也沒有買其他的。十時正,坐車回酒店,十二時睡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星期一

 早上七時起床。用了個多小時洗澡和打扮後,八時半在酒店餐廳吃早餐。早餐跟 昨日的差不多,也是自助式供應。早餐過後,我們沒有跟隨大隊去珊瑚島,反之,我和Kelly二人在芭提雅市中心走走看看。

天氣真的很熱很熱,我差點想逃回酒店。太陽熱得過火,烈日當空,眼睛也張不開。我們只走 了兩個街口,便馬上走進便利店避暑。休息了一會兒,便一面看著地圖,一面步行往郵局。剛到達郵局門口的時候,突然下起很大很大的雨。幸好我們背包有雨傘。 寄了兩張明信片後,步出下著雨的街道,慢慢的走向mike百貨公司。十一時多,我們到達mike百貨公司。 


芭提雅沙灘

 

在Mike 百貨公司,我們買了一些東西,例如有泳鏡、Postcard、一件藍色的T-Shirt。Kelly 在地下那層玩假紋身和紮頭髮。講好價後便馬上開始,我就一面在旁等待。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已經等了個多小時了。百貨公司外面已經停了雨,那時已經是二時 半左右。領隊說要三時正前回到酒店,我怕時間趕不上,還有我們還未吃午餐。我步行至附近的KFC 買了兩個套餐回來,再等了幾分鐘,Kelly的頭髮就完成了。

我們立即乘督督車回酒店。領隊說四時才開始,我們有一個小時時間休息。但是我們又決定了 下午的行程也不跟著領隊,我打算在酒店的泳池游泳,原因是我很久很久也沒有游泳了。吃過買回來的小吃後,換下那泳褲,四時左右便走到泳池游泳。泳池中只有 一名外國男人在游泳。我下水時,他便離開了。

      泳池的水質一般,我游了一會兒就覺得有點頭暈,休息一會兒後便返回房間休息。六時半,我們聽從領隊的說話,在酒店大堂等待導遊。導遊差不多遲了二十分鐘才 來到酒店。他帶我們乘坐督督車到距離酒店很遠很遠的餐廳。在那兒,其他的團友也在此等待。我們便一起吃晚餐了。晚餐食物的味道也不錯,今天有機會嚐試到 「冬陰公」湯,味道比想像中要好。餐廳中,有很多很多香港人,他們都是跟團的。氣氛很熱鬧。我們團友今天的話題是「打麻雀」。這個話題令我們一班團友不再 陌生了。

   飯後坐旅遊巴到一所商場。商場名Central Festival Center Pattaya。 Kelly 一進入一間Nike的店舖,便久久也未能出來。

我沒有心情再行了,所以便和Kelly 二人一起回酒店。我們坐了一架督督車回酒店。兩人共50B。回酒店前,我在酒店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一支啤酒回去,喝了酒下了火。休息一會兒,十二時左右便上 床睡覺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星期二

         早上六時已經起了身,因為今天要坐車回曼谷,所以要早點起床。七時半在酒店吃早餐,八時十五分就準時上車了。九時左右,我們就到達了今天第一個景點蜂蜜 店。

領隊要我們全團人下車,強迫性聽那些推銷員講解。我們一心就沒有打算要購買什麼什麼。對 於我來說,這些所謂景點跟本是浪費時間。但是對於領隊和導遊來說,是賺取多點小費的機會。我是最早一個登車的,在車上已經忍著我的臭脾氣。但是,原來其他 團友更生氣,破口大罵店員。

      車上的氣氛不太好,各人也不發一言,直至十時左右,到達今天第二個景點 - 富貴如來佛寺。這個景點是在一個公路旁,沒有其他旅行團,沒有善信的一間寺廟,有些地方還在建築中。 

 

 

富貴如來佛
佛寺內

起初我還以為他帶我們到地盤視察﹗除了我們一團人和寺廟的僧人外,我沒有看見任何人。寺廟內的小佛,我沒有太大興趣,反而我對寺廟外的一隻小貓產生興趣。 我很少機會接觸小動物,反而,這次有機會和小動物玩,比什麼人造的建築物更好。小貓很喜歡我,一直走到我的腳附近向我咋嬌。不一會兒,又要上車了。

我心裡想:「為什麼花四十五分鐘時間去看購物景點,但是卻花十分鐘看寺廟?」

旅遊巴上高速公路,導遊也沒有講解行程,因為,我們大部份團友已經在車上熟睡了。我很少 在車上睡覺,可是,我也敵不過睡魔,在車上睡了。 


小貓
夢幻樂園

醒來時,差不多到十二時,巴士也差不多到達今天第三個景點 -夢幻樂園。Kelly 十分期待這個景點,也就是為了這個景點而想來泰國的最大目的。我們一進場,導遊便說:「走快一點,現在是我們的吃飯時間,過了時間就不能吃了。」從入口到 餐廳也要走一段很走很走的路。當我們走進那餐廳時,發現幾乎餐廳內的所有食客也是香港人,而且,店內的中文字有很多很多。似乎,夢幻樂園是為了香港人而開 設似的。這一餐也是吃自助餐的。 


雪城
可以騎大象

飯後,我、Kelly、Candy、Stella和臺灣的夫婦一共六人一起玩機動遊戲。走到沒多遠,Kelly就喊著說要玩過山車。因為我和臺灣的男人看 守財物,所以只有看著她們玩。幾分鐘過後,除了Kelly以外,她們已經沒有笑容了。那個臺灣人的老婆和Candy,後來還吐了出來。然後我們玩高卡車, Candy發生意外,手部重傷。

後來,我們進入一個叫「雪城」的地方。那個地方是室內的雪場。有人造的假雪,但氣溫很 低。不過我不怕冷。Candy、Kelly、Stella等人已經凍得叫救命。不一會兒,我們就離開了雪城,到外面去拍照了。我們東面拍拍,西面又拍拍,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集合的時間。

      不過,我們真的不是最後最後才回來,因為那些老人家比我們還慢。最後,終於遲了30分鐘左右,我們才離開夢幻樂園。車子趕快到去下一個景點,就是「蛇 園」。

強迫性聽專人講解一小時後,馬上又到車子,又再趕往下一個景點。這個景點是參觀泰國運通 燕窩。只有我和Kelly兩人沒有進場進食。

等了一個小時左右,又再上車趕往下一個景點。這次是到市中心SOGO百貨公司附近,參拜 一下四面佛。見習導遊小鋒教我們如何參拜四面佛的過程,十分專業。原來拜四面佛的程序是,先在入口附近點著線香,然後由中間的那一「面」開始,順時針開始 拜。拜之前要放一些小花在木柵上。一共要拜足「四面」,才叫完成。 


四面佛
跳舞

距離集合時間八時還有一小時多,我們便到SOGO地層的麥當努休息及進食。與見習導遊小鋒傾了一會兒,了解一下明天我們將要到的國家 – 寮國。雖然他也沒有去過寮國,但從他口中得知,在泰國人心目的,寮國是一個很貧窮和很落後的國家。

九時正,我們便到麥當努門外等待旅遊巴士來。他帶我們今天第七個景點,並且是最後一個景 點 – 摩登大笪地。這個所謂的摩登大笪地,有點像我們的大笪地,賣一些食品,日用品之類等的地方。導遊他給我們一個多鐘頭的時間,我們便稍作休息及共進晚餐。

    十時左右,我們便坐旅遊巴回酒店。聽話今天晚上住的酒店是五星級酒店,它就是Emerald Hotel。這間酒店確實不太出名。

     今天晚上,我和Kelly能住一間夫婦的房間。房間很大,床也很超級大。應該也有3米x 3米這樣大。今天晚上睡得很好很好。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星期三

        早上七時起床,用了個多小時洗澡和打扮後,九時在酒店餐廳吃早餐。今天沒有景點,所以大家也慢吞吞的。吃飽早餐後,又回房間休息。十一時坐旅遊巴離開酒 店。在到機場的路上,我們大家都說說笑,談談天。香港領隊唱歌,臺灣的男人說「黃色笑話」,氣氛很好。大家依依不捨。但目的地機場已經在大家眼前,不得不 下車進去。我和Kelly兩人還有餘下的旅程要繼續。

     見習導遊小鋒帶我和Kelly 到機場記存行李的地方,把大件行李記存好,我們便到機場附近的火車站購買火車票。 在等待的途中,我教小鋒一些簡單日語,例如日語的數字,客氣說話等。他也教我一些泰文數字的諗法。原來泰文的數字很容易記,一下子就記住了。

      幸好有小鋒在,我們用廣東話說給小鋒聽,他叫泰文跟職員對話。但是,最後,我們也要有了三十多分鐘才能真正完成購買車票。與小鋒離別時,給他100B ,另外也給那個泰國導遊100B,來表示我們的謝意。 

時間已經是一時多了,這時,他們大概已經上了飛機了。我們在機場附近等巴 士,小鋒教我們坐巴士。下午一時四十五分坐29號巴士,目的地是曼谷華倫普中央火車站。半小時後,我們還未到火車站就下了車子,因為我們轉乘架空鐵路 MRT 往SOGO百貨公司。下車時,有三位泰國女學生主動向我們帶路,我看樣子她們不是壞人,最後也跟著她們的帶領。我們在架空鐵路ARI站上車,一直坐到位於 SOGO門外的CHIT LOM站。

二時半,我們到達了SOGO。我們的肚子很餓,所以在元氣壽司店裡食壽司。 我們點了很多食品,真的很多很多。我們不知不覺也吃了一個小時,結帳的時候發現原來很平便,只吃了港幣八十多元。真的笑了很久。

 


跳舞
豐富的日本餐

我們在百貨公司內走走看看,五時左右便到麥當努食雪榚和休息。 然後步行至SIAM站。看了幾間店舖後,坐架空鐵路MRT往SALA DAENG站開始找我們想訂的酒店。由於雜誌所提供的地圖是錯的,所以我們最後也找不到酒店,只好放棄。

       下午六時三十分左右,我們便開始步行往曼谷華倫普中央火車站。由SALA DAENG站往華倫普中央火車站只是一條大直路,但是原來很遠很遠的。我們一直走了一個半小時才走到華倫普中央火車站。到達華倫普中央火車站的時間已經是 八時了。

到了火車站,買了一點飲品,拍了幾張照片,上廁所等。八時二十分,我問問車站職員,我們 的火車在那個月台,他回答我們要馬上上車了,因為 車快開了,我們立即跑進月台,找我們的要上的車卡。

        我們坐的車卡是二等車卡,其實還有三等車卡的。三等車卡是沒有空調的。而一等車卡是一間房間。

二等車卡很多人,我們先放下行李,然後坐下。車內沒有見太多外國人,當然看不見香港人, 車內大部份都是泰國人。 
 


曼谷火車站
火車內

八時四十五分,列車準時地開出,過了一會兒,就有列車職員來查票和舖床。他的動作很快, 不一會兒就弄好了。各人也上床睡覺了,不知道是否泰國人很早睡,所以大家也很早睡呢?不過我們對面的那兩位泰國男人,一直很大聲的談天,令我們不能早點 睡。

       因為我一直睡不到,所以在窗邊看風景。在深夜,列車駛到山區附近時,因為四周也沒有建築物和光害,所以天空特別明亮。我是第一次看到天上這樣多的星星。非 常難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星期四

 早上八時左右起了床,昨晚一時多就睡了。很久也沒有睡得這麼舒 服。 

九時左右就到達了泰國東北部邊境—— 朗開。 我和女朋友Kelly還未下車,有一個青年就透過車箱的玻璃,在火車外面叫我們坐他的車。 我想他一定是個的士司機。起初我們沒有理會他,下車後一直走到火車車頭拍照。 

他一直跟著我們走了幾百米,大概他不想放棄我們這對客人。他跟著我們很久,反正我們也要坐車去邊境,所以便答應僱用他來做我們的司機。 司機很高興的跟我們說:「 You wait for me here ﹗I take my TUK TUK  come here﹗」

他的意思說我們不用走來走去,只需留在月台這裡等就可以了,他會把他的督督車駛過來,可見他十分細心。 

督督車
泰國東北部邊境 -- 朗開站

 

我們上車前先說出我們要到那裡,我說要到邊境,他說Okay。 我問要多少錢,他回答我要 四十泰幣。我就用泰文跟他說,二十泰幣 就好。 他有一點難為情,不過最後也答應了。 其實到邊境的路程不遠,約兩公里左右。眼見很多外國人也徒步前住,但是在這裡炎熱的天氣下,還是花一點點錢比較好。  

差不多開到邊境的時候,他問我們有沒有寮國的簽證。 我們說沒有,他就帶我們到督督車到辦簽證的店。談了一會之後,就問一下價錢。後來才知道笨了。 因為店員收我們一人五十美金,但其實辦落地簽證只需三十美金。 不過,就有專人帶我們過關,一切也不用煩。

督督車再次把我們送到泰國邊境站,辦理泰國出境手續。 辦簽證的店員幫我們處理過關手續,我們只在旁邊等候。這時,我身後有兩位講國語的華人夫婦在談天,我猜他們是臺灣人。於是便用國語開口問他們。 

「你們是……」還未說完的時候,那個男的就回答我「你也是去寮國嗎?」其實來得這裡,當然每個人也是去寮國吧。
  我也回答他「是啊﹗你呢?」 。  「我們也是。」 他答。 「你們從那裡來的?」我問。  「我們從馬來西亞來的。」 他答。 「我們是從香港來的。」 我答。 看他們的打扮,衣服有點破破的,好像是流浪了很久的樣子。原來他們下一站是到越南,手上還拿著一本很厚很厚的英文旅遊書。 

辦理好出境手續後,我們坐巴士過友好橋。友好橋是來往泰國和寮國的邊境橋,要買票才能上車,車費是每人十元泰幣。不用一會兒就過了橋,到了寮國的邊境了。

寮國的邊境站的外觀不像邊境站,反而像菜市場。我們一直坐著,不用煩著如何處理,只需等待幫我們辦理簽證的店員處理過關手續就好了。辦好了寮國的入國手續後,竟然要買票﹗ 什麼票?是「入國費」。我第一次聽「入國費」,不過無論如何都要給當地官員吧。幸好不太貴,又是 十元泰幣。路上,我們認識了馬來西亞的夫婦,因為我們是第一次寮國,所以我們打算一同上路。

 

 

 

寮國的邊境站的外觀不像邊境站,而像菜市場
華國酒店

我們包了一架麵包車到永珍,談好價錢後就上車, 每人五十元泰幣一人。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寮國的首都 – 永珍。 他們先去找了一間旅館,然後我們也看看房間,但kelly覺很不太滿意,所以便和他們分手,我們自己去找其他旅舍。

我們找到了一間應該是大陸人開的旅社 -- 華國酒店。 一進門,就跟老闆用國語說「你懂說中文嗎?」。

「可以啊。」然後轉了用廣東話「馬來西亞人呀?」我說不是。或許我當時穿了一件頗像 馬來西亞人的民族服裝,所以老闆誤會我是馬來西亞人。

「 係香港黎架﹗」 我答。

後來才知道原來老闆是廣州人,所以他也說流利的廣東話。我們說先想看看房間質素才決定是否租,他說沒有問題。房間是一間有熱水和空調的雙人房,一晚房價只是十元美金。 即大約是 八十元港幣左右。

我們付了錢後就上房間放下行李,到酒店對面的餐廳進食。

這間餐廳叫做 PVO,是一間法式的餐廳,但竂國從一九五四年脫離法國之後這麼多年的時間, 這間餐廳應該由法式變了寮式餐廳,有職員在店外即場製作三文治。  我們點選了兩份三文治後就坐到店內進食。不一會兒,三文治就送上來了。 味道比想像中好吃,但因為是加入寮國風味,所以三文治內就有蔥和芫荽。

平時我很少吃到芫荽。而蔥呢,通常是蒸魚、蒸水蛋時才放一點點。 但是放進三文治裡頭則是第一次。     

一口就把三文治放進口裡,果然比想像中好吃。 雖然三文治 配上 蔥和芫荽的確有點奇怪,但是原來也頗好吃的。


酒店附近
三文治

吃飽了之後,女朋友就到PVO附近的店買了一件T恤 和一些 名信片。
 T恤的圖 案是一面很大的寮國國旗,國旗上面還有一些寮國語。 
我們不明白那些文字說什麼。但這種 T恤很像「 I love NY」這種款式,
所以我告訴kelly,那些意思應該是 :「我愛寮國」。


黑塔
晨早市場


我們看著地圖,走到不遠的黑塔。黑塔的來歷,大家也不知道。然後我們走到郵 局寄信。我已 經寄出了兩張明信片。明信片上,我用寮國語寫著:SABADEE ( 意思是你好 ) 。郵局的女職員對著我說SABADEE,我也回應她一句SABADEE。 
郵局對面就是Morning market ( 晨早市場 )。這個市場不只是早上才開的,而是一整日也會開。裡面有很多店舖,例如:衣服、金飾、玩具、日用品、布料、食品等等。

Kelly 問我有什麼景點,我說其實沒有太多景點。他看看我的旅遊書,說著要到WAT SISAKET 和 WAT HO PHAKEO。我們慢慢的走到WAT SISAKET,寺內要收費,幸好不太貴,只是港幣幾元。雖然寺廟很細,我覺得值回票價。因為寺廟內有超過一萬個佛,被我和Kelly稱為「永珍萬佛 寺」。在寺內走了一個圈,就過對面另外一個寺。因為永珍的景點差不多全部也是四時收工,這時已經是三時半了,我們就趕快看這天最後一個景點「 WAT HO PHAKEO 」。 

 

地獄巴士
WAT SISAKET


WAT HO PHAKEO,相對WAT SISAKET來說,沒有什麼特色。我們在門口買票的時候,因為我拿著日語旅遊書,所以買票的人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回答我當然不是日本人啦。他不太相 信。然後他說了幾句日語:KONICHIWA。我回應他幾句:KONICHIWA。他回說:我很喜歡日本女仔呢﹗然後指著Kelly 說 KAWAII 呢﹗ 我笑了很久很久,哈哈哈﹗

走了一圈,沒有什麼好看,就打算走了。這時,遇見三個和尚,我就問他可不可 以和我拍照 呢?他們很樂意和我拍照,拍了照的時候,他們問:Where are you from?我怕他們未聽過香港這個名字,就說了:CHINA﹗他們「哦﹗」了一聲,就跟我用國語說了一句:「 NI  HAO (你好) 」

。我笑了一笑,將數碼相機剛剛拍的相拿給他們看,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見過數碼 相機呢? 走了一回,有點疲倦,就打算去找網吧上網。 


三個和尚
應該是酒店

這裡的網吧也不少,好像我們的便利店,「 總有一間在左近 」。四時正,我們去了一間叫在HOTMAIL的網吧,裡面全是外國人,每個人也忙著上網Check E-mail 、ICQ等等。唉,來了這個落後國家,也走不出繁華世界的文明。

五時,我們步行至永珍凱旋門,打算拍凱旋門的黃昏照片。走了差不多一半時, 天色已經開始 黑了,到了凱旋門時,剛好拍夜景。哈哈﹗

 之後晚餐在NANPU 廣場附近的一間法國餐廳PROVENCAL 吃。這裡是用美金計的。我們點了一個Pizza、一碟意粉。一餐晚餐也要差不多十元美金。但我們在這個落後的國家,吃到這些美食,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飯後,買了一支啤酒回酒店,因為最近比較熱氣,所以要喝啤酒下 下火。

入黑
晚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星期五

 早上九時起床,昨晚不能睡得太好,因為開了冷氣,但依然有蚊。 最慘的是,蚊 只是吸我的血,不吸Kelly的血,氣死我了。

 十時左右,到了對面的PVO餐廳吃早餐,也是吃那個法式三文 治。這次,店主 拿了一部comment book 給我看,我看了很久,大部份都是日本人寫的,只見十多年寫有香港人來過,最後我寫了兩頁關於自己的感想。

 餐後,到門口租單車,我們的目的地是很遠的 That Luang寺,它是寮國人的國寶建築物。我們從PVO騎單車前往,也差不多用了一小時。 途中經過凱旋門,昨晚到達凱旋門的時候已經天黑了,今天是烈日當空。我們到達了That Luang之後,不幸的,是它原來中午12:00至13:00不會開放的。我們不想等多一個小時,因為天空太熱太熱了,所以便回去了。 


騎單車
凱旋門

回到凱旋門,Kelly 說要登上凱旋門看看,我沒有上凱旋門,因為我已經很疲倦了,昨晚睡得不好,今天沒太多精神。之後,我們便回到酒店休息了。 


That Luang寺
That Luang寺

一時左右返回酒店,我們收拾行李,因為要 check out 了。我們拿著行李,到對面的PVO餐廳等時間過。我買了一支啤酒,在冰箱拿了一隻啤酒杯,一個人一面看書,一面喝酒。雖然PVO不是什麼豪華的餐廳,但也 很舒服。很久很久也沒有「享受」過「吊風扇」了。吊風扇慢慢的轉啊轉,轉啊轉,好像懶洋洋似的。我和Kelly 坐在店的一角,安靜的看書,喝酒。可能是氣氛很好的關係,不知不覺間,我睡覺了。 



凱旋門
一個人一面看書,一面喝酒

我們坐了幾個小時,坐到四時,我們決定坐督督車到邊境。我們在門口問一下督 督車的價錢。 他開價是100B,但我用泰文和他講價講到40B,即是不到八元港幣,比我們來的時候更平。不過,因為是督督三輪車的關係,不能開太快,只是大約 40-50km/h 左右。一路上,看見很多很多很多學生放學回家,他們各人也有自己的單車或摩托車。在這個國家很奇怪,不到十八歲也可以騎摩托車,而且,買得起摩托車的人很 多很多,根本不像一個貧窮國家。我們坐的督督三輪車督不能開太快,所以一路上也有很多學生追著我們的車子,他們追上來的目的只是和我們打招呼,非常有趣。 我也向他們一群人打招呼。整條馬路上,都是學生們的單車和摩托車群。四時多,我們到了邊境,又是要辦手續,又要給他們「出國手續費」。然後坐過境巴士回泰 國邊境。 



學生們的單車和摩托車群
朗開火車站

五時正,車子到了泰國邊境,人很多很多,大概人們也是為了趕坐 那班火車吧。 我們過了海關之後,又找了一架督督車到火車站,坐督督車只花了20B。五時三十分,我們到了泰國東北部城市朗開火車站。列車在七時左右才開,我們五時半就 到了火車站,還有很多很多時間。

我們在火車站對面的一些平民餐廳( 即我們叫的大排檔 ) 走走看看。有很多外國人和泰國人在正用餐。我走到一對外國人面前,指著他們正在吃的食物,問他們一句「 Is it good ?」他們回答我「GOOD」。我便和Kelly坐下,然後看看他們的餐牌。他們的餐牌有泰文和英文,用盡我有限的英文來看他們的餐牌,大概知道是炒飯和炒 麵。我們點了一碟炒飯和炒麵。之後,又買了一支啤酒。 


大排檔炒飯和炒麵
火車頭


炒飯和炒麵來了,吃下去,原來真的不錯,吃完一碟又一碟。差不多六時,我們 就離開了大排 檔,步進火車站了。 
一步進火車站,只見大家也站起來,然後車站大堂播開音樂。所以我們也有站起來,我們這 些外國人當然 不知道他們做什麼啦。原來我才想起,他們會在火車站、戲院等公共場所播國歌。這時我和Kelly也站在門口,等他們唱國歌。在播國歌時,所有人也停止了他 們的活動,賣票的也停了,坐在休息室的外國人也站起來,連門外的司機也站起來唱國歌。

一分鐘後,國歌播完了,人們回復心情,依舊做未做完的事情。我們到月台找月 台長問一下, 我們的列車在那裡呢?他回答我要等一下才可上車。

我們等到六時半,一號月台的火車開走了,我們便看見了二號月台。今次我們坐 的火車卡是頭 等車卡,我們要走很遠很遠的位置才能到我們的車卡,其實只是車頭第二卡。

頭等車卡內是一間間VIP ROOM。每間房間是兩個人睡的。七時五分準時開車,不到九時,我便睡著了。


火車站
TIM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  星期六

 火車比原定時間慢了一個小時,早上七時十五分才到了曼谷。步出火車站後,我們便打算坐督督車到鄭王廟。在火車門外,我們和督督車司機談價錢的時候,有一個男人走過來和我們談了幾句,他自稱是 泰國觀光協會 的人,拿了証件給我們看了一看,然後說會幫助我們,又問我們去那裡。之後,我們回答他我們要去卧佛寺。他先帶了我們去泰國觀光協會的辦公室,又說了這樣、又說了那樣,又說那兒還未開門。他建議我們先坐小艇觀光、然後才去卧佛寺。

我想了一想,去看看也不錯吧。之後,我便和 Kelly 跟隨他步向碼頭。途中,我們走了很多街道,他一直和我談天,他的名字叫做 Tim ,問我從那裡來,他又說昨晚和女朋友吵架,所以今日他喝醉了。又問我訂了酒店沒有等等,我開始對他起了戒心,一直很小心地回答他的問題,免得被騙。

  到了碼頭之後,他和碼頭的船主談了很久,我想,他們一定是在爭論 「佣金」的問題了。
然後他走過來向我們說坐小艇觀每人要付二百多港幣,真是非常離譜﹗我們便說要走了,他極力遊說我們一定要坐這些小艇。我當時沒有發脾氣,想了一想,於是我便和 kelly 想了脫身的方法。

  我向 Tim 說,我們只想現在去鄭王廟,但 Tim 依然說那兒還未開門。但我說:「沒辦法,你知道麻,我的女朋友說一定要去﹗還要現在去﹗你不用帶我們了。」

  他想了一想,心有不甘又很無奈的說「 Okay ! Lady first﹗ 」 果然,全世界的男人都怕女人麻煩。 我笑了一笑,又說:「 Yes ﹗Lady first ﹗」  他又無奈的說:「 Lady first , Man alway Second ﹗」 他見我們沒有上他的當,但依然遊說我們在他的公司訂酒店。 我說:「需要訂的話,我一定會訂,但不是現在。我的女朋友說現在先要去鄭王廟。現在不去的話,他便會生氣﹗」 

然後,他見我和 Kelly 在街頭上吵鬧,他也覺得不好意思,所以他再也沒有叫我們訂什麼什麼了。擾攘一輪後終於又回到火車站,我們便說要去鄭王廟對岸的碼頭,而 Tim 就在這裡和我們道別。

坐了十分鐘車左右,到了鄭王廟對岸的小碼頭,其實也是睡佛寺的入口附近。


 

 

鄭王廟
小碼頭

小碼頭在一個街市的盡頭,小碼頭全是用木頭來做的,似乎有很久很久的歷史。 過對岸的費用 只是2B。大約是港幣4毫。 相比之前的二百多元,真是多了500倍。幸好沒有被騙。

 

同船上,有很多日本人。他們大多數都是跟團來,可能是怕人生路不熟,第二是語言的 問題吧。 

不用五分鐘就過到對岸WAT ARUN 了。WAT ARUN是曼谷的主要觀光點。每日也有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客來這裡參觀。 


鄭王廟
WAT ARUN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其實,WAT ARUN一早就開了,只是我們被騙。電影『好心相愛』內有一場戲是講任賢齊、盧巧音在這裡拍攝的。WAT ARUN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我們坐船回到我們剛下車的地方,也是WAT PO的入口。WAT PO是泰國很有名的睡佛寺,那兒有一座很大很大很大的睡佛,參觀的人也不少。

十時半,我們走了很疲倦,便到寺內的一所泰式MASSAGE小店休息。問問 價錢,原來也 不貴。一小時只是250B。我第一次嘗試泰式MASSAGE,被人按摩的感覺也不錯,看著天花板的吊風扇,睡在一塊竹簾上,聽著泰式的音樂,心情特別輕 鬆,而且很舒服。不知不覺間,睡著了。一小時後,她叫醒我,說已經完了,這時身體的疲倦已經消失了。只見床上有我睡著時留下一大灘我的口水。

之後,我們離開了睡佛寺,在出口附近,我用英文問督督司機去唐人街幾多錢? 他們回答我: 「因為今天是星期六,唐人街不會那麼早開的,我先帶你們去別的地方,你們上車吧﹗」 

睡佛寺
督督

哈,哈,這招已經在我的guide book 出現過,我不會上當的。而且,Kelly 說今天是星期六,更應該特別早開。一氣之下,我們步行去唐人街。

一時左右,我們終於到了唐人街,Kelly來的目的是為了吃燕窩和魚翅。我 們進了一間叫 做「南星魚翅酒家」裡吃午飯。在內,大多數都是大陸人,坐在我們旁邊的就是幾個臺灣人。


唐人街附近
魚翅

 

吃飽了以後,我們再次步行到火車站附近,走到今早到過的泰國旅遊協會預訂今天晚上的酒店。協會職員看見我拿著一本日語旅遊書,問我是不是日本人。這次是第二次有人問我是不是日本人。我回答我不是日本人,我是香港人。不過我們一直只用日語來交談,或者因為職員懂得日語,所以這次訂酒店過程很順利。

我們離開了泰國旅遊協會,在門外坐的士到酒店。酒店是 Wall Street inn。聽說,泰國的士司機大多都不懂路,未上車時就講到太空都懂得去,上到車後就原形畢露。

我們坐的的士司機都一樣,上車前給他看過的酒店名字,他回應「Okay, I know!」,上車後果然要問的士電召中心。幸好,我的旅遊書有地圖不怕被繞路,而且我還教他如何駛去。

下午三時,到達了酒店。先上房休息,然後洗澡。昨晚我們在火車上沒有洗澡,身上都有點臭味。

五時左 右,我們離開了酒店,到一間香港某雜誌所介紹的一間意粉店食意粉。那裡的意粉很好吃,而且,四周的客人都好像是外國人。 

 

 


酒店
SOGO

六時左右我們坐架空鐵路MRT去SOGO,Kelly說要買衣服。六時二十 分就到了 SOGO,走了一會之後,便到麥當努吃點東西。

我們打算觀看八時三十分的泰拳,七時三十分就坐的士去看泰拳的地方。一下車就有很多人用日語和英語向我們打招呼,然後向我們兜售他的黃牛票。

我沒有打算買黃牛票,所以沒有理會他們。後來,原來售票處的價錢已經和旅遊書中刊載的價錢不同了,而且聽說今天沒有最便宜的三等票。我們又被所謂的職員在遊說我們買黃牛票。一般來說黃牛票會比正途購入的票貴,但奇怪的事,黃牛票竟然比原價還要便宜。

我們想了很久很久,還問了幾位「職員」價錢,最後我們買了兩張黃牛票。原本一人票要一千五百泰幣,現在只要一千一百五十泰幣。兩個人便宜了七百泰幣。即便宜了一百四十港元。一千一百五十泰幣 大約是港幣二百三十元左右,在香港大約是看一場普通的演唱會門票價錢吧。

我們買的是一等票,坐在第一行,非常接近擂台。起初很怕那些在擂台上的拳手會打到噴血,噴到我們。

九時就正式開始比賽,一晚大約有十場比賽,一場比賽大約是十五分鐘。也就是說今晚所有比賽加起來約二個半小時。一場最多五個回合。一個回合就大約三分鐘。而每場比賽之前,拳手會先跳舞,我猜跳舞的內容大概是「謝師舞」吧。

第一場就有拳手被打到出血,很恐怖。

但第二場開始就覺得有點兒悶了,因為原來幾乎全部拳手都是「小孩子」。所謂小孩子就是看起來根本不足十六歲。看他們比賽,就覺得像小孩子打架。

現場的外國人都沒有心情再看下去,原本十分期待的泰拳搏擊,滿以為是泰國國技,但看起來完全是小孩子打架。不過,再看看座位後面,有鐵絲網圍住的,是二等座位。 

有很多泰國人在下注。原來他們正在外圍投注。以前聽人說過,在那裡收注的人,為了贏錢,會暗中叫台上的拳手打假拳。或者高明一點的是,叫教練用一些會令拳手容易被人擊敗的戰術,賽後再和教練分錢。

我想,或許那些小拳手是知道被人利用,但他們為了生活,所以才上台打拳,而且拳拳到肉。如同泰國的人妖,很多都因為生活迫人,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環境才會走上這條路,這些真的是有血有汗賺回來的金錢吧。


看泰拳的地方
謝師舞

 

 


拳拳到肉
打到入廠

心情愈來愈不好,比賽到了十一時四十五分就完結了。我們在門口坐的士回位置 SALA DAENG 。深夜十二時十五分,回酒店前,再去下午去過的意粉店吃點東西,然後就回酒店休息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一日  星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心情特別開心。早上九時起了床,九時四十分在酒店大堂吃早餐。早 餐是定食,有 四種選擇。第一是歐陸式早餐,第二是美式早餐, 第三是泰式早餐,第四是日式早餐。Kelly 沒有吃過日式早餐,所以她就選了日式,我也是選了日式。

早餐很豐富,有秋刀魚,有飯,有麵豉湯和日式沙拉。雖然沒有我在富士山旅館 那麼豐富,不 過味道很好。可能心情好,覺得什麼也好味的。 

日式早餐
餐券

十時正,我們在酒店CHECK OUT,再坐的士離開酒店往機場。上車後,我向司機講出我要去機場。我想,他不會迷路吧。他問我要不要走高速公路。我回應沒有問題。不久,的士便上高速公 路,司機還將的士車速開到 140 km/h 。坐的士的最高速度又被打破了。上一次由上水到香港國際機場是 120km/h ,這次是 140 km/h。

 不用半小時就到了曼谷國際機場了。只用了235B。約港幣47 元。若同樣距 離的話,這個價錢是香港的七分之一左右。十分便宜。

 到了機場後,我們立即到寄存行李的地方,拿回我們的行李。我們 寄存了五天才 幾十港元,不過對於泰國人來說就不便宜了。

 然後,我們往櫃檯CHECK IN,櫃台職員向我們說,因為今天中東地區有「風沙暴」 ,所以航班會 Delay。 
 我立即向他說了一句話:「 Do you know Today is my birthday !! My Friend is waiting for me in Hong Kong !!!  I have a Birthday Party in Hong Kong Tonight !! 」說完之後,她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向我Say Sorry ﹗後來,他問問身後的經理,說可不可以給我一點什麼。

然後,她對我說:「 We have a birthday Cake to you in plane﹗」 

阿聯酋航空
波音777

 

嘩 ! 這樣子就被我騙到一個生日蛋榚,嘻嘻 ﹗不過,都不算騙啦,因為今天真的是我生日。由於,班機延遲四小時以上,航空公司會有餐券送給乘客,我們又免費多吃一餐了,真是「塞翁失馬,因禍得福」。

中午吃過午餐後,我們便在機場四處看看。三時就入了閘,在候機室看著其他飛 機升升降降, 四時,我們才能上飛機。四時四十五分起飛。 

 

 


飛機餐
飛機餐



剛起飛了不久,還不到三十分鐘,就已經派發飛機餐。六時左右,空中小姐拿了 一個 BIRTHDAY CAKE 給我, 還拿了一部即影即有相機來跟我拍照,我十分高興。而且,還送了兩隻白酒給我,讓我在飛機上過了一個既愉快又難忘的二十一歲生日。 


BIRTHDAY CAKE
二十一歲生日

 

 

exi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