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0月18日

 上午四時已經起了床,五時四十五分出了門口,趕乘六時的機場巴士。到了上水廣場巴士站,等了一會兒就上了機場 巴士。這次也 是媽媽送我到機場。找到我們要搭乘的聯合航空公司,開始辦理Check-in事宜, 地勤人員告訴我在回香港之前,七十二小時之前要Re-confirm機位!劃好位子,他要求我先等行李過完X-ray後再離開。 

    辦理完Check-in,我和媽媽便到機場的麥當努吃早餐,然後我自己一個人入了閘,準備登機去!上午9:15開始起飛, 乘坐聯合航空 UA800的客機,在飛機上,吃飽以後,惟一能做的事也就只能聽聽音樂、寫寫東西或看看書了。 

   下午二時三十分左右到達日本成田國際空港。已經很久沒有來東京了,望著成田空港的入境大堂,彷彿回到自己的故鄉。在機場內,發覺沒有甚麼太大的轉變,有的 只是我的日語程度提高了不少。
到了入境處,發現排隊的人還真不少。等了十幾分鐘,終於輪到我了! 

在過入境的櫃台時,我用了日語跟入境事務官談話:「 こんにちは」。  

她也用日本語回答我。然後,她問我酒店的地址呢 ? 原來我忘記了填寫。 入境事務官稱我的日本語很流利,另外字體也寫得很美。當我即場寫酒店的名字時,她偷看了一見,說了一句:「へえ〜カタカナもわかりますね﹗」
我呆了一會。又笑了。

過了海關,就到了成田空港的入境大堂。在JR的櫃台處, 我用日本語買了京成本線特急的車票,坐京成本線特急到勝田台站,再轉乘地下鐵東西線到西葛西站。我這次住的酒店是在東京都江戶川區的西葛西,酒店離車站不遠的,步行約一分鐘左右。今天的天氣很好,在酒店裡,我辦好了手續後就上了房間,洗了澡後在酒店旁的七十一便利店買一點東西吃。然後在車站的花屋買了一札鮮花。

下午七時左右,KUMI就來到酒店下面,我上了她的三菱牌小吉普車,送她一札鮮花,她很開心。她駕車到了台場,找了一個車 位泊好車子 後,就和她慢慢的步行至台場大摩天輪。晚上氣溫很寒冷,當進入大摩天輪內之後就不覺寒冷了。當我們的箱子到達最高的位置時, 突然間摩天輪停了,好像電影情節一樣,初初真的不太相信。後來過了十分鐘,大摩天輪才回復正常運作,我們也回到地面了。後來才知道,剛才停的時候,原來有 傷殘人仕要乘坐,所以摩天輪都停下來,把輪椅送上去之後,才再開動摩天輪。

晚餐在一間 連鎖義大利家庭風味餐廳 Saizeriya 內用膳,飯後步行至台場電視台和對開的沙灘,觀看著美麗的彩虹橋,依依不捨地驅車回到酒店休息。 

2000年10月19日 

      第二天的午前八時,KUMI早就來到我的房間接我。今天她沒有上班,向公司請了一天病假。我們在車站前的地方乘巴士到船橋站。我第一次乘坐日本的巴士,感覺它真的十分慢,但那天也有很多人乘坐。我們在船橋站轉乘JR電車到舞濱站,舞濱站就是迪士尼樂園的所在地。還沒有開放的時候,門外已經有來自日本各地的 學生們等待入場。九時正,我們終於可以進場了。跟當年一樣,我馬上拿了中文版的迪士尼地圖,當然也是跟第一次一樣去玩「Space Mountain」,中文名字叫個『 太空山 』,多麼難聽的中文名字啊。午飯,我們買了兩個漢堡包坐在路旁吃,大家也是坐在路旁吃的,因為每天也是人山人海啊。

飯後,我們去玩「 坐小船遊森林 」。這個嘛,也要等了差不多三十分鐘才能進去。然後呢,我們到了米妮的房子,可是米妮剛剛外出了。我們買了新出品的「小熊維尼甜蜜糖」吃,可是太涷太硬了,硬得不能吃。我們很期待晚上的煙花,可是天公不造美,當天取消了煙花的節目,我們也只有回去了。回到酒店放下背包後,我們步行到吉野 家吃晚飯。後來又在七十一便利店買了一個布甸及一些日用品,之後KUMI和我一起到酒店房間,一直談天,竟然忘記了最後一班巴士的時間,那只在酒店前送她 乘的士回家。 

 

2000年10月20日 

 今天kumi要上班,不能和我去玩。那我自己一個睡到很晚才起來。差不多早上十時才起來。在酒店旁的七十一便 利店買了一個 飯團和可樂。記得在日本留學時,差不多每朝也是吃一個飯團和飲品的呢。在車站,我買了『一日乘車券 』。這個車票是在一天內無限次乘坐地下鐵的。首先到了地下鐵博物館。那裡介紹了什樣在地底地建造地下鐵,也滿足了求知欲很高的我。過後,我再乘地下鐵到淺 草下了車。淺草是東京的觀光點,可說是旅客的指定動作。我也到過了淺草三、四次了,在腦海中沒有忘記。每次到淺草的雷門淺草寺,定必參拜一下。還記得第一 次在淺草求籤時,也覺得很靈驗。這次當然也要求籤啦。這次大件事了!! 我求的一支籤,是第七十一籤的凶!! 內容大概說是事業還未能成熟。不太好心情的我,沒氣力地離開淺草寺,走進一間日式牛肉飯店吃午飯。飯後,乘地下鐵到銀座。 

銀座的商場走走看看,最後買了一本鋼琴的琴書。在這時候,突然下著大雨,我只有走進地下鐵站乘地下鐵回酒店了。  

 在酒店裡睡了一會,洗澡過後,大約下午六時左右又離開了酒店,乘地下鐵到新宿車站。今日晚上我約了我的網友 慧子和她的朋友見面。七時正已經到達了新宿站西口入閘處。我們的約會時間是七時半。還有三十分鐘才是約定時間。過了很久,也不知道誰是慧子。 不停的問人,「慧子さんですか?」。但得到的答案都「いいえ。違います。」
後來,在我身旁一直站著的小姐問我:「 SONYさんですか ?」] 因為我們之前沒有見過面,也沒有看過對方的相片,所以才不知道一直站在自己身邊的人就是約會的朋友,真是想不到了。突然想起辛棄疾的<<青玉 案>>:「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新宿西口入閘處。」
 
我們一行四人到了新宿高島屋 的餐廳吃晚飯。在等待入座的時候,我們互相自己介紹。首先自我介紹的是我認識的網友慧子,其後是一位叫紀子 ,還有一位是香織。三位也是日本中央大學的學生。慧子副修中國語,紀子副修法語。她們每位都很有禮貌,大家都很斯文。飯後大家也依依不捨地離開,各自回家 了。 

 

$day1_photo1
攝於東京迪士尼
$day1_photo2
左起:慧子、紀子、香織

2000年10月21日 

 深夜四時半就起來了。不是睡不著,而是今天Kumi不用上班,我和她約定了到富士山的河口湖浸溫泉。起來以後 就立即洗澡、 刷牙、吹頭、更衣。六時正才步出酒店。過了差不多三十分鐘,Kumi才來到酒店。上了她的車後,我們便驅車出發,目標是富士山的河口湖溫泉。 

 我們在車上一面聽著音樂,一面唱出歌曲的歌詞。果然不出Kumi所料,果然很塞車。原來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結果用了五個 小時才到達。 說說笑笑,很快便過了五個小時了。到達河口湖的時候,只是早上十一點左右。入住的時間是下午二時,所以暫時不能進入旅館。Kumi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但從 旅館到河口湖的麥當努,Kumi 卻迷路了。這時我告訴他應該走左面。他半信半疑的問我,為甚麼我會這麼肯定。我笑了一會兒,然後答她:因為我以前曾經逃學 來過這裡。 結果,當然是我記性好,走對了路。

我們先到河口湖的麥當努吃一點東西。飯後到了距離河口湖遠一點的地下冰洞 參觀。 地下冰洞是位於深山中的一個洞穴,古時的人在夏天時,前來取冰給皇室人員享用,所以非常有名的。

下午二點左右終於能進入旅館了。旅館的房間是日式的房間,內裡有空氣調節和 Tatami。我們一面吃小食,一面喝茶,一面看電視。換上和式浴衣,我就獨個兒入睡了。午後六時半,房外有人叫我們到飯堂吃晚飯,我們便立即下去吃飯 了。 

 食物全都是日本傳統食物,很利害啊 ! 有刺身、味噌汁、野菜和白飯。全也是很美味的食物。飽得很利害啊。飯後,我們便去浸溫泉了。這間旅館的溫泉是男女分開的。我是第一次到溫泉的,所以十分緊 張和害怕。日本的溫泉不同大陸的溫泉,大家也要把衣服脫下才能走進溫泉裡。我剛開始的時候覺得不好意思,但是大家也是這裡的時候,就覺得沒有問題了。原來 溫泉水比想像中的溫度還要低。浸溫泉過後,我立即喝下牛奶。然後回房間入睡了。 

 

2000年10月22日 

 早上八時就起來了。被門外的人叫醒了。原來他們叫我們下房叫早餐。原來日本人的早餐也十分豐富 ; 刺身、味噌汁、野菜和白飯,跟晚餐沒有分別呢! (是不是昨晚有人食剩?)我們也吃剩了很多,但也覺十分飽肚。飯後回房間休息一會後,便又走到溫泉裡享受一番。溫泉過後,慢慢的走回房間整理東西。十時左 右,便離開了旅館,我們到了麥當努吃一點東西。(其實我和Kumi也非常喜歡吃麥當努。)

然後便駕車回東京了。Kumi駕車真的很慢很慢,人家一般也開到每小時100公里或以上,她才開得每小時60公里。幸好回 程時不塞車, 三時左右,便回到位於西葛西的酒店了。放下行李後,把車子先泊到酒店附近的停車場,然後我們便乘地下鐵到池袋了。我們到了SUNSHINE CITY對面的game center玩下一玩。之後又到了藥屋買了一些化妝品給媽媽做手信。六時左右,約了另一位網友在新宿見面。朋友的名字叫做WIN WIN。其實是一個不太漂亮的中年女人。很勉強才能和她吃完晚飯。 

河口湖麥當努
河口湖旁

 


KUMI
KUMI的 Mitsubishi Pajero Junior

 

2000年10月23日 

 早上九時半已經離開了酒店。乘地下鐵到東京站。雖然不是第一次到東京站 。但發覺原來東京站比想像中大很多很多。從地下鐵出口,走了半小時才能去到東京站八重口的位置。給外國人轉換火車票的小姐,十分友善。她比一般的女性更友 善。在她的胸口前找到她的名牌,原來她的名字叫做 加藤。噢 ! 加藤小姐,很溫柔啊 ! 剛好趕上了開11時5分的新幹線 到名古屋。我是第一次乘坐新幹線的。車號是 ひかり121。  
 

午後一時到達了名古屋。這個時候,我在電話亭打電話給我的網友。她的名字叫做『 長谷川ありえ 』 。原來她在名古屋站接待我。我們見面後隨即乘地下鐵到名古屋城 。ありえ是第一次到來名古屋城的。 

  最初,名古屋城落成於慶長17年( 即公元1612年 ) ,後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昭和20年 ( 即1945年 ) 5月,名古屋被空襲之際,名古屋大大小小的建築物也被燒毀。眼前所見的名古屋城,原來不是最原始的模式,是昭和三十四年所重建的。最令我嚇一跳的就是,名 古屋城內,竟有最現代化的電梯,跟外表古老的建築物格格不入。參觀完名古屋城過後,我們乘電梯回名古屋市中心吃午餐。

過後,我們更拍貼紙相留念。差不多午 後六時,我們乘地下鐵到四日市市 。我予約了一間酒店,就在車站的附近,名字是Urban hotel。Urban hotel 位於三重縣四日市市諏訪榮町7番29號。很接近 近鐵四日市車站 。房間一晚價錢是 4980日圓。放下行李後,我們又再次用膳。跟上次 KUMI 去的那間一樣,也是連鎖義大利家庭風味餐廳 Saizeriya 。飯後回酒店談了一回,之後便送ありえ到車站那裡後,我也 回酒店休息了。 

 

新幹線
名古屋城

 

2000年10月24日 

  今天ありえ要上班,不能和我一起去玩。所以我只好獨個兒坐火車到四日市附近的城鎮 伊賀上野 參觀。那裡有 伊賀上野城 和 忍者村。當中,最令我深刻印象的是 忍者村。 晚上回來時,等待 ありえ 放工後,再和 ありえ 到Saizeriya 吃晚飯。

2000年10月25日 

 由四日市市到名古屋,乘坐近鐵的電車。在名古屋乘坐10時3分的新幹線ひかり115到京都。ありえ 昨 日說從四日市 坐普通的列車會比較平,坐新幹線就比較貴。但是我的車票是日本JR PASS的關係,坐新幹線也是包括在內的。所以我決定選擇坐新幹線到京都。10時46分到達京都。這個時候,京都下著毛毛細雨。在車站的案內所,我得到一 位好心的職員幫助,她帶我去locker ,還有幫我換零錢。我真的很感激她。我在京都站前乘坐巴士到清水寺。清水寺處處也是日本全國各地的學生。他們全穿上校服,四周拍攝。  

雨愈下愈大,只有乘巴士回京都站。午後一時左右,我在京都車站的地下商店,我找了一間吃日本料理的店舖。有刺 身、天婦羅。 午後2時47分,我乘坐新幹線ひかり123到廣島。下榻在最接近廣島站的一間叫做川島ホテル,在房間裡先寫信,後來到了酒店旁的7-11便利店 買郵票。之後步行至 郵便局 寄出了信件,再到車站前的一間麥當努吃了點東西。之後乘路面電車到廣島港 。午後九時就回到酒店了。由於空氣調節系統是中央空調。那天晚上竟然沒有冷氣。一面看著窗外的猿猴川,一面在床上休息。  已很疲倦的我,呼呼入睡了。 

 

京都站
京都站前巴士站

2000年10月26日 

 因為房間很熱,沒有冷氣,整天晚上我也打開了窗子。但窗外的世界總是很熱鬧。早上六時,我已經被道路上的聲音 驚醒了。早上 起來了,我喜歡先去洗澡,之後便離開酒店到旁邊的便利店買飯團。 

   我乘坐車站前的路面電車到廣島城 和 原爆記念館。原爆記念館的印象很深刻,那個時候,我面在想著戰爭的問題。1945年(昭和20年)8月6日午前8時15分,原爆記念館前的東南方向約 160米的地方,高度約580米的空中引爆了原子彈。原子彈爆炸的時候,建築物內的人全部立即死亡。全部也很無辜的平民,包受了戰爭帶來的痛苦。現在,原 爆記念館是廣島市市民和日本國民和平願望的象徵。參觀過後,回酒店拿回東西,乘9時25分的新幹線ひかり116從廣島回東京了。

午後2時14分,準時的回到東京了。我先在酒店放下行李,再乘地下鐵到銀座,Kumi 的公司附近等她。今天也是約了 kumi見面的日 子,相約時間是午後5時30分,地點是地下鐵歌舞伎座出口。Kumi 比我早了一點到了。我們一面說笑,一面步行至JR山手線的有樂町車站。 

     Kumi說要幫我買山手線的車票,但我說不用了。她說為什麼呢 ? 我騙她說我是日本請來的 VIP ,只要SHOW一下證件,就不用買票了。她說不相信這回事,後來我背著Kumi,在站長前拿出我的JR PASS,站長當然讓我通過,這件事情令Kumi很吃驚。因為她不知道有JR PASS這件事。我一直笑了很久很久。 

      然後我們坐山手線到原宿。她帶我去了一間她說是全日本最人氣的拉麵屋。我也不知道原來最人氣拉麵屋的拉麵也不外如是。但Kumi吃得津津有味。我想,這些 麵是比較適合日本人的口味吧。 後記:後來小泉純一郎也來過這間拉麵屋。詳情請看2004年日本之旅。

後來我們到了竹下通,找了一間最人氣的pancake店吃pancake。真的是非常好吃。說說笑笑,我們打算步行至涉 谷。在街中,我 們玩著小朋友的遊戲。邊行邊走到了涉谷,乘地下鐵回酒店。回到酒店後,因一些小事情令我們鬧翻了,她一面哭著,一面離開了酒店。我跑著去追她,送她到車站 前的巴士站,看著她上車。回到酒店,我立刻打電話給她道歉,幸好她原諒我,令我放下心頭大石。

2000年10月27日 

 今天依然繼續我的行程,首先從酒店到東京站,然後乘坐上午九時五十六分開出的新幹線こまち 9。 目的地是盛岡。在車上我吃了一個便當。大約是1000日圓。2個半小時後,12:31分便到達了盛岡。由於要到另一個月台轉車的關係,所以便很趕地出閘, 再入閘。由新幹線月台到普通列車的月台,想不到是這麼遠的,而且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下一班列車開出的時間是12:41。最後,我在12:40趕上了。真 的很危險啊,只差一分鐘就不能趕得上。我轉乘的這班列車,是はつかり9。由盛岡至青森,車程大約是兩小時。 

 14:56到達了青森。青森縣是本州最北面的一個縣,與北面的北海道只是一水之隔。而青森的特產是蘋果。不過大多數可見的店舖都是賣蘋果的副產品,相反, 新鮮的蘋果就不容易看見。我在車站旁的快餐店吃了一點兒東西,之後便往外面的公園散步去。在車站的北面,有一個海濱公園。名叫 「藍色的海公園 」,我那兒的廁所,穿上多一點衣服,因為天氣跟東京的溫度相差很大。之後再往公園的北面走,看見有一架列車放在公園的中間,原來這是列車公園。附近有一個 很巨大的船,名叫「 八甲田丸 」,聽說是來往 青森 至 函館 的。在這個公園的盡頭,是一個可以看見遠方的陸地。

        有一個中年男人在旁用,手指指著遠方的陸地跟我說:「 對岸就是北海道了。」我回應:「 是嗎?我打算今晚就到北海道的。」他說:「 只穿成這樣?」他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

「 這樣子不行的!天氣太冷了!」他說。我也沒有辦法。因為我已經穿上我所有的衣服。

      坐はつかり 13,經過青函海底隧道,七時左右到處了函館了。天氣很冷,很想快點找酒店。車站旁邊有間酒店。看外觀這間酒店很高級,可能很貴。但天氣這樣冷,不再想在 這天氣下走了。進了酒店的櫃台馬上一問,房間一晚多少錢呢?他問我有沒有予約。我話沒有。他話已經沒有房間了。

    天啊!難道今晚要睡在街上?這麼冷的天氣,快要受不了。走了幾間酒店,有一間 太平洋酒店有房間,太好了,多多錢都要睡一晚,天氣太難頂了。

     放下行李後,便往附近的餐廳吃了一個北海道的拉麵。然後便回酒店休息了。


新幹線
函館駅

2000年10月28日

今日8時就起了床,但是已經發起高燒來。上午10時就離開了酒店,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了個飯團和一些飲料。雖然天氣很冷,加 上身體不適, 但是若不到處觀光的話,十分可惜。所以辛苦地帶著病去遊覽。首先坐路面電車到 五稜郭塔  。然後回來的時候,坐巴士上了函館山。雖然函館山的夜景才好看。但是看來我的身體不能忍受到今晚。在函館山可以看到全個函館的景色。下午3時就回到酒店, 一直睡到明天。 

函館山
函館山

2000年 10月29日

今日早上六時起了床,然後到浴室洗澡。發覺自己除了傷風感冒之外,還有 藥物敏感 。不得不馬上回港。打電話給kumi。拜託她幫我打電話 到航空公司改機票。然後馬上坐火車回東京。冒著寒冬,精疲力盡地把重重的行李從酒店拉上火車。坐10時02分的火車從函館出發,在盛岡轉車,16:52回 到東京了。再次精疲力盡地從東京站轉多次地下鐵才回到西葛西站。回到酒店後,馬上打電話給Kumi。她也馬上來到了酒店,她看見我的病情十分嚴重,不禁地 哭了出來。本來她想馬上帶我去看醫生,但是我沒有買保險,所以去醫院的話一定很貴。而且明天就回香港了。所以 最後也沒有到醫院。之後,我和她一起到附近的餐廳吃過飯,然後拍了張貼紙相,那就回酒店休息了。

2000年10月30日

早上八時半起了床,馬上拾行李。後來接到了Kumi的電話。原來Kumi 為了送我到機場,所以向公司請病假。後來她來了我住的酒店。後來我們到了麥當努吃早餐,然後她問我還有沒有什麼地方想去?我很想去探探以前教我日語的老師 和以前留學的學校。所以決定去高田馬場。

   我們坐地下鐵,到了高田馬場。後來才知道學校搬到別處。由於時間不早了,所以要出發往機場。坐山手線到東京車站,然後轉成總武線到成田空港。

  因為有急病的跑回香港,所以沒有做到 Re-confirm機位 ! 幸好不是 High Season,所以機位不太緊張。  
下午三點多抵成田機場,聯合航空的櫃台處,人有點多。 Check-in劃位,要求靠窗的位置 。[ 只有靠近機尾的位子,沒問題嗎 ? ] 
沒辦法,趕著回香港。  
”好吧,謝謝!”  
最後接受了櫃台的安排。到樓下用餐後,在許願池拋下 5yen 許願。 5yen =ごえん= 有緣。希望有緣再見。

然後開始進入immigration 。終於要登機了  。 

 


許願池
和KUMI拍的最後一張照片

 

 

exit page